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 > 非常故事

风之守望者1:出发异能学院

时间:2017-08-11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风之守望者1:出发异能学院
作者:阿江 来源:《意林》
  “不要太紧张啊,所以现在人类是安排在最后一天接待,等最激烈的竞争过去了,再与力量相对低下的人较量,这样可以将损伤程度降到最低。”
  源溯时刻注视着身边这个瘦小的女孩子,凌桑穿着很普通的白色T恤衫以及廉价的蓝色短裤,长头发十分随意地用绑快餐盒的那种黄色橡皮筋儿扎成一团。她额头前的刘海儿是自己剪的,因为某个时候心血来潮想要赶一下时髦,结果剪得相当糟糕。
  凌桑在听到源溯的解释后,并没有如他意料的那般,表现出过多的不安,只是默默地接受了全部的设定。她垂着头望向地面,眼眸半敛,神色黯淡。
  为什么就没有一般女孩子那样的朝气呢?一惊一乍才是人类新生的常态嘛。源溯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轻声问道:“很担心吗?”
  “还好啊。”凌桑像是忽然醒过来一样,立即仰起头对着源溯微笑。
  真是个温暖的女孩啊!源溯心里忽然有些欣慰,点头说:“被埃斯利亚招纳的学生,都会非常优秀呢。现在还预料不到你以后的发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凌桑再次露出笑脸。
  源溯怜爱地看着她,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纯良的兔子,她进入Sritana 真的能适应吗?这样柔弱,会被欺压得相当惨的啊。
  他忽然清醒过来,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对她产生保护欲了吗?如果昨天他没有决定和一个资质相当好的学生缔结负责关系的话,他倒是很想负责这个小家伙。
  强不强不重要,讨人喜欢就好了。
  “是坐车去吗?”已经到了公交车站,凌桑仰头问他。
  “通常不会这么做。这次我直接带你过去,下一次你要自己努力学会转移,不然就很难回家了。”源溯双手贴合拍了两下,念出咒文后忽然以他为中心爆开了一道旋风,将两个人围绕。他低头看向凌桑,担心会惊吓到这个孩子,但很快就发现她只是惊奇地看着,并且在巨大气浪的冲击下竟然站立得非常稳。
  风打在凌桑的身上竟然掀起了逆向的气流,然后以她为中心逐渐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保护层。源溯忽然觉得,这个孩子在人类当中一定有着相当卓越的天赋,虽然这样的卓越在其他种族眼里,还是不值一提。
  风消散,四周的场景彻底变换。凌桑惊异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景色,竟然就是录取通知书背后的那张风景照原型。这里天已经大亮,根据太阳高度可以判断,这里与她原先所在的地方有着很大的时差。
  “这里是南门,也是正大门。”源溯告诉她,然后忽然语气有点儿微妙地问道,“你能确保你今天的状态是最好的吗?”
  “我大概……每天状态都这样吧。”她点头。
  “不,我是指女孩子的特殊情况……”源溯解释。
  “啊哈……”凌桑愣了两秒钟后反应过来,尴尬地发出笑声,“目前没问题啦。”
  “那就好,跟我过来吧。”源溯带领她走进了广场。
  凌桑张望着穿过了白玉石铺就的广场,菱形广场边缘摆着姿态各异的玉石石像,略看都是妩媚的人形,但细看就会发现每个石像都掺杂着其他物种的成分,像是人形化后的野兽。
  “这是十二守护神,不用在意,他们基本上是不会苏醒的。”源溯解释道。
  “……”话说,什么叫“基本上”不会苏醒?
  她加快脚步,低头跟在源溯身后急速走着,视线余光却看到那个人首蛇身的女性石像逐渐泛起光泽,张开的双手缓缓贴合,眯起眼微笑着开口。
  “真是可爱的女孩子呢。”
  声音虚无缥缈,但正好被凌桑听到。她浑身的肌肉一紧,再次加快脚步跟上了源溯,却听见身后传来清和的笑声:“哟哟哟!小孩子害怕了呢……”
  他们穿过广场后的中世纪钟楼,楼下有一个近乎三米高的通道口,穿过去就可以看见学校最主要的庞大建筑。
  “那是主教学楼。只要你掌握好这里的格局分布规律,一般是不会迷路的。”源溯解释道。
  仅仅是这里的一个教学楼区域就抵得上凌桑初中学校的整个占地面积,真的是只有贵族才能享受到的基础设施呀……
  “学费这么少,真的没问题吗?”凌桑轻声呢喃。
  “没有问题,因为你们将来为 Sritana 创造的价值,要远远高于这些微不足道的学费。”
  大概因为源溯不是中国人,他说起话来也和埃斯利亚一样咬字清晰,语速缓慢,因此听起来觉得相当舒适。
  教学楼基底从这个视角望过去依然是菱形的,白色建筑整体采用圆形的弧度环绕成圈,正前方就是最大的教学楼主体,一共有四层,所有教室相连组成一个顺畅的优弧。在优弧两侧的劣弧上坐落着相对独立的副教楼,一共两栋。主干道从两座副教楼之间穿过,笔直地连通到主教楼的一楼中央大厅。
  而在環形的教学楼中间是一座小型广场,现在已经聚集了不少学生。
  “要加油了哦,我会尽量与后台商量,为你提供最劣质的对手。”源溯露出沁人心脾的微笑。
  “啊……”所以这里真的是武术学校吗?
  “过来,在这里等着,时间刚刚好。”源溯安排凌桑在围观群众外缘的某个看台上等着,而他要去与一名工作人员打声招呼,说完身形一转,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凌桑将头转过来再转过去,努力张望广场内的情景,但是……完全看不见。
  不过却发现,她的身后有一个被固定好的临时摆放的金属架,架子下是叠放的资料,上方挂满了衣服外套。
  凌桑退到后面,用手推了一推金属架,觉得它还是相当结实的。于是右脚在地上用力一踏,她顺利地跳了起来,右手一伸攀上了挂衣服的金属横档。
  由于凌桑在人群最后面,所以当她轻巧地翻身跃上那三米高的金属架顶端时,根本没人注意到。她蹲下身降低重心,双手握在前方的金属横档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青蛙。不过从这里一眼望过去,视野相当好。
  广场内有两个男生正在对决,玉石地面在剧烈的力量冲击下已经碎裂,而广场外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离场地最近的那一圈人看上去与其他观众不同,他们穿着相当规整的深蓝色长袍或是白色长袍,那长袍的款式——与源溯穿的是同一种。
  地位是由服饰来区分的吗?凌桑继续看着,场地内的两个男生正处于战斗的高峰期,因刀刃摩擦而爆开的气流让她难以捕捉两个人的身形。
好厉害!她睁大眼。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