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成长

李宇春:我的骄傲在于不依附于人

时间:2017-08-04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李宇春:我的骄傲在于不依附于人
  出道6年,发行5张专辑,参演两部电影,两次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成功打造专属个人的演唱会品牌——“Why Me”。“我不想成为留名青史的人。”接受采访时,李宇春沉吟了一下,淡淡地说。黑色帽檐下,一张干净、从容的小脸,微微上翘的嘴角写满倔犟和坚持。
  
  从“舞台皇后”到“文艺青年”
  
  2010年,重温了自己4年前的一场演唱会后,李宇春觉得该改变一下音乐风格了。
  彼时,她还没有属于自己的作品。整场演唱会上,没有一首舞曲。对比了一下近两年霸气十足的“舞台皇后”形象,李宇春发现,很多东西被自己忽略了。
  “一直以来,我的音乐和我的性格是脱节的,大家看到的都是舞台的那一面。”李宇春的声音很安静,纤细的手臂偶尔比画一下,“一个艺人的音乐定位跟他本人的性格应该有很大的契合度。我曾经反复在想,李宇春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种思考或许是成熟的体现,年轻气盛时喜欢讲的永远是我的舞台、我的王国。
  “你到KTV一定不会点《我的王国》,因为你的世界不是那样子的。”李宇春慢慢意识到,以前的表达很自我,没有考虑别人会不会有共鸣,“我希望听众在听我的音乐时发觉,这个是跟自己有关系的。这才是音乐应该分享的东西。”
  2011年4月,李宇春的新专辑《会跳舞的文艺青年》发行。同名主打歌是她自己写的词,古灵精怪的感觉,“谁说文艺青年不能旋转/谁说旋转出一定是圈/谁说圈就是规则是界限”。另一首歌《淹死的鱼》,灵感则来自偶然的事件。一次,李宇春听到广播,说某个县死了很多鱼。她马上想到,会不会有被淹死的鱼。鱼如果被淹死,一定会是很悲伤的吧。
  这是一个双鱼座的女孩,敏感,浪漫,爱幻想。
  “我爱这张唱片。”习惯留余地的李宇春很少说出这样的话,“我以前从来没有说过我爱我的哪张唱片,从来没有。这张唱片强调的是自由、轻盈、打破界限、无拘无束。我会做出它,因为我的状态在此。”
  曾经的“舞台皇后”不否认自己有“文艺青年”的一面,“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吧,比如我有想自己躲起来的时候,有时候喜欢听一些奇奇怪怪的音乐。当然,我也有很多我的小坚持。”
  
  虽然青涩,但很自我
  
  “我们喜欢李宇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坚持自我。”南希从2005年“超级女声”时就成了“玉米”,6年下来,从未言弃。
  李宇春的人生轨迹经常被视作“奇迹”——从一个懵懂、没有太多社会经验的小女孩,一跃成为众人瞩目的巨星,这其中,似乎掺杂了太多的偶然。
  “一开始也会措手不及啊,因为什么都不懂。”李宇春坦言,“但不懂也有好处,不懂就不会害怕,不会有所顾虑。虽然青涩,但是很自我。”
  在娱乐圈的浑水里浸泡多年后的李宇春,青涩褪去了大半,但依然自我。
  曾经,为“Why Me 2009”演唱会的事,她和同事争执不休,讨论到进行不下去的时候,这个一贯彬彬有礼的孩子甚至拍了桌子。她说“不行,我要出去透透气”,回来继续讨论。
  有阵子,唱片公司总拿她的造型变化作为宣传噱头去吸引眼球,她不高兴了,她不喜欢被人家定位成一个秀。“我有自己的底线,没触及这些底线的时候,都可以谈,但是如果原则性的方向是错误的话,我觉得那就没有必要了。”
  双鱼座特有的小纠结发生在接戏上。
  走红之后的李宇春曾经被很多导演找上门来。“嗯,对不起,我会拖累你们的戏”,几乎每次,李宇春都会礼貌地回绝。她觉得自己压根儿拍不了戏。
  “《十月围城》我是被架上去的。”李宇春说完,赶紧摆摆手,露出干净的笑,“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啦。他们来找我,我也说‘我会拖累你们的戏’,但他们很坚持。而且,我对导演也有很大好感。纠结痛苦了一段时间,抱着‘演砸了也不会有人找我’的心态,就接了。”
  拍了《十月围城》和《龙门飞甲》后,李宇春说自己多了点儿私心。她突然发现演戏是可以找到音乐灵感的,“比如《龙门飞甲》里的顾少棠,她身上是有匪气的,跟我完全不一样。她连坐都是这么坐的,”李宇春岔开双腿模仿着,“这个时候你在一个角色上,你在体会她的性格,她的想法,这是能给音乐灵感的。”
  显然,这是一个对音乐无比执著的女孩子。她甚至不会把做音乐、做唱片当成工作,因为这是她喜欢的事。她尝试剪辑、录音,甚至尝试导演演唱会。她乐于身处其中,了解整个制作流程,从中得到无比的满足和快感。
  
  我的骄傲在于不依附于人
  
  如果让李宇春从新专辑里找一首歌形容她的生活状态,她会说,《失心疯》。
  “我有失心疯的状态,比如半夜已经睡了又再爬起来,比如穿着拖鞋在镜子前跳舞。”说完,她又会露出小虎牙笑着补充,“也不算特别契合啦,那个歌的内容本身是情歌。”
  “我周围的朋友都说我是个没有生活的人。”李宇春说,直到她2010年“消极怠工”地跑到英国旅行了一圈,才发现原来生活那么重要,“旅行回来后,我的工作效率明显提高很多。现在,我会想要每年有个假期去旅行。”
  在错综复杂的娱乐圈,在各种花边新闻充斥的嘈杂中,出道6年,李宇春鲜有负面新闻。
  “我在这方面是骄傲的人。我的骄傲不在于我的事业成功不成功,这个骄傲,指的是我的事由我自己来做,不是依附在别人身上,不是因为情感或是别的交易。”
  她似乎是一个不喜欢有太多表达的人。当不少明星忙着在博客和微博上占领宣传阵地时,她还在矜持地保护着自己内心深处的私人空间。从2009年9月10日,在新浪微博发第一条信息至今,她仅发了31条微博,粉丝已达93万余人。
  “我是个极注重私人空间的人。除了工作之外,我不太愿意暴露自己的想法。”李宇春挠着下巴,“我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但是通过音乐表达呢,我就觉得还好,因为除此之外我也没别的渠道了。”
  
  她是一个从来不会掉链子的人
  
  石雨晨喜欢李宇春是在2008年地震过后。彼时,震后第一时间献血的她被人恶意诬蔑为炒作。“我看到电视里,她被夹在那些媒体的长枪大炮中,干净、倔犟、淡定。当时就喜欢上了。”
  2010年,上高二的石雨晨从四川跑到南京去看“Why Me”演唱会,妈妈不理解,觉得这孩子简直是疯了。演唱会后,石雨晨的考试成绩从第10名升到第2名。“她身上的那种坚持会带给我力量,她让我觉得生活特别美好,觉得有很多要坚持的梦想和信念。”石雨晨说。
  南希也有同感,“她是一个浑身充满正面力量的人,会让你表达内心的善意和美好。”南希形容自己以前是个自我、冷漠、内向的人,成为“玉米”后,认识了很多以前和自己生活没有交集的朋友,大家相互交流、鼓励,会讲很多开心的事。
  坐拥内地最大的粉丝团,李宇春却说从来不会跟粉丝们在生活里进行亲密接触,她和“玉米”们最好最平等的交流方式就是她的音乐和演唱会,“她的演唱会,就是一场狂欢,只有在演唱会上,她才会和粉丝们有一些亲近。她本身是个非常矜持非常有距离感的人,所以她只要稍加表示,大家就会很买账。演唱会那种台上台下的距离,是彼此都觉得最舒服的距离。”
  南希认为,李宇春是绝对优质的偶像。“她是一个从来不会掉链子的人,很靠谱,很让人放心。她的粉丝会在她需要的时候,为她做一些自己平时不可能去做的事。但绝大部分时候,又会保持一个成年人应该有的矜持和距离感。”
  2006年,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设立了我国第一个由歌迷捐设和命名的专项基金——玉米爱心基金。截至2011年3月26日,捐款总额超过750万。
  南希说,她每月都会自动扣15元话费到基金中,每年李宇春生日和她自己生日时,也会捐款。百度贴吧的“有希望就不要放弃吧”中,“玉米”们不定期义卖东西,款项则捐到玉米爱心基金。另一个“玉米义工吧”中,各地玉米则会不断发起到福利院、聋哑学校等地做义工的召集帖。
  “这不是我的功劳,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做基金。”李宇春说,“这些事是歌迷们发起的,歌迷们在做,我只是其中一分子。但这真的是我挺大的骄傲,因为这750万不是出自哪家企业或是别的什么,它是大家一点点汇集起来的。”
  有时,李宇春也会困惑自己究竟有什么魅力,“要不然怎么会有《why Me》这首歌呢”。但她也希望永远找不到答案,因为“找到了就意味着停滞不前了”。
  “所谓人类之所以进步,就是因为你要探索嘛。”李宇春压了压帽檐,故作正经地说了句挺深奥的话。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