更多精彩
  • 自 序

    自 序 海峡文艺出版社要出我的全集,我想也好,海峡文艺出版社是我故乡福建的出版机构,临老有点东西献给故乡父老兄弟姐妹,让他们评评点点,看一个福建人在中国的北方长大,到...

    日期:2017-03-04 点击:148 作者:yugaojie
  • 1919年二十一日听审①的感想

    1919年二十一日听审①的感想 二十一日早晨,我以代表的名义,到审判厅去听北大学生案件的公判。我们一共有十一个人,是四个女校的代表。那时已经有九点多钟,审判厅门口已...

    日期:2017-03-04 点击:93 作者:yugaojie
  • “破坏与建设时代”的女学生

    破坏与建设时代的女学生 女学生这三个字,是近数十年来发生的新名词。社会上对于这三个字,眼光不同,观察不同,对待不同。大约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一)崇拜女学生的时期。这...

    日期:2017-03-04 点击:206 作者:yugaojie
  • 两个家庭

    两个家庭 前两个多月,有一位李博士来到我们学校,演讲家庭与国家关系。提到家庭的幸福和苦痛,与男子建设事业能力的影响,又引证许多中西古今的故实,说得痛快淋漓。当下我一...

    日期:2017-03-04 点击:87 作者:yugaojie
  • 斯人独憔悴

    斯人独憔悴 一个黄昏,一片极目无际茸茸的青草,映着半天的晚霞,恰如一幅图画。忽然一缕黑烟,津浦路的晚车,从地平线边蜿蜒而来。 头等车上,凭窗立着一个少年。年纪约有十七...

    日期:2017-03-04 点击:81 作者:yugaojie
  • 秋雨秋风愁煞人

    秋雨秋风愁煞人 一秋风不住的飒飒的吹着,秋雨不住滴沥滴沥的下着,窗外的梧桐和芭蕉叶子一声声的响着,做出十分的秋意。墨绿色的窗帘,垂得低低的。灯光之下,我便坐在窗前书...

    日期:2017-03-04 点击:73 作者:yugaojie
  • 我做小说,何曾悲观呢?

    我做小说,何曾悲观呢? 昨天下午四点钟,放了学回家,一进门来,看见庭院里数十盆的菊花,都开得如云似锦,花台里的落叶却堆满了,便放下书籍,拿起灌壶来,将菊花挨次的都浇...

    日期:2017-03-04 点击:67 作者:yugaojie
  • 去国

    去国 英士独自一人凭在船头阑干上,正在神思飞越的时候。一轮明月,照着太平洋浩浩无边的水,一片晶莹朗澈。船不住的往前走着,船头的浪花,溅卷如雪。舱面上还有许多的旅客,...

    日期:2017-03-04 点击:107 作者:yugaojie
  • 晨报……学生……劳动者

    晨报学生劳动者 断断续续的晨钟,惊破了晓梦。树头雀鸟喳喳嘁嘁的叫个不住,没一会儿,天色便大亮了。 梳洗完了,吃过早饭,整理了书籍,便上学去了。大地上早曦明耀,空气清新...

    日期:2017-03-04 点击:120 作者:yugaojie
  • 1920年一篇小说的结局

    1920年一篇小说的结局 明媚的夕阳,返照在一所缘满藤萝的楼舍上。一阵一阵的凉风,吹着那绿叶子,好似波浪一般的动摇。凭窗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窗台上放着一卷的稿纸...

    日期:2017-03-04 点击:88 作者:yugaojie
  • 燕京大学男女校联欢会志盛

    燕京大学男女校联欢会志盛 ①民国九年三月十五号早晨。我照常上学,走到校门口,忽然抬起头来,看见门楣和两旁的门框上,都挂上了新匾额;黑板金字,十分辉煌,板上都用黄纸蒙...

    日期:2017-03-04 点击:167 作者:yugaojie
  • 最后的安息

    最后的安息 惠姑在城里整整住了十二年,便是自从她有生以来,没有领略过野外的景色。这一年夏天,她父亲的别墅刚刚盖好,他们便搬到城外来消夏。惠姑喜欢得什么似的,有时她独...

    日期:2017-03-04 点击:111 作者:yugaojie
  • “无限之生”的界线

    无限之生的界线 我独坐在楼廊上,凝望着窗内的屋子。浅绿色的墙壁,赭色的地板,几张椅子和书桌;空沉沉的,被那从绿罩子底下发出来的灯光照着,只觉得凄黯无色。 这屋子,便是...

    日期:2017-03-04 点击:148 作者:yugaojie
  • 还乡

    还乡 以超手里拿着一张猩红色的信笺,皱着眉对他母亲说:母亲!你说我还是去好还是不去好呢?他母亲笑说:随你的便罢了,我想那地方,你没有去过,去玩几天也好;而且那是祖宗...

    日期:2017-03-04 点击:133 作者:yugaojie
  • 一个兵丁

    一个兵丁 小玲天天上学,必要经过一个军营。他挟着书包儿,连跑带跳不住的走着,走过那营前广场的时候,便把脚步放迟了,看那些兵丁们早操。他们一排儿的站在朝阳之下,那雪亮...

    日期:2017-03-04 点击:128 作者:yugaojie
  • 一个奇异的梦

    一个奇异的梦 前些日子,我得了一次很重的热病。病中见了一个异象,是真是幻,至今还不能明白。 那一天是下午,我卧在床上。窗帘垂着,廊下的苇帘也放着,窗外的浓荫,绿水般渗...

    日期:2017-03-04 点击:131 作者:yugaojie
  • 一只小鸟——偶记

    一只小鸟偶记 前天在庭树下看见的一件事有一只小鸟,它的巢搭在最高的枝子上,它的毛羽还未曾丰满,不能远飞;每日只在巢里啁啾着,和两只老鸟说着话儿,它们都觉得非常的快乐...

    日期:2017-03-04 点击:160 作者:yugaojie
  • 遥寄印度哲人泰戈尔①

    遥寄印度哲人泰戈尔① 泰戈尔!美丽庄严的泰戈尔!当我越过无限之生的一条界线生的时候,你也已经越过了这条界线,为人类放了无限的光明了。 只是我竟不知道世界上有你在去年秋...

    日期:2017-03-04 点击:166 作者:yugaojie
  • 画——诗

    画诗 去年冬季大考的时候,我因为抱病,把《圣经》课遗漏了;第二天我好了,《圣经》课教授安女士,便叫我去补考。 那一天是阴天,虽然不下雪,空气却极其沉闷。我无精打采的,...

    日期:2017-03-04 点击:99 作者:yugaojie
  • 一个忧郁的青年

    一个忧郁的青年 我从课室的窗户里,看见同学彬君,坐在对面的树下,低着头看书;在这广寂的院子里,只有他一个,窗外的景物,都是平常看惯,没有什么可注意的;我的思想便不知...

    日期:2017-03-04 点击:121 作者:yugaojie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