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情感

城市这么大,再没见过你

时间:2017-10-05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城市这么大,再没见过你
作者:短发夏天
  (1)
  葬礼灰蒙蒙的。慕善跟着人群向前走,小姑在一旁安慰他:“别难过,你妈妈会在天上看着你快乐地长大。”
  他13岁。在大人眼里,仿佛长大就是孩子唯一的出路似的。难道长大了就没有痛苦了吗?慕善想问。
  不远处,一群人抱在一起哭。慕善跟小姑说:“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他沿着广场慢慢地走。没多久,他就看到了一个女孩,她蹲在地上怀抱着双膝,哭泣着。慕善从未见到过一个人可以哭得那么绝望,心像纸张被揉成一团,扔进泪水中浸染,说不出的苦涩和酸疼。
  慕善朝她走近,女孩有所察觉,这才抬起头来。慕善当即愣在那里,他心里想,恐怕这以后,再也不会见到比她更动人的女孩。那双漆黑晶莹的眼睛啊,足够让他死去三次。
  朵瓷并不喜欢她的母亲,她今天是来参加母亲的葬礼,在慕善他们旁边。
  和父亲离婚后,母亲心情抑郁时,就一瓶接一瓶地喝酒。终于她为自己的嗜好埋单,酒驾、车祸,撞在了路边一家商店上,好在除了她,没有任何人伤亡。
  慕善说:“不要怪她,也许她有她的痛苦。”
  朵瓷忽然又哭泣起来:“她根本就没有想过我,她死了我怎么办?难道她不应该即使一个人,也要带着女儿好好生活下去吗?”
  人类有很多罪恶,但脆弱不算是其中一条。
  远处传来叫喊声,朵瓷忽然站起来,擦干眼泪,又看了看慕善说:“谢谢你,祝你好运。”
  “你也是。”慕善说。
  两个孩子互相交换了名字,然后女孩朝远处跑去。慕善觉得,她就像是一只蝴蝶,美丽且轻盈。她将来必然会有精彩的人生,看她父亲的车子就知道了,进口英菲尼迪,本市不会超过三辆。
  而他……他只是个普通人,如同那万千活着的人一样,渺小、脆弱。
  (2)
  也许我们想念的,从来都是那些我们再也没有见过的陌生人。而陪在我们身边的、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对我们好的人,反而没有这种待遇。慕善想。
  在17岁那年,慕善收获了他第一份爱情。隔壁班的女生,叫麦子,是个相当活泼可爱的女孩子。高中时慕善被重点高中录取,麦子差几分落榜,选择了复读。
  慕善很不理解,说:“另一所学校也很好啊,为什么要复读呢?”
  “我只想上你在的那所学校,其他的都不要。”麦子看着他说。
  暑假开始,难得没有学业压力,慕善便去居民区做义工。
  某天傍晚他回来时,看到麦子站在自己家楼下,穿着一条浅蓝色的裙子。慕善第一次看到她穿裙子,很漂亮,也很妩媚。他迟疑好久,才朝她走过去。
  两个人走在湖边,麦子问:“慕善,如果你没有喜欢的女生的话,我、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吗?”
  说出这样的话,究竟要花掉一个女孩多少勇气昵?所以想了很久后,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好好复读吧,我会等你。”
  (3)
  他一直没有再见到过朵瓷,虽然城市这么大。
  直到圣诞,同学们约好去唱K,麦子晚到,慕善只好在外面等她。慕善很少来这样喧闹的场合,他站在一角,嘴里不停地哈着气,忽然他转过头去,看到一个女孩正倚着墙壁点烟。她穿着毛茸茸的大衣,里面是皮质的裙子,露出纤细的腿。她化了妆,涂着艳丽的、红色的嘴唇,细细的香烟夹在其中,说不出的颓废。换作是往常,慕善心里也许会有微微的厌恶,然而此刻,他愣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像那年一样,她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然后也怔在那里。
  他们第二次见面,距离上一次,整整四年。四目相望,时光如同海洋,将他们推向岸的两旁。他记得她,她也记得他。
  只是,他们并没有打招呼,因为身后的一个包间门打开,一群人大声叫着朵瓷的名字:“朵瓷快回来,到你点的歌了!”
  同时麦子从身后跳了出来笑道:“辛苦你了!等了很久是不是?路上一直堵车……你怎么了?”
  “没什么。”慕善摇头,带着麦子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逼仄的通道,麦子挽着他的胳膊,跟他讲路上堵车有多严重,慕善心不在焉地听着。他忍不住回头,看到朵瓷也正好回头,眼睛里,是惊讶、是欢喜、是想念、是沉淀下来的时间。接着她看到麦子放在慕善胳膊里的手,怔了一下,然后自嘲式地笑了一下,转过头去。
  (4)
  一个人如果诚心想找另一个人,终归不是什么难事。慕善做功课到深夜,拿起外套走出去。深夜的街头,风比想象中还要冷,便跑去便利店里买一杯热巧克力,结账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说:“喂,借我10块钱。”
  慕善回头,看到朵瓷。她有点醉了。慕善把钱递给她,她指了指服务员身后的烟架说:“一包红双喜。”接着看着慕善问:“许班长这个时间出来干吗?”
  “买东西。”慕善不愿意说太多,忽然又抬头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班长?”
  朵瓷笑了起来,她当然不会告诉他,自从上一次见过面之后,她就知道了他的一切动向。包括他上一次考试排在第几名、女朋友是谁。她伸手摸了摸他短短的头发,说:“我没钱打车了,送我回家。”
  说完就转身走出去。
  慕善愣住,接着便跟了上去。
  (5)
  “我爸彻底不管我了。有时候想想,觉得我肯定是没什么希望了。”朵瓷烟抽得很凶,几乎是一根接一根的。慕善静悄悄地走在旁边,听她讲她的生活。
  “你不该这么灰心下去。你不是憎恨你妈妈堕落吗?那么为什么,现在你要变成另一个她?”慕善毫不客气地说。
  朵瓷停下来,转过头看着他笑,问:“你会不会瞧不起我?因为我发现我跟她一样脆弱,都没有勇气去追求太美好的东西,怕最终也不能拥有,不如就提前放弃。”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慕善问。
  “那我可以追求你吗?”
  慕善睁大了眼睛,认真地看着朵瓷。她就像他预料的那样,长成了一只花蝴蝶,她想要飞,没有人能拦住她,但假如她停下来,也没有人能够拒绝她。他在她的眼睛里看到像水晶般透明的东西,那是她仅存的一点天真,全部都送给了慕善。
  朵瓷忽然爆发出大笑声:“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瞧你被吓的!好了,我该走了,你也早点回家吧,好好读书,将来去拿诺贝尔奖。”
  她说完,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慕善冲她大叫:“你不是说没钱打车吗?”
  “骗你的!”朵瓷笑着冲他挥了挥手,钻进了车里。
  慕善怅然地回头,朝家的方向走去。可是忽然,他又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慕善!”
  慕善回头,看到朵瓷像子弹一样地飞奔到他面前,并用力地抱着他。
  他愣在那里。
  (6)
  朵瓷去见慕善,她倚在他学校门口的墙上,路过的男生都忍不住打量她。终于他出现了,一看到她,愣了一下,接着他走向朵瓷,问:“你怎么在这里?”
  “来看你。”朵瓷笑笑,说,“我要走了,我爸让我出国念书,大概是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以后还回来吗?”慕善问。
  “不知道,如果在那边开心的话,就没有回来的必要了吧。”朵瓷一如既往地漫不经心。
  两个人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手里捏着各自的可乐。朵瓷忽然将脑袋搭在慕善的肩膀上,轻声问:“将来生活会好一些吗?”
  慕善想了很久才说:“无论生活变成怎样,可能心怀希望总会好过一点。朵瓷,我并不追求太大的东西,只想留住我仅有的微小事物,好比我的父亲、我的学业、我的女朋友……”
  “你爱她吗?”朵瓷打断他。
  慕善低下头去,他知道自己没法骗过朵瓷,因为他连自己都骗不了。可是他说:“爱是什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上帝给我的东西不多,唯有珍惜才是关键。”
  朵瓷笑了,走到慕善面前,低头吻他的嘴唇。慕善愣在那里,那只是一个很小的吻,像蝴蝶一样在他的嘴唇停留片刻,接着便离开了。朵瓷笑着对慕善说:“认识你真好。”然后转身走了,依然像蝴蝶似的一蹦一跳,之后便消失了。
  幕善也笑了,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自由了。因为他再也不用日日夜夜、不知所措地思念她了。那么朵瓷,希望你也能去过自己的人生。假使幸运,我们来日再见。纵使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那么相识一场,也足够我们咀嚼半生。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