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情感

换购来的爱情也昂贵

时间:2017-10-05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换购来的爱情也昂贵
作者:月满天心
  周末,已经是大半夜,粒粒还守在电脑前。
  周粒粒自幼父母离异,她跟母亲相依为命。大学毕业后,执意漂在城市。唯一的爱好就是天南海北旅行,一个人,背着包,山高水远。全价机票买不起,粒粒就在网上买里程,这次打算换购一张廉价机票去腾冲。
  很快,她在百姓网寻到一个信息:12000个航空里程只需800元。粒粒瞄了一眼地址,荷花小区,距离自己的住处不过几站路,便记下了联系人程颐的电话。
  夜里下了一场薄雪,空气有点冷。粒粒戴着大围巾和帽子,举着相机不停地拍,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镜头,说:“你是周粒粒小姐吧,我是程颐。”
  粒粒抬起头,隐隐约约感到两个字:很帅!Prada黑色外套,高高的个子,眼睛很深,嘴唇很宽厚,好像混血儿。粒粒伸出手:“你好。”程颐握住她的手,惊呼一声:“好凉!”粒粒缩回手,低头翻钱包,程颐也没多说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末了互道再见。
  “有钱人还出来卖里程啊。”粒粒把钱包放回去的时候小声嘀咕了一句。程颐本来已经转身,又回过头来,说:“第一,里程在手里过期很浪费。第二,不要以貌取人,我不是有钱人。”粒粒吐一下舌头。
  “戴上手套吧,女孩子的手不经冻的。”程颐说着递上一双手套。粒粒想说不用,却被程颐一抹微笑给征服了。
  粒粒戴着那双手套飞去腾冲,又坐顺路车到了和顺古镇。就算是晚上,这里的温度也有十几度,羊皮手套根本派不上用场。
  她坐在一块青色的大石头上,掏出背包来喝水,又碰到了那团柔软的羊皮。眼前闪动着一个高个子男人深情的眼眸,忽然有了分享的冲动。那是一块巨大的青石,表面很光滑,粒粒翻出刮眉刀,用力刻上两个字:程颐。然后像做贼一样,起身跑开了。
  晚上,粒粒宿在农家院里。漫天的星光。睡不着。手机响,居然是程颐。他说:“你换购到机票没有?我是第一次卖里程呢,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做一下售后调查。”粒粒回答:“没有问题,我已经在云南腾冲。”
  “真的啊,那,美不美?”程颐表现出万分的兴趣,“你很喜欢旅行吗?”
  粒粒突然很伤感,她喜欢旅行吗?不,她只是喜欢那种被陌生环抱的感觉,喜欢在美景中徜徉,好像自己不属于尘世。
  程颐也变得低沉,他说大概能了解那种感觉,人在彷徨无助的时候,就会喜欢和大自然亲近。和历史亲近。
  粒粒差点哭了。遥远的古镇,她好像在人世间寻到了依靠。
  一个礼拜后,粒粒回到自己的城市。粒粒打开QQ,她答应回来之后给程颐发照片。程颐在线等,一张张惊叹,最后说一句:“怎么都是风景,没有你呢?”
  粒粒对着屏幕笑:“我一个人,自然只能拍风景。”
  忘记是从哪天开始,她每天在网上冲浪时,他都会在。他们会谈很多心事,包括小时候的顽劣,但是,却避免聊现实。
  后来,粒粒工作的杂志社在市场持续的低迷中停刊了。她又一次加入到找工作的大军中,每天拼命发简历,参加面试,写文章赚钱,好像好久没有程颐的消息,渐渐就忘记了他的样子。
  半年后的一天,手机上忽然蹦出一段话:“嗨,你还要积分里程吗?我又积攒了一些。”是程颐。粒粒心里一动,忽然想起那副温暖的羊皮手套、腾冲的大青石还有那一晚月色中的闲聊。她忽然很想见他。
  仍然约在荷花小区见面。
  那天他们一起吃了饭,因为程颐说不要钱,反正是出差用不了的积分,还因为他们已经算朋友。程颐又拉着粒粒拐进了步行街的咖啡厅,咖啡的苦涩在清寂的小屋里氤氲。他说:“生活能不能在不停地搅拌下,出现甘甜美味的泡沫呢?”粒粒微怔,她其实一直在使劲搅拌生活,不是吗?纵然买不起房子,得不到爱情。
  又过了一个月,粒粒攒够了一笔钱。手上还有程颐送的10000积分里程,可以换购一张去西藏的机票了。在机场,她居然碰见了程颐,手里也拿着一张机票。
  “你也去腾冲?”
  “我想把你走过的路都走一遍。”程颐紧紧盯着她的眼睛,满眼的深情和期待。
  粒粒忽然恐慌了,她现在一无所有,能守住一份沉甸甸的爱情吗?
  从西藏回来后,粒粒选择了逃跑,换了手机号,合弃了旧QQ号,一切都从头开始。
  无数个夜,她会拿起那副羊皮手套戴在手上。他怎么样了?他那么优秀,应该早就找到女朋友了吧?粒粒开了博客和微博,每天写一些心情上去,包括对程颐隐隐的牵挂和思念。
  粒粒在两年之后终于生活稳定,做了一家摄影杂志的主编,将母亲接到身边一起生活。她再也不用靠积分里程换购的方式来买机票,完全可以穿着最新款的Burberry风衣,买全价机票。
  又是一个薄雪的夜,冷得翻箱找被子,就翻出了那副手套。拿在手里,心里一暖。索性爬起来开电脑,又一次打开换购网页,网页弹开的一刹那,她心里有点堵,有点甜,也有点酸。
  有帖子刺痛了她的眼:程颐要送积分里程换购给粒粒,其他人勿扰……一条又一条。粒粒的眼睛模糊了,最新的一个帖子居然发在一个小时前。后面有人跟帖:何必呢哥们儿,你为了换取积分,已经负债不少了吧。
  粒粒手有些颤抖地拨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她问:“你那些积分,都是自己消费的吗?”
  程颐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说:“开始那一次是我的‘财主’表哥的。平时他不穿的衣服,用旧的手机,不用的里程都给我了。后来的积分就都是我自己攒的了。我也去了和顺古镇,还在那块大青石上坐了一下。我一直在看你的博客,甚至加了你作为关注对象。”又说:“嗨,我为找你的足迹,已经走了很多很多里程,可以换购许多东西的,而且很便宜,你要不要?”
  粒粒想笑,却滑下两颗大泪珠:“免费我就要。”
  总要有一份温暖且贴心的执著,来化解掉包裹灵魂的外壳。原来她不是拒绝,只是冷得太厉害了,要许多的温暖才能化解。
  程颐说:“不是免费,是倒贴,行不行?”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