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热读

梦里故乡

时间:2017-03-07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梦里故乡
   萤火虫
  萤火虫曾经给我们儿时寂寞而又欢快的乡村生活带来无限的遐想。
  在我的家乡,各家门前都有或大或小的土场子,用来晾晒小麦、稻谷。夏夜,人们坐在土场子边纳凉,边干手工边聊天,而最吸引孩子们的是那忽明忽暗、忽远忽近的萤火虫。我们常放下手中的活儿,追着萤火虫满院场跑。有时抓着了,轻轻地笼在手里,探究它怎么发光,又生怕弄伤了它。
  大人们吓唬我们说:“萤火虫是鬼火虫,不能捉。你们看,远处的坟场里是不是萤火虫最多?”我们盯着坟场,看到那里的确有磷火的微光明灭闪烁,就不敢捉萤火虫了。然而,过不了多久,就故态复萌,又偷偷追逐起翩然飞舞的萤火虫了。
  上学后,学到“囊萤照读”的典故,深为车胤的刻苦精神感动,也禁不住感叹世间生命的神奇与美妙。
  一别故乡多年,偶尔回家纳凉,远处坟场的磷火依旧若隐若现,身边的萤火虫却越来越少了。我常想,没有了萤火虫的故乡,还是心中的故乡吗?
  柿子树
  家乡的房前屋后或丘陵坡地边,都有柿子树的身影。
  春雨过后,柿子树枝开始吐绿。没过多久,柿子树叶你挤我拥,张望着村庄、田野。不经意间,柿子花缀满枝头。夏天,柿子树叶掩映着或大或小的柿子,在烈日下相伴而生。路过的人们,都时常抬头看柿子结的多少。等到柿子大过鸡蛋,孩子们就开始琢磨着偷摘。这是乡村孩子童年的乐事之一。柿子没熟,所以要背着大人们偷偷进行。一般是周末割牛草或打猪草时,到远离村庄的坡边,找离柿子树近而草又多的地方,边割草边观看周围,等待草割得快装不下背篓,就顺便偷摘一些青柿子。有的树不大,柿子压得树枝快挨着地了,伸手就可摘到。更多的则是树大枝高,只能爬上树摘十多个扔下来,然后溜下树装进背篓,再装好草迅速离开。这种青柿子很涩,不能直接吃,就塞进稻田或池塘的淤泥中,一周后再取出来,清洗干净削皮吃。这也“浆柿子”。浆好的青柿子又脆又甜,爽口开胃。
  等到深秋,火红的柿子缀满枝头,成为一道亮丽的乡村景观。房前屋后一树红红的柿子,惹得小鸟经常光顾。主人家就扎一个草人蹲在枝丫间,吓唬馋嘴的小鸟,而丘陵上山坡边的柿子树,大多任其自然。
  故乡的柿子树,一直摇曳在我的梦境里。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