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情感

爱不是一朵坚持的花

时间:2017-04-20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爱不是一朵坚持的花
  遇到许少,是烟花灿烂的二月,他在楼上放鞭炮,砰砰砰。我到楼上敲门:讲点公德心好不好,想放炮去楼外面过瘾。
  门是许少的哥们儿开的,他坐在轮椅上,表情尴尬又难过,我一下子呆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这样,我很多年没放过鞭炮了,出去放又不方便……”我更尴尬了,直说对不起,仓皇退出来。回家告诉老妈,楼上新搬来的是残疾人啊。老妈看着天:“不可能啊,人家活蹦乱跳的,是个演员。”
  我又去敲门,这次开门的是许少,看到我,他和哥们儿捧着肚子爆笑:“白痴妞,这你也信啊。我要演一个残疾人,让哥们儿给我找了个轮椅试一试。”
  我发火了:“有你这样的人吗?往楼下扔鞭炮,还胡说八道。”那天我们吵得很厉害,最后我出门的时候,他说:“你,脾气这么差,这么爱吵架,还有一个贪财的妈,以后能找到男朋友吗?…‘哼,关你什么事啊?”
  是啊,我脾气差,有一个能占便宜绝不手软的妈,28岁了还没有找到男朋友。不过这和他有关系吗?他,说到底,就是个跑龙套的小演员。
  再在楼道相遇,他看到我就笑:“还没有男朋友吧。”我想揍他,于是反问:“还没有剧组找你啊?”他受到刺激,龇牙咧嘴的样子,大约也是特想揍我吧。
  当不上演员,他好像就不当了,开始做生意。不知他从哪进了几箱牛肉干,开了网店,渐渐地居然真有人买,不过也有退货的情况。快递糊涂,把货退到我家。我妈更糊涂,以为是我在网上买了什么,开了盒子检查,接下来就全吃了。吃完了,想想不对,说,可能是楼上的退货吧,让我上楼解释。
  可怜我不得不去,拎着快递空盒子,站在门前听见许少在里面说话,还有女子嘻嘻哈哈的笑声,不知道应不应该打扰他们。
  门自己开了,出来一个女子,又出来一个女子,许少站在门前送她们,只穿一条牛仔裤,上身裸露着,他的肩很宽,腰很窄,看起来有些像电视里的男模特。女子们看看我,笑笑走了。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把盒子递给许少:“喏,你的肌肉干。”
  他摸不着头脑,旋即明白,“是牛肉干吧。”
  “哦,对对。有人给你退货,寄到我家,我妈吃了,我给你钱。”我红着脸,不敢看他,开始手忙脚乱地掏钱。
  “你别误会啊。”
  “误会什么啊?”
  “那两个女孩,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我瞄瞄他全身上下的肌肉干——“没什么关系,那你穿成这么有伤风化的样子?”
  “我开网店卖牛肉干,她们开网店卖牛仔裤。我拍照很烂,所以请她们帮我拍,作为交换,我给她们当牛仔裤模特。不信你去看她们的网店,里面的男模特全是我。”
  许少开始缠我。我觉得奇怪,难道我做了什么,让他觉得我很好?他年纪轻轻就出来闯荡江湖,如今23岁。我已经28,标准的奔三女子。我学历比他高,但是研究生有什么用呢?
  许少无赖地说,我看过他的艳照,所以要对他负责。
  中秋节的时候,妈让我叫他下楼到我家吃饭。妈说,外地人租房子住,踏踏实实开网店不容易,不能让他一个人过节。其实老妈是看到房价普涨,想婉转地涨他的房租。我家并不富,但小市民老妈很有眼光,房价低的时候买了楼上的房子,50平方米,用来出租后,很让外人羡慕。
  许少帮我妈盛饭、夹菜,给我妈讲笑话,我妈笑得不亦乐乎。走的时候他突然拉我到墙角,匆匆忙忙一个吻,那么用力地印在我的脸上。“乔小林,我给你盖个戳,你就是我的了。”他说。
  就这样爱了,偷偷摸摸。
  他是外地人,经济情况很糟糕,连叫5元钱一份的外卖,都要在各个衣兜里找很久的零钱才能凑齐。
  下班了,我不回家,偷偷上楼和他约会。他的网店一直苟延残喘,没什么人气。我们都没事儿,干脆整天缠在一起。
  我说我老了,我比他大5岁,再过几年,他还是两张,我却三张了。“许少,你以后会不会喜欢年轻的,把我甩了?”他说不会,一遍遍吻我。
  也有不开心的时候,我说他不思进取,连龙套都没当上。他说:“女人年纪大些,难道就都像你这样,总是喜欢指挥男人做这做那?你就不能像小女生那样,哪怕我什么都不做,你也崇拜我。”
  “那不是崇拜,是下凡的时候后脑勺先着地,脑残。”
  他还在给网店做模特。有一天,我在他的屋子里发现一管唇膏,还有一些女孩子的东西,应该是那个来拍照的妍妍留下的。我问他:“这是什么?”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承认和妍妍曾经交往过。不过那时候他还没有为我心动,为我心动后,就跟那个女孩再也没有什么了。我相信。他说什么我都信。
  过了大约一个月,妍妍来找我:“姐姐,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就因为我家不是北京的,就因为我在北京也租房子住,就因为他穷想改变现状,他就得甩我选你吗?”
  天很蓝,云很白,但那一刹那全灰了。她给我看他们从前一起游玩时拍过的亲密照片。她说:“许少亲口说了,和你在一起,是为了你妈妈的房子。爱情是什么,原来在钱、在房子面前,爱情什么都不是啊。”
  我觉得别扭,渐渐疏远许少。
  他打算带我回南京见他的父母,我说不用,我比你大5岁,再说了,我是北京人,你不是,我们不适合。看得出他很受伤,但我就是想伤他,恋爱动机不纯的人,不该用他最在乎的东西伤他吗?
  老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我恋爱了。
  老妈警告许少:“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把房子便宜租给你,你就以为我们好欺负,打我女儿的主意啊?也不照照自己,你个外地人,没学历,还想娶我女儿,然后房子车子一劳永逸?赶快收拾东西搬走,做你的清秋大梦去。”
  我去外地出差几天,回家的时候,楼上的租客已经换人了。老妈说:“我把他赶走了,免得你让糨糊蒙了脑子,夜长梦多。”
  那天晚上,他给我打电话,我没接。但是,我梦到他把我拽到墙角,在我脸上盖了一个图章。在梦里我哭了,那么伤心那么难过,我想问问他,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我?
  都是4年前的事情了。
  后来我认识了一个男子,结了婚。老公要去国外打工,打算带我一起走。
  那天我们去一个餐厅,饭菜很好吃,也很有特色。老公看餐厅的宣传册,说,含着金钥匙出生就是好,你看我们30多岁了,什么都没有,人家富二代什么都有,已经开始创业了。
  我接过宣传册,上面的文字是介绍餐厅特色,年轻老板阐释自己的经营理念。宣传册的角落有小小的照片,我仔细看了很久,心冷一阵、热一阵,缩成一团。是许少!宣传册上说,他的家族在南京很成功,开连锁餐厅,他曾经到北京尝试做别的行业,后来还是决定继承家业,把餐厅开到北京。
  我在家里上网,找到那个卖牛仔裤的网店,那个叫妍妍的女孩,她的网店已经做得很大,好几个皇冠了。
  我刚说出我是谁,她就说:“对不起,姐姐我骗了你。其实,许少并不在意你家的房子,他是真的喜欢你。他父母反对他当演员,反对他漂在北京,一度断绝他的经济来源,所以他才看起来很穷。我问他,告诉过你他家条件特别好吗。他说没有,因为你母亲有些势利眼,早说出来的话,你母亲一定会很热切,对你们发展感情不利。你们分手了,他那么难过,说没想到你其实和你母亲差不多。”
  电话这边,我无言以对。
  “我要和他在一起,他拒绝了。姐姐,对不起,你妈妈知道你们的事,也是我告诉的。我漂在北京,太苦了,好不容易遇到他,就是想赌一把。要是赌赢了,你们分开,我能和他在一起就好了。”
  我没有找过许少。找到他,又能怎么样呢?
  只是,在我出国前,在他的餐厅门前,我们遇到了。他还是从前的样子,开奥迪车,意气风发。我从餐厅门前走过,他停下来:“去哪儿,我送你啊。”
  我上了车。他说香山的红叶红了,带我去看看。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曾经计划过一起去香山,但总被事情耽误,始终没有成行,那时他说,一个下午的时间刚好够。但是,4年后的北京,到处都堵车。我们还没有出市区,时间已经到了,他必须回去。
  我下了车,突然发现,有些事情,并不是你坚持就能得到,就像我们想去香山,就像我们曾经的爱情。
  那晚收到他的短信:我们的爱,是开在温室里娇弱的花,尽管开错了时节,也美过。我不知道应该给他回什么,我只是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