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心情故事 >

我的以色列出窠娘

时间:2017-01-24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我的以色列出窠娘
  倾诉人:开心果 男
  年龄:56岁
  记者:陈爱红
  插画:章丽珍
  倾诉热线:87682656
  15888563497
  倾诉邮箱:dnsbqg@126.com
  情感倾诉QQ:3148917426
  公众微信号:dnsbqg
  出窠娘是宁波人对月嫂的称呼,我总觉得这个称谓比月嫂更亲切,就像婴儿的娘亲一样。1960年,我在宁波出生,我的出窠娘是一个名叫卡利娅的以色列籍犹太人,她在中国生活了20多年,悉心照顾了我一年多。12月4日是我的生日,每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都会特别想念她。
  结实的以色列女子
  我来到世间经历了一些波折。母亲怀上我后,挺起的腹部比怀我姐时大很多。姐姐出生时有九斤一两重,于是邻居们都说我母亲肯定是怀上双胞胎了。那时父亲在宁波乡下一个叫甲村的地方当粮库主任,农村小医院条件简陋,没有孕检,也没有B超之类的设备。直到母亲临盆,父亲才赶紧叫来邻居将母亲送往乡卫生院。
  为我接生的是一位叫陈德魁的男医生。他精通妇产,和我父亲私交颇好。母亲被送入乡卫生院待产后,陈医生发现我的头部已经挤在母亲产道口卡住了,任凭母亲和医生如何费劲,用尽洪荒之力相互配合,还是无法顺产。此时陈医生意识到胎儿的个头可能很大,当机立断将母亲转到宁波华美医院(即现在的市二院),经该院妇产科医生和陈医生全力以赴,我终于平安降生,出生时体重有十斤二两。
  十斤多重的婴儿,一般的出窠娘吃不消。陈医生就介绍了一个结实的女子———55岁的以色列人卡利娅。据说她是在二战时为逃避纳粹德国大屠杀,费尽周折来到上海,抗战结束后又辗转到宁波。她以前在战时医院做过义工,懂得一些护理知识。加上她有虔诚的宗教信仰,做事勤恳为人实在,就被陈医生选中了。虽然言语不通,但她那时已经在中国生活多年,凭借表情和手势,和我的母亲也能沟通。我出院后,卡利娅就随我们一起到了甲村。
  卡利娅天性乐观,人胖嘟嘟的,力气很大,抱着我毫不费力。她抱着我时,常常会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或哼唱一些大家听不懂的乐曲。因为她是碧眼高鼻满口洋文的老外,还注重保养,涂个指甲油什么的,亲戚朋友和附近村民都很好奇,时不时有人上门观望。
  为照顾我剪去了长指甲
  出生后不久,一场小病差点要了我的命。可能是对母乳过敏,还没满月的我右胸口长了一个小红点一样的疹子,卡利娅看到了,就用指甲把这个疹子一掐了事,然后用焟烛包把我包得严严实实。没想到从第二天开始,我就日夜啼哭不止。因为细菌感染,胸口的皮肤发炎脓肿,引发高烧,命悬一线。等父亲和卡利娅把我送到医院时,医生发现我的右胸已经大面积脓肿了,还好及时手术,才让我转危为安。但我的胸口留下了刀疤,直到现在还有一条四厘米长的疤痕。听父亲说,卡利娅觉得这次险情是因她的粗心引起的,所以非常自责,常常以犹太人特有的方式为我祈祷平安。
  经过这事后,为了更好地照顾我,卡利娅毫不犹豫地把心爱的长指甲剪了。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她对我宠爱有加,还会用犹太人独有的食物加工方法,为我调制营养和口味适宜的婴儿食品……
  那时候,农村里有小孩头痛脑热,大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上医院,而是请人驱灾避邪。在我满周岁不久,有一次,我发高烧抽搐,家里人十分慌张,经人指引抱我到邻村一个大神家去压魔驱孽。时逢寒冬,屋里门窗四闭,生了火盆,还有人抽烟,一片乌烟瘴气。正当巫婆跳着步、口中念念有词开始作法之时,卡利娅一把将我抱起,一个箭步冲出屋外,头也不回就把我抢回家了。她急切地用手势比划,嘴上噼里啪啦说着土洋混合的话。大家都明白了她的意思,就是这种污浊的地方会更加伤害病儿。她非要抱着我去医院,连我的家里人也拗不过她,结果乡卫生院治好了我的病。
  之后,家人开始听从她的意见,我每有病痛都是找医生治疗。听父母说,周边与我同龄的孩子有麻疹、脑炎等病的,因为没有及时就医,不少就夭折了。现在想来,卡利娅卡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希望找到她或她的家人
  在卡利娅养育了我一年零三个月后,她的家人来中国,把她接回了祖国以色列,从此她和我家就中断了联系,我再也没见到过可亲可敬的卡利娅。
  因为卡利娅,尽管我至今没去过以色列,可我在骨子里非常喜欢这个国家。前几天,我的妻子到以色列去旅游,临行前,我托她去找以中友好协会,希望能帮助寻找卡利娅或她的家人。
  中国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西方人说仁者永世,躲过纳粹大屠杀又爱心满满的卡利娅,我的以色列出窠娘,您还好吗?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