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我的世界崩塌了

时间:2017-01-24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我的世界崩塌了
  倾诉人:马跳跳,女
  年龄:35岁
  记者:庞锦燕
  插画:章丽珍
  倾诉热线:87682656 15888563497
  倾诉邮箱:dnsbqg@126.com
  情感倾诉QQ:3148917426
  公众微信号:dnsbqg
  我又在沙发上躺了一整天,直到窗外闪烁的霓虹灯把我照醒。扭头发觉,枕边已是一片湿漉漉。手机上显示有三十几个未接电话,几乎都是肖明打来的。微信上一长串的未查看信息,也都是肖明发来的。他想再解释什么,再说什么,我却完全没有兴趣听。
  肖明是我的丈夫,众多亲朋好友将他视为“二十四孝”老公。谈恋爱时,他温柔体贴,嘘寒问暖;婚后,他忙前忙后,家务活全包;工作上,他成熟稳重,在单位独当一面。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不善言辞的男人会和90后女同事眉来眼去。我妈妈劝我,为了六岁的儿子,还是忍了吧。我也不是没考虑过,但肖明的一举一动,总能挑起我易怒的神经。这样的婚姻还怎么继续?
  在家总是捧着手机
  十年前,我们经朋友介绍相识。肖明在我们当地的一家大型国企工作,比我大四岁,个子瘦瘦高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特别斯文。可能从小家庭条件不好吧,和同龄的男人相比,他显得特别成熟而稳重。我外向直率的个性正好和他互补,我们一见如故。
  谈恋爱时,有一次,我兴冲冲地跑去他的宿舍给他做菜,结果饭菜煮得半生不熟,厨房却被我弄得乱七八糟,他一边苦笑着一边收拾。婚后,他二话不说,把家里所有的琐事都包揽了。我怀孕两个月时,孕吐特别厉害,他特意请假在家陪护我;儿子出生在寒冬腊月,半夜抱孩子、喂奶粉的人也是他。亲朋好友包括我的父母总在我面前夸他,我也常想,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他。
  这几年,肖明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工作忙了很多,应酬也多了起来,经常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儿子一周岁后,他劝我辞职,我同意了。这两年,我在家做起了微商,我们的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二胎也排上了计划表。
  几个月前开始,肖明下班回家后老是捧着手机,陪儿子的时间明显少了,有时候一边回微信一边露出神秘的微笑。问他笑什么,他说是单位的同事群,一个同事爱讲笑话。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在撒谎。我没有当面表露出来。他喝醉的一天深夜,刚回到家手机便亮了,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微信好友“芸”发来信息:明哥,你还好吗?
  我的头瞬间“炸”了,好奇心驱使着我翻看他们的聊天记录。三个月前,他们互相加了微信。芸是他另一个部门的女同事,一个职场新人。在微信中,芸经常表示自己对肖明的敬仰,还会把看中的衣服款式发给肖明,让他帮着出主意挑选。肖明应该经常帮助她,她好几次以感谢为由单独请肖明吃饭,而且每次都是坐肖明的车出发。聊天记录基本没有删剪,内容都是连贯的。芸的朋友圈有很多自拍照,搭配的文字大多是些“鸡汤”。那个深夜,我气得发抖,像个侦探一样反复地看聊天记录,一遍又一遍地琢磨每一句话的意思,整个晚上没有合眼。我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即便肖明没有肉体出轨,精神上他肯定出轨了。
  此后,我一直没好脸色。肖明可能意识到了什么,下班回家的时间比以前早了,在家玩手机的时间也少了。一天,在他开车送我去商场的路上,我发现副驾驶的位置被移动过了。肖明支吾了一下说,是同事搭车过了。我问是谁,他含糊地回答,前两天刚送过一个90后的同事去医院。我又问,那么大的单位,为什么90后生病偏偏要你送?他讪讪地说:“可能和我比较熟吧。”我终于忍无可忍,把憋了几天的怒火全部发了出来,在车里质问他到底两人什么关系。
 
  聊天记录暴露一切
  面对我的歇斯底里,肖明慌了。那么多年,他从没见过我暴怒的样子。他试着靠近我安慰我,我一把把他推回去。他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慢吞吞地说起两人的相识过程。芸今年年初来到肖明的单位上班,她活泼开朗。他们单位沉寂了很久的微信群,因为芸的加入,变得热闹起来。因为同住一个区,一次单位的聚会上,肖明顺路把芸送回家。一来二去,两人加了微信。有时候身体不舒服,或者家里有事,芸找的第一个人便是肖明。作为答谢,芸请肖明单独吃饭,趁着中午将近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在广场约会。我冷静下来后问肖明,芸知不知道他有家庭,还有个六岁的儿子?肖明闷头回答说,知道。
  我反问肖明:“你有老婆孩子,有生病的老父老母,还有时间精力照顾一个未婚女青年?”和所有心怀不轨的男人一样,他一直解释说自己并没有二心,只是想帮助一个新人,他们之间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当天,他当着我的面把芸的微信拉黑了。我的心里像生吞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原来自己和别人眼中的“二十四孝”老公,也不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我好面子,这件事我只告诉了我妈妈。妈妈劝我:“如果没有出格的行为,还是选择隐忍吧,毕竟孩子还小。”
  他拉黑了她的微信
  在伤心和恍惚中,我维持着正常的生活。芸和肖明同在一个单位工作,我不可能每天盯着他们。我的焦虑和愤怒找不到出口,于是一旦空下来,就发疯似地在网上找治小三和如何挽回丈夫的帖子。肖明每天惶恐不安地接送孩子、料理家务。
  这样的日子过了不到两个星期,状况又来了。那天晚上,肖明安顿好孩子后,去卫生间洗澡。刚进去没几分钟,他的手机亮了。我故作镇定地点开,又是芸。她在微信里说:“对不起,让你的妻子误会了。今天谢谢你。”我生气极了,立刻把手机摔在了卫生间的门上。肖明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出来,一看掉在地上的手机,什么都明白了。他哽咽着说:“真的没什么,昨天因为要报销财务,刚加回来的微信。你不相信,我立刻删了。”可是摔破的罐子,还能恢复原样吗?我对他的信任已经荡然无存。
  第二天,我把孩子送到父母那里,把家门的钥匙换了一把,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我想过去找芸谈谈,但是拉不下脸,毕竟自己没有真凭实据。而且说到底,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是肖明自己没有定力。即使肖明换岗,斩断情丝,我们也无法再回到从前。照目前的情况看,为了儿子,隐忍是我唯一能做的选择。可是,我怎么也过不了心头的那道坎。
  过不了心头那道坎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