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鲁迅
  • 《野草》英文译本序

    冯YS先生由他的友人给我看《野草》的英文译本,并且要我说几句话。可惜我不懂英文,只能自己说几句。但我希望,译者将不嫌我只做了他所希望的一半的。 这二十多篇小品,如每篇...

    日期:2017-02-25 点击:63 作者:yugaojie
  •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

    日期:2017-02-25 点击:131 作者:yugaojie
  • 淡淡的血痕中

    记念几个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目前的造物主,还是一个怯弱者。 他暗暗地使天变地异,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却不敢长存一切尸体;暗暗地使人类流血,却不敢使...

    日期:2017-02-25 点击:93 作者:yugaojie
  • 风筝

    北京的冬季,地上还有积雪,灰黑色的秃树枝丫叉于晴朗的天空中,而远处有一二风筝浮动,在我是一种惊异和悲哀。 故乡的风筝时节,是春二月,倘听到沙沙的风轮〔2〕声,仰头便...

    日期:2017-02-25 点击:192 作者:yugaojie
  • 复仇

    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热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2〕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拚命地...

    日期:2017-02-25 点击:152 作者:yugaojie
  • 复仇(其二)

    因为他自以为神之子,以色列的王〔2〕,所以去钉十字架。 兵丁们给他穿上紫袍,戴上荆冠,庆贺他;又拿一根苇子打他的头,吐他,屈膝拜他;戏弄完了,就给他脱了紫袍,仍穿他...

    日期:2017-02-25 点击:183 作者:yugaojie
  • 狗的驳诘

    我梦见自己在隘巷中行走,衣履破碎,像乞食者。一条狗在背后叫起来了。 我傲慢地回顾,叱咤说:呔!住口!你这势利的狗! 嘻嘻!他笑了,还接着说,不敢,愧不如人呢。什么!...

    日期:2017-02-25 点击:53 作者:yugaojie
  • 过客

    时:或一日的黄昏。 地:或一处。 人:老翁约七十岁,白须发,黑长袍。 女孩约十岁,紫发,乌眼珠,白地黑方格长衫。 过客约三四十岁,状态困顿倔强,眼光阴沉,黑须,乱发,黑...

    日期:2017-02-25 点击:199 作者:yugaojie
  • 腊叶

    灯下看《雁门集》〔2〕,忽然翻出一片压干的枫叶来。 这使我记起去年的深秋。繁霜夜降,木叶多半凋零,庭前的一株小小的枫树也变成红色了。我曾绕树徘徊,细看叶片的颜色,当...

    日期:2017-02-25 点击:200 作者:yugaojie
  • 立论

    我梦见自己正在小学校的讲堂上预备作文,向老师请教立论的方法。 难!老师从眼镜圈外斜射出眼光来,看着我,说。我告诉你一件事 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

    日期:2017-02-25 点击:186 作者:yugaojie
  • 墓碣文

    我梦见自己正和墓碣〔2〕对立,读着上面的刻辞。那墓碣似是沙石所制,剥落很多,又有苔藓丛生,仅存有限的文句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

    日期:2017-02-25 点击:145 作者:yugaojie
  • 秋夜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

    日期:2017-02-25 点击:162 作者:yugaojie
  • 求乞者

    我顺着剥落的高墙走路,踏着松的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露在墙头的高树的枝条带着还未干枯的叶子在我头上摇动。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

    日期:2017-02-25 点击:86 作者:yugaojie
  • 失掉的好地狱

    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在荒寒的野外,地狱的旁边。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然有秩序,与火焰的怒吼,油的沸腾,钢叉的震颤相和鸣,造成醉心的大乐〔2〕,布告三界〔3〕:...

    日期:2017-02-25 点击:128 作者:yugaojie
  • 死后

    我梦见自己死在道路上。 这是那里,我怎么到这里来,怎么死的,这些事我全不明白。总之,待到我自己知道已经死掉的时候,就已经死在那里了。 听到几声喜鹊叫,接着是一阵乌老...

    日期:2017-02-25 点击:162 作者:yugaojie
  • 死火

    我梦见自己在冰山间奔驰。 这是高大的冰山,上接冰天,天上冻云弥漫,片片如鱼鳞模样。山麓有冰树林,枝叶都如松杉。一切冰冷,一切青白。 但我忽然坠在冰谷中。 上下四旁无不...

    日期:2017-02-25 点击:58 作者:yugaojie
  • 颓败线的颤动

    我梦见自己在做梦。自身不知所在,眼前却有一间在深夜中紧闭的小屋的内部,但也看见屋上瓦松〔2〕的茂密的森林。 板桌上的灯罩是新拭的,照得屋子里分外明亮。在光明中,在破...

    日期:2017-02-25 点击:160 作者:yugaojie
  • 我的失恋

    拟古的新打油诗〔2〕 我的所爱在山腰; 想去寻她山太高, 低头无法泪沾袍。 爱人赠我百蝶巾; 回她什么:猫头鹰。 从此翻脸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 我的所爱在闹市; 想...

    日期:2017-02-25 点击:110 作者:yugaojie
  • 希望

    我的心分外地寂寞。 然而我的心很平安: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 我大概老了。我的头发已经苍白,不是很明白的事么?我的手颤抖着,不是很明白的事么?那么,我...

    日期:2017-02-25 点击:108 作者:yugaojie
  • 暖国〔2〕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

    日期:2017-02-25 点击:66 作者:yugaojie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