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情感

原来你也在这里

时间:2017-04-20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原来你也在这里
  刘璐上高四那会儿,我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大二。当时正和千里之外的原配女友闹得不可开交。有一天,刘璐从QQ上蹦出来说,我都高四了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啊。我对着电脑想了一会儿对她说,明天我在一中门口接你放学。
  那天,我正式与女朋友分手,那是我们俩中学时代最真实纯洁的四年初恋。她在大清早打来电话说,明年的明年她就要结婚了,问我有什么意见。我当时窝在被子里睡眼惺忪地说没什么意见,然后就听到她挂掉电话的嘟嘟忙音。我这时才清醒过来,我们Game Over了。
  去一中的途中,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飞驰而去的场景,一幕幕就此作别,这多像爱情,遗憾地让我们意犹未尽,想起来觉得它很美,失却的美总是给我们莫大的安慰。
  当我在人潮涌动的学生堆里来回困难地找刘璐时,一个女生突然从后面冒出来,很娇小的模样,可爱、活泼,笑起来脸上还有两枚小小的酒窝。
  我们没有彼此客气地说你好我是某某某。我们看着对方,没有经过确认便认定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就像是熟识多年的朋友一样。而实际上,这是我们做了四年网友以来,第一次见面。
  陪着刘璐取完单车,我们走在午后安静的校园里,无风,有学校的广播电台放出淡淡的吉他弹奏,阳光在树枝间斑驳地跃动。
  走到一幢教学楼前,她停下来指着对我说,最右边的那个窗户上贴着Jay图片的就是我的座位。我仰起头朝着她的手指方向望去,隐隐约约看到Jay冷峻的脸在阳光下异常安静。阳光在这时候穿过稀疏的梧桐树停在我脸上,安静,温暖。这场景跟我高中看某个人时如出一辙。
  刘璐拿胳膊肘戳了我一下,说,季风,你流泪了。我背过身拿手揉了揉眼睛说,今天的阳光太刺眼。
  那天我和刘璐走了很多路看了很多风景,一路上大多时候是她在讲话我在聆听,这跟QQ上我们的聊天截然相反。每次过马路时,我都会紧紧拽住她的胳膊,走在她的左边。
  这个我维持了四年之久的习惯性动作,依然铭心而刻骨。
  看着一辆辆掠起灰尘的车喧嚣而过,我对刘璐说,我能抱抱你吗?
  回到学校的那天晚上,天空就洋洋洒洒飘起了雪花,这是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下雪了,注意保暖。刘璐的QQ头像是只抬起脑袋45度仰望的猫。
  那场短暂的雪融化后,我再次踏上了前往一中的汽车。因为我曾答应过刘璐,要给她过19岁生日。
  在她厚颜无耻的威逼和软磨硬泡的纠缠之下,我终于手握郭敬明的音乐小说《迷藏》出现在一中。我还在蛋糕店给她订了蛋糕,中午我俩坐在大排档里,举杯同庆,当然了,她喝的是白开水,我喝的是白酒。
  吃完饭我帮她点燃19支蜡烛,在暖暖的火苗中,她闭上眼睛,模样安静而虔诚地许着愿。
  那是我见过的时间最长的一次许愿,刘璐的眼睛从闭上到睁开几乎用了五分钟。
  别太贪心,再不好蜡烛都燃没了。我说。
  好了,她说,然后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我切着蛋糕低声问,许的什么愿?
  刘璐说,说了就不灵了。
  入冬后我大多时间在宿舍里写字,看《越狱》,和刘璐说话。
  刘璐说,你下次什么时候还来看我啊。我说不去了,她问为什么,我说等我给你找到嫂子了再去看你。
  之后半个月中我几乎没再和刘璐说过话,直到元旦的前一天,一个陌生电话打到了我这里,没等我问清楚对方的身份,那边就撂下一句最好来一中一趟便挂了电话。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刘璐遭人绑架了。于是我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匆匆忙忙往一中赶。
  到了一中,我第一个打给的不是刘璐,而是刚刚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得知我已经到达之后,对方说了句嗯知道了,便再次断了线。
  正当我在这里天马行空地插着想象的翅膀到处飞时,刘璐出现了,和她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女生,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跟我通话的那位。
  我跨着流星步冲上去就把刘璐给拉了过来,我说你没事吧她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我一说完她们俩就都笑了,那个女生边笑还边摇头,说都一把年纪了你还做着英雄救美的白日梦呢。那个女生说完就要走,走之前还对刘璐说了一句,人我给你带到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下我算彻底蒙了,我说刘璐,你们这唱的是哪一出?
  刘璐直直地盯着我看,她的眼神跟平时不一样,多了点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楚楚动人的,看了就要让人心碎的那种。
  谁知道我还没心碎呢,刘璐就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我说你别哭啊有话好好说。
  刘璐一边哭一边跟打机关枪似的说,还有什么好说的我都为你哭成这样了你还要我说什么。
  得了,弄了半天原来是在玩告白啊,可是需要哭成这样吗,好像对我表白是件多么令人痛不欲生的事情一样。
  但是我却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这是我四年来,第一次看到泪流满面的刘璐。
  那个元旦,我一直陪在刘璐身边。那也是我大学里的第一个夜不归宿。
  我记得那天我们沿着我们曾走过的大街小巷走啊走啊,像出游的彼得·潘。中途我欲言又止地问她,为什么会喜欢我。
  刘璐说,每次和你说话我就会很安心,那种温暖的感觉四年来逐渐成为我的习惯,离不开的习惯,直到最后演变为对你的依赖、爱恋。
  而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生日愿望:我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还有季风陪我过生日,而且每年的生日都有季风……
  我问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她说她怕说了会连朋友都做不了。
  把她送到学校的时候,我说,进去吧,好好听老师讲课。
  刘璐说,我怕你走了。
  我的心忽然揪得疼起来。我说我哪儿都不去就在门口等着你。说完我深深地拥抱了她。我终于明白,取暖的最好方法,不是烟,而是一个人温暖的拥抱。
  看着刘璐在暮色中走进教学楼,我抬起头仿佛能够看见那个冷漠的Jay后面,刘璐灿若明花的笑容。
  回到学校,我躺进被子里,睡了一整天。醒来后看见手机上显示的五条未读信息全部来自于刘璐。
  这不是梦。我对自己说,我好像恋爱了。
  那些四年来在网上和刘璐吵吵闹闹、嘻嘻哈哈互相保留下来的习惯,如同黑白胶片,温暖而长久,深刻而执著,它们盛放在我郁郁葱葱的记忆里,像一场永不落幕的绚烂烟花,历历在目,永生不灭。
  ☆
  放寒假的前一周,我再次坐上了前往一中的汽车。而这次见面,也成为我们最后的诀别式。
  我只清晰地记得,那天当我坐上很晚的一趟班车时,刘璐第一次没有站在车站的原地笑着朝我挥手,以前每次她都会在站牌那里默默地看着我所乘坐的车驶入夜色,直到模糊成点。
  她的这份习惯,从我第一次去看她那天到后来分手,仅仅维持了短短的一个月。
  这一次,连同她的头像一起从我的世界消失不见。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留言也石沉大海。
  后来我发现,我竟然不能够在她的QQ空间留下一点东西,腾讯的对话框显示“空间主人已将你设置为黑名单”。
  被自己的爱人拉入黑名单,不论网上还是网下都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我决定,再去找她一次,我已经有了一次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失恋,无论如何,我不想再重蹈覆辙。
  在车上她终于接起了我的电话。我说,我在车上,我马上到一中。
  刘璐说,你来干什么,你来了我也不会见你的。然后她挂断电话,那一刻我侧着脸把头深深地埋向车窗,温暖的阳光经过玻璃反射到我脸上,我生怕自己哭出声来。
  那天我一个人站在一中前等啊等啊,把天都等黑了把鸽子都等回家了还是没有等到刘璐的出现,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坐在Jay的下面,跟我一样瑟瑟发抖。
  在无数次地拨通电话后,那个之前撮合我俩的女声再次从刘璐的手机那边传过来:你不要缠着刘璐了,她都高四了。
  我挂掉电话,抬起头看了最后一眼熟悉的一中,开始跌跌撞撞地往车站走,那些熟悉的悲伤,渐渐明朗后,终于铺天盖地地席卷过来。
  那一天,离我二十岁,还有十天。我想,有些事情是必须要经历的,只有这样才能成长。比如伤害,比如短暂的幸福。
  虚无缥缈的网恋是如何都嫁接不到现实中来的。
  一年之后的某天,当我疲惫地坐在必胜客员工休息室,打开手机时,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我在F大。
  F大离我们的学校只有两站,我回过去信息:你是谁?
  三秒之后收到信息:刘璐。
  我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发出信息:你还好吗?
  嗯。你还在上学吧?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忘掉那么多与我有关的情节。
  大三了。我说。
  哦。我什么时候去看你吧。刘璐的这句话让我似曾相识。
  那是她失踪一年后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现实世界。
  回去后,我登上QQ,没有留言,没有某个人加我的消息,空间里没有最新的访客,一切照旧。
  突然想起了以前在论坛,第一次看见刘璐文字时的惊喜,第一次和刘璐说话时的紧张,第一次叫她的小名一一,第一次通宵陪她说话,第一次……
  我再次进入那个承载我们快乐的论坛,距离上次登录时间,已是很久很久,刚登上去,系统便不断地提示信箱有未读信息,打开后,七封信的署名都是一个人——洛一一。刘璐的网名。
  “今天是情人节,我知道我不会在走出校门的时候收到你的玫瑰花了,其实如果我肯坚持的话,我知道,这个情人节我一定会等到你出现。原谅我的懦弱,季风,我真的不想再让妈妈失望了。——2007年2月14日
  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跟你牵着手,漫步在古朴恢弘的城墙下面,听你说好听的情话。过马路的时候,我希望你一直走在我的左边,保护我;乘坐公交车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让我搂着你的腰,或者紧紧地护着我……——2007年3月6日
  今天离高考还有60天,班主任紧张的面孔让我觉得好像就要爆发一场战争。我的数学成绩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英语听力每天都在听,你写给我的文综考点我一直在复习,除了累的时候没有你在身边说加油,一切按部就班。——2007年4月7日
  明天就要高考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空荡荡的,大概可能或许,是我想你了。——2007年6月6日
  终于结束了,从考场出来,第一件想做的事情便是拥抱你,可是除了空气,没人看见我脸上的泪水。——2007年6月9日
  你已经好久没有来论坛了,等分数的这段日子里,我经常在午夜来到论坛,我诚惶诚恐地担心会遇上你,却又迫不及待地想发现你也在线,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见一个人叫我,叫我——了。——2007年8月15日
  今天去学校报到,和妈妈坐车经过高新区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男生,我揉揉流泪的眼睛,骗她是阳光太刺眼。
  ——2007年9月1日”
  看过这样一段话:漫长的人生,不过是一棵记忆的大树,它就扎根在我们心里,每一场人生际遇都会挂在上面,那些伤害,是挂在记忆树上的毒瘤;而那些美好,是挂在记忆树上的鲜花。
  泪眼模糊中,看见系统又提示收到了一封信件,是刚刚发来的。我点开,信的正文只有七个字:原来你也在这里。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