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 > 流行·视觉

黄色的初恋

时间:2017-09-10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黄色的初恋
作者:森下典子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母亲经常带我去附近商店街的面包店。从窑中烤出来的切片面包是整条卖的,并且会看客人是要用来做烤面包片还是三明治,当场切出客人要求的大小。
  当面包店发出银色光芒的大机器切着母亲的切片面包时,我则在不远的地方,注视着从上面数来第二层的架子。
  在一片“可乐饼面包”“炒面面包”“红豆面包”“奶油面包”等偏茶色的面包阵仗中,唯独一种面包的颜色不一样;就只有那个地方,散发出明亮的气场。
  带着些微绿色、淡淡的柠檬黄……形状像倒过来的饭碗一样的半球体,表面的压痕则像用铁网压过一般,没有光泽,仿佛西蓝花似的有许多凸起。
  这就是我第一次看到“菠萝面包”时的景象。
  一看见它的颜色,我立刻感到一阵幸福,就好像阳光照进我的胸口。
  我好想、好想咬咬看。
  (会是什么味道呢?一定又甜又香吧……)
  “好了,走吧!”
  母亲的声音让我吃惊地回过神来。
  之前,我曾恳求过母亲:
  “我想吃这个。”
  “不行。”
  大概从未任性耍赖过的我,拼命地求着母亲。
  “拜托啦!买给我!”
  母亲可能是觉得不要让小孩子知道点心面包的味道比较好吧!她非常顽固,寸步不让。
  “不准吃这种点心面包。”
  父母的存在是绝对的,身为小孩的我还没有自由,不能随心所欲地购买自己想吃的东西。
  母亲的断然回绝让我感受到的不甘心,以及在面包店被骂的羞辱,令我之后不曾再求母亲买菠萝面包给我。不过,每当母亲去那家面包店请人切面包时,我总是会拨开来买面包的大人们,走到点心面包架前。由于无法开口说自己想要的,我只能用全副身心去想着菠萝面包。
  带着绿色、淡淡的柠檬黄……
  处处凸起的质感……
  菠萝面包的一切都掳获了我的心。
  一想到它近在眼前,却不能吃,我就觉得它更好吃了。我烦恼地扭着身体,妄想着菠萝面包的味道。
  (一定是这种味道……这种口感……这种香甜……)
  明明還不知道口味,我却丝毫不怀疑菠萝面包的美味。
  少年爱上了小镇上看见的美丽少女。明明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却一心觉得:
  “我就是知道。她一定很温柔,很天真。”
  感觉就像这样。
  我用尽全部的想象力,在脑海中描绘着菠萝面包的味道,而且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它,仿佛在用眼睛吃菠萝面包似的。结果,虽然没有实际吃到,我的口中却真的变甜了。同时,香料的甜味也仿佛扑鼻而来,让我的鼻翼扩张。这是幻觉,但唾液也分泌了出来。
  我被母亲拉着手,离开了面包店。过马路时,就像有人从后面拉着我的头发似的,我回过头。橱窗上的金色文字“BAKERY”后方,柠檬黄色好似露出了微笑。
  人们会心烦意乱地觉得“啊,我好想吃那个哦”,是因为记得之前吃过的味道,然而没有味道的记忆,却让我产生这种疯狂妄想的食物,一生中也只有菠萝面包了。
  一年后,我开始领零用钱,我还记得是一个月一百日元。
  隔着花布双珠扣零钱包,我紧紧握着里面的人生第一笔可以自由花费的钱,去买了菠萝面包。跑下前往商店街的斜坡时,我还感觉自己的脚就像浮在离地五厘米的空中似的。
  不可思议的是,我完全不记得那天买的菠萝面包是在哪里、跟谁一起吃掉的。
  我记得的,只有自己一边颤抖着手,一边拿出白色纸袋里的菠萝面包,以及尽情一口咬下去的瞬间散发出的令人眩晕的香料味。
  然而,在西蓝花形状的凸起像土墙一般,开始“啪啦啪啦”地剥落时,我却感到一阵冲击,就像某种东西忽然如“假发”般剥落时产生“咦”的反应。
  柠檬黄的凸起剥落后,出现在下方的是白面包,味道平淡的普通面包……
  让我如此热衷、烦恼的颜色和漂亮的凸起,原来只是覆盖在面包表面,厚一二毫米的“结痂”。我多希望它的内在和外表一样!
  (原来是这样啊。)
  我感受到梦想的幻灭……
  那么,我对菠萝面包的憧憬,是不是就这么结束了呢?
  不。
  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不买菠萝面包。
  我知道菠萝面包只是在面包表面涂上做饼干的面糊烤成的,我知道一咬之后它就会像“结痂”一样剥落,我也知道菠萝面包不可能如梦似幻地好吃,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吃它。
  直到现在,看见那个凸起的柠檬黄,我还是会感到一阵阳光洒进胸口似的幸福,回想起那个没有吃过,却靠着所有想象力去幻想味道的孩提时代的憧憬。
  吃菠萝面包的时候,我一定会把孩提时代在心中描绘的那个味道,从记忆里抽出来品尝,而非实际用舌尖感受味道。
  长大成人后,我可以自由地吃所有想吃的东西。然而我却发现,再也没有什么想吃的食物,能让我像当年一样,倾尽一切想象力了。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