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心情故事

母亲的叩拜

时间:2016-07-29 来源: 作者:admin 阅读:
   

  
  在一间九平米的小房里,左边是一个油漆剥落,颜色斑驳的老式衣柜,上面的穿衣镜早只剩下一张厚纸板。右边是一张陈旧的木床,在靠墙的那一边塔着一块一掐宽的木板,那是母亲和父亲的卧床。在衣柜和木床之间的空地的前方,靠墙摆着一个小酒柜,酒柜上面一左一右搁着两盏长明灯,中间是只插满香的香鼎,香鼎上空青烟凫凫,酒柜靠墙的墙壁上张贴着观音大士的圣像,还有如来佛祖和地藏王菩萨的圣像,纸质的圣像因为年代久远,已有些泛黄变脆。
  
  这便是母亲的神台,她叩拜祈祷的神台。
  
  母亲双膝跪在草垫上,双手合十,嘴里喃呢着,向菩萨和神灵许下她的祈愿,这祈福是关系她的三个儿子的。她祈求万能的神灵保佑她的三个儿子平安健康心想事成,保佑她的丈夫康健长寿,保佑她的大家庭兴旺昌盛,最最紧要的是保佑她的三崽能娶妻成家。然而,她总是忘了对自已的祈佑。
  
  对神灵说完自已的祷告后,她便慢慢地,俯下有些笨拙的身子,满头苍发的头颅枕在摊开的双掌掌心里,停顿片刻,再徐徐起身,这是母亲一个叩拜动作的流程。这种叩拜将近一个小时,她在这一小时的叩拜里,估计至少也要叩二三百个响头。早晚各一次,几十年来,无伦春秋冬夏,无论下雨刮风,无论有事缠身,从未间断,从未懈怠,执着得就如她对神灵虔诚的灵魂。
  
  她有三个儿子,那是她的生命里的擎天柱,是她的生活的全部希望,是她的引以为傲的幸福。
  
  然而,她的儿子们却让这位母亲饱尝了生活的艰辛苦难,生命的多舛无常。
  
  她的大儿二儿因为年纪相差仅一岁多,小时候几乎像孪生兄弟,一般大小,一个模样。母亲一前一后,一个用背带缚在背后,一个抱在胸前,赶往她要劳作的地里,到了后,她把兄弟俩放在菜地旁边玩耍,她则在土地上劳动,有时,她劳动累了,直起腰,一手扶着锄头,一手用衣襟撸了撸脸上的汗珠,年轻的母亲看着正在玩得不亦乐乎的两兄弟,脸上便绽放欣慰的笑颜。
  
  她的大儿子从小体弱多病,经常一不小心就发病,一病就病得吓人。有一次,母亲从地里干活回来,发现她的大儿子蜷缩在门槛边睡着了,用手往儿子额头一探,不得了!小家伙的额头滚烫滚烫,嘴巴紧闭,唇色乌紫,发高烧了!得赶快去看医生!此时天已经漆黑了,她要去看病的乡村医生住在大山的那一边,而那座大山其实是片坟茔满目的乱葬岗,一个少妇带着病儿,要孤身穿越那片就是白天都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森之地,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更何况她就是个很信鬼神的弱女子。然而,她没有丝毫的犹豫,用背带将儿子捆在背上,拿上一只手电筒风风火火往大山那边赶去,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颠颠颇颇,坷坷坎坎,汗水浸透了她的那件粗布衬衫,豆大的汗珠抛洒一路,她心中的那个信念,救儿的强大执着的信念,让她无所畏惧,让她变成了女汉子!
  
  至今儿子还能清晰地回味起那晚伏在母亲背上一路颠颇起伏的情形,还能清晰地回味起母亲身上带着汗咸味的气息和温暖。
  
  那位当时在四乡八村享有“神医”之誉的杨医生,对母亲的果敢行为不停地啧啧称赞,并说,如果那晚不将儿子及时送到,肯定没得救了。
  
  她的儿子尤其是她的大儿子,自小玩劣捣蛋,不是拨了别人的菜苗,就是踩了生产队的秧田,不是和刘家的三毛牯打架,就是和陈家的四毛牯野泳。只要是村里出现了“造怪”(捣蛋之事),不管是不是她儿子干的,别个都会找上门来。她本是个好强的急性子,但此时,她都会忍声吞气,陪上笑脸,道歉连连。她明白自已儿子是古基古怪地跳皮。
  
  后来,母亲带着他的两个儿子来到了她丈夫工作的煤矿,因为是农村户口,颇受歧视,她的两个儿子读书很发狠(努力),尤其是她的大儿子从小学一年级起,学习一直优秀,成绩名列前茅。到了初三第二个学期,却突然出了状况,经常性失眠,一逢考试就心悸慌张全身冷汗淋漓,头脑一片空白。在那个年代,参加中专招生考试的都是各班的尖子生。母亲的大儿子参加了中师的招生考试,结果因为健康的原因,以几分之差落榜。后来,上了二年高中便去读了技校,毕业后做了煤矿工人。挖了几年煤后,外出广东打了十年工,现回乡开了店子。并不久建了楼房,生活得还算美满。
  
  母亲的二儿从初中二年级起,因为受当时很流行的港台影视剧的影响,崇拜剧中的黑社会人物,便幼稚地模仿起来,打扮出怪异的造型。结伙拉帮,打架斗殴,开始在社会上斯混。那时,她的二儿不过十五岁。
  
  从此,母亲的生活便卷进了事非纠纷的旋涡。每一次闯了祸,惹了麻烦,母亲和她的丈夫都会被折磨得心力交瘁,痛苦不堪。而且,一件接一件,好象没有消停过。有一年,她的二儿子在外“闯江湖”时,过失致人死亡,躲避一年后,被捕投进了大牢,判了四年的徒刑。在二儿劳改服刑期间,母亲隔一月两月的便会去探视儿子。每次都会带上一些好吃的,带上自己打零工赚的钱。
  
  她认为,待二儿出狱后,家里的生活就会富裕起来,她一直都坚信,她的二儿是个有能力的男人,在外做大事,能赚大钱。会给整个家庭带来希望和光明。
  
  的确,母亲的二儿子曾经在某个南国都市混得风声水起,曾经也赚得钵满盆满,但那儿子是个没有心计缺心眼的混混,聪明的人知道赚钱便挣钱,趁机金盆洗手,见好就收适可而止。他却没有未雨绸缪之远见灼识。正所谓“身前有余忘缩手,事后无路想回头。”,终于,落得潦倒落魄,贫困不堪,很难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了。
  
  母亲的三儿子,唉,怎么说呢?人长得一表人才,气宇轩昂,不蠢不傻不瞎眼跛脚,让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事实是:年近四十,却还是单身狗光棍一条。何由也?归之于命运使然,好象是逃避自身责任,好象是自欺欺人!这应该和他暴戾敏感自卑的性格相关,谈了三个女朋友找了一个老婆,几乎都是受不了他的暴戾的性格而弃他而去。他好象从来不会从自已身上找原因,他认为这个世上所有人都负他,所有人都欺骗他,他怨天怨地怨父母怨弟兄,怨朋友怨党怨政府怨人心险恶怨命运不公。他心里郁积冲天怨气,脸上写满愤世疾俗!如果命运有偏袒之心,那也是命运偏爰垂青于那些勤奋拼搏乐观自信的人!可他不明白此理,一味执迷于误念谬论。其实,与人相处,以真情才能换得真情,以良心才能换得良心。
  
  母亲的大儿子曾苦口婆心规劝老人家,妈妈,您和父亲已是古稀之年,已无能力和精力帮扶两个弟弟了,他们的人生幸福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获得,您们不可能陪他们到老。所以您们应自已保重身体,您二老平安健康就是儿女们的福分八字。
  
  老母亲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母亲爱子疼子的天性让她陷在母爱的误区里不能自拔!
  
  母亲觉得自已的母亲责任还没有完成,母亲的“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强烈的情感让她欲榨干自已身上的最后一滴油,流尽最后一滴血,她也要看到她的满崽结婚成家。因为经济拮据,二个小儿子又没有积蓄,大儿子情况还算不差,但要将二个弟弟都帮扶起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她三儿子的婚事一次又一次的落空。可怜的母亲为了自已的儿子,她几十年来,一直在打工,一直含辛茹苦,省吃俭用,挣下一点积蓄,全接济了她的二儿和三儿。母亲的最大的心愿就是买套房子,让她的三儿能结婚成家。可是她的心愿,随着时间一年年的流逝,老人家也在一天天的苍老,母亲感到她的愿望越来渺茫,感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微不足道。
  
  母亲跪在神灵面前,虔诚而哀伤地说着自已的心愿,祈求大慈大悲的菩萨保佑,保佑儿们身体健康,事业有成,尤其是三儿能娶上媳妇早日成家。
  
  这样的祈祷,这样的叩拜,她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对神灵的祷告,她不知道在心里默念了多少遍。但万能的神灵没有让她的祈愿变成现实,直到现在。不过,母亲坚信,心诚则灵,终有一天会感动菩萨,感动上苍。
  
  于是,母亲十几年如一日,坚持了下来。
  
  然而,就在十天前,母亲回家的时候,从公交车上摔了下来,摔成颅脑重伤,现一直处于重度昏迷状态。
  
  也许从此以后,她就不能在菩萨面前叩拜了,她就不能在神灵面前祈告了。
  
  是不是,连上天都觉得母亲活得太辛苦了,大悲催了,想让她停止在人世的忙碌,在红尘的哀伤,让她安息下来呢?
  
  如论如何,母亲的儿子们祈求万能的神灵能保佑他们的母亲能从鬼门关逃脱,早日醒来,回到儿子们的身边。
  
  儿子们双手合十,带着虔诚的表情,面对着母亲曾经祈祷的神位,跪地叩拜下去……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