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爱情故事

婚姻在左,初恋在右

时间:2016-11-17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婚姻在左,初恋在右
感情好似
  烧不开的水
  《何以笙箫默》中,男主角何以琛说: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
  这句霸道而深情的话,在我听来很是在理。不过,作为“剩女”大军中的一员,我还是将就着走进了婚姻。
  我是一个被初恋耽误的女孩。初恋男友永哲(化名)和我相恋8年,纯洁、青涩的校园恋爱一直伴随着我们毕业。眼看适婚年龄到了,我们的爱情却遭遇了父母的反对。我爸妈说:永哲不够上进,家庭条件一般,把眼光放远一点。与家人抗争了几年无果后,永哲没有经受住外界的诱惑,与一个喜欢他很久的女孩在一起了。我们因此分手,我成了28岁的“剩女”。
  初恋的失败让我的心如一潭死水。在家人殷切的期盼下,我频繁出现于各种相亲活动中。文海是亲朋好友眼中的理想对象:他比我大两岁,长相帅气,在一家机关单位工作,家里有两套住房。外表上看,我们是再合适不过的一对,但实际上,我们的恋爱就像一壶烧不开的水,再怎么添柴加油,还是无法沸腾。我们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在情人节互送礼物,但那些代表爱情的玫瑰或巧克力在我们之间却激不起一点火花。
  这其中的原因在我。从试着和他交往,到最终决定和他结婚,起效的并不是爱情,而是家人和朋友口中的现实。我希望早点撕掉“剩女”的标签,而文海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
  冷战成了家常便饭
  刚结婚那阵子,我们的小日子过得波澜不惊。买了车之后,和很多小家庭一样,我们利用双休日到周边的景点自驾游,或者和另外几个朋友结伴而行。在外人看来,我们工作稳定、生活无忧,是让人羡慕的小两口。只有我知道,自己将就的婚姻与爱无关。
  我和文海都不是木讷的人,但我俩在一起时就是气场不对,意见不合就会犟起来,随之而来的就是冷战。这一点,在婚前相处时真没发现。回过头来细想,可能我们恋爱时见面的机会少,偶尔在一起的时光,都尽力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给对方看。等结了婚,去除了伪装,两个人的本性才暴露,矛盾便随之尖锐起来。
  婚后,我们的经济是独立的。最初的一段日子,家里的各种花费基本都由文海负担。没多久,文海开始指责我花钱大手大脚,提出要我分担一部分家里的日常开销。我嘴上不说,但想到家毕竟是两个人的,这个要求我还是答应了。
  婆媳关系加深夫妻矛盾
  去年春节,我意外怀孕了。潜意识里,我心里期待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期待孩子的出生能改善我和文海的关系。可在怀孕两个多月的时候,医生告诉我胎儿已停止发育。我伤心不已,流了不少眼泪。
  为了照顾我,文海特地将婆婆接过来。我睡眠很浅,只要有一点儿声音就会睡不好。可婆婆习惯每天早上6点多就起床,而且喜欢一整天开着电视机,声音还特别大。即使我关上房门,仍然被巨大的电视机声音吵得睡不着,整天头疼。我跟文海说过几次,让他从侧面说说婆婆。可他却觉得我是无理取闹,“她每天给你做饭,照顾你,累了看看电视怎么了?”
  我婆婆为人还不错,比较通情达理,但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文海的态度。每次有事情发生,他从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替我多想想,反而是一味地站到婆婆那边,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我的不是。忍无可忍后,我和文海大吵了一架。他一时气急,把我推倒在地上。本来身体就很虚弱的我,顿时头晕眼花,头上还被撞出个大包。我的身体恢复后,婆婆主动提出搬回去住。可这事一闹,我的心,彻底死了。
  初恋趁虚而入
  现在,我们在家基本是各顾各的,没有交流。我曾经想过离婚,但冷静过后,又打消了念头。
  今年5月的一天,有个陌生人请求加我微信。我点开头像一看,竟是初恋男友永哲。鬼使神差之下,我点了“通过”。第二天,永哲才在微信上与我说话。我得知他结婚后过得并不幸福,去年底已经离婚。永哲会对我说一些暧昧的话,还会回忆起我们的过去。回想8年的恋爱时光,我的眼泪还是会不争气地落下来。
  我不愿永哲知道我过得不幸福,所以从来不会主动联系他,更不会向他提起我的情况。只是我每次在朋友圈里的更新,永哲总是第一时间点赞或留言。一次我在上班,突然身体感觉不舒服,刚在朋友圈里吐槽了两句,永哲马上私信我,问哪里不舒服,要不要送药过来。而我的老公文海则漠不关心,不闻不问。永哲时不时会约我见面,我想去,可又怕去了之后有些事会一发而不可收。
  我是个正常的女人,渴望爱,渴望被爱,但我害怕面对离婚带来的种种改变。不知道离婚会让我的人生豁然开朗,还是跌入更深的深渊?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