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热读

痴人说梦

时间:2017-04-20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痴人说梦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去过梦乡里,那你绝对不要相信,因为到过梦乡里的人是不能回来的。如果有人告诉你他就在梦乡里,那倒有可能是真的,这时候如果是我,我会环顾四周,而且会感到很害怕。
  梦乡里怎么走?当你看书冥思的时候,当你发呆的时候,当你睡觉的时候,你都可能跑进梦乡里。并且,很有可能,你此刻就在梦乡里。
  之所以要讲这个故事,这与我几天前碰到的一个人有关。
  身为祭丰商行的老板,其实我是很空闲的,因为大小事务都有几个掌柜打理,所以除了偶尔有些大事需要我拿主意,其他时间我都很悠闲。
  那天我在城门口一家茶楼喝茶,因为是清晨,人不是很多。这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落魄的中年男子,头发随意地披散着,很久没打理的样子。这个人我以前见过,好像大家都叫他痴人。他一坐下就不客气地倒了一杯我的茶,然后用有点恐惧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你一定要相信他接下来说的话。
  那天,他也在茶馆里面喝茶,突然有一个人走进来,问他要不要去“梦乡里”玩玩,正好闲着无聊,他随口就答应了。于是那人拉着他走出门去,越走越快,就要看不见路的时候,那人停了下来,他抬头一看,前面是一座巍峨的大牌坊,高耸入云,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梦乡里。这时候他发现,边上的那个人不见了。
  两个守门的门卫看到他要举步,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他感到很奇怪,难道不准进去吗?守门的门卫嘴角一弯,笑着告诉他,一旦进去可就出不来了。他问是不是只准进不准出,门卫说,不是不准出,而是一旦进去自己就走不出来了。他看着前方宽阔的街道,哈哈大笑,难道会迷路不成?
  于是他就大步走了进去。门卫看到他进去后,相视一笑。
  他沿着大路走去,前面出现的景象让他异常吃惊,一切都是如此熟悉,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刚刚喝茶的那条街,不是,明明就是那条街,走过小摊,穿过陋巷,来到那扇熟悉的门前,他停步了。
  他不敢推门,他怕看到里面的人,看到里面那个熟悉的人,这一刻,他感到了恐惧。
  于是乎,他决定回去了。走出这梦乡里,回到他生活了几十个年头的汉阳城。
  他再一次穿过陋巷,走过小摊。城门外的景象让他的腿颤抖起来。没有“梦乡里”的大牌坊,没有那两个门卫,有的只是“汉阳城”三个大字。刚刚来梦乡里的路是通往汉阳城的,而汉阳城外的路,则是通往鄂州城的。他不想去鄂州城,他只想回到汉阳城。
  于是他掉头回去,依旧是那条似曾相识的街道,让他心头一阵恍惚。
  对了,要找到那个带他来的陌生人。他四处寻找,像发了疯一样。终于,在刚才那家茶馆里,他找到了那个人。
  陌生人笑眯眯地看着他。
  “怎么样,梦乡里好玩吧?是不是不想回去了?”
  “这里是哪里?不,我要回汉阳城,快带我回去!”他有点歇斯底里地喊道,完全不顾边上的人投来诧异的目光。
  陌生人的表情还是那样波澜不惊,“你觉得这里和汉阳城有什么不一样吗?说不定这里就是汉阳城呢!”
  陌生人的话让他语塞。他环顾四周,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投影在他的眼瞳里。
  不止他一个人来到了这里,汉阳城的每个人都来到了这里?或者,这里就是汉阳城?
  陌生人好像洞悉了他的心思,哈哈一笑,“其实,在梦乡里还是在汉阳城又有什么区别呢?汉阳城有什么这里就有什么。你看看街上的人,街上的小摊,他们不是汉阳城里面的吗?只要你把这里当做汉阳城,这里也就是汉阳城了。”
  他不明白陌生人的话。
  陌生人接着道:“其实你不用害怕,真正的你还在汉阳城,包括你的肉体和身心,你只是汉阳城里的你的一个想法,汉阳城里的你想要来梦乡里,作为一个想法的你就和我来了这梦乡里。这世界上是否真的有一个梦乡里呢?哈哈,可能有,也可能没有,梦乡里可以无限大,大到有山川有河流,西起昆仑山,东到扶桑岛;梦乡里又可以无限小,小到只是一座汉阳城。梦乡里没有一个实型,你想梦乡里是什么样子它就是什么样子。其实它并不是在这里,而是在这里。”陌生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他还是不明白。于是,他再一次冲出茶馆,往城门方向跑去,希望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觉,希望这一次就能碰到门卫,希望能找到回汉阳城的路。很不幸,“汉阳城”这三个字依旧还在,像是在嘲讽他。
  于是他又跑回去找那陌生人,可是这一次,陌生人也不见了,他问茶馆的伙计有没有见过那个人,伙计只是摇头。他再问伙计这里是哪里,伙计哭笑不得,毕竟他是这里的常客了。
  他又去问别人,不停地问,但是始终没有得到他期望的答案。后来,他干脆去告诉别人,这里是梦乡里,不是汉阳城,渐渐地,人们都把他当成疯子。
  故事讲完了,他抬头看了看我,满是期待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悲悯的神色。
  “你在这儿待多久了?”我问。
  “整整五年了,每天我都跑到城门口,希望找到回汉阳城的路,但路还是那条路,从我进来那天就没有变过。”他有点悲凉地叹了口气。
  我报之以一笑。这时候,店铺的小伙计跑来叫我去签章,于是我欠身起来,付了茶水钱,转身离开前,他似乎还有话要和我说。但是,伙计的马车已经拉到门前了。
  我坐在马车上,掀开帘布,看着路边一个个熟悉的小摊,一张张或陌生或熟悉的脸孔,想着刚才他说的话,不禁背脊生出些许寒意……或许,是天气转凉了吧。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