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文苑

陷阱

时间:2017-02-20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陷阱
   律师杰瑞从写字楼内出来,一个满头白发、病恹恹的陌生老头拦住他说:“年轻人,我们可以谈一谈吗?”杰瑞扫了他一眼:“你是谁?”
  “我是你父亲老杰瑞的朋友。”“对不起,先生,我很忙。”杰瑞眉头一皱,快步走向自己的车。
  “嗨,杰瑞,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父亲给你留下了一大笔遗产!走吧,去我家里,我们详细谈谈。”杰瑞无法拒绝这老头,不由自主地跟着到了他家里。老头的家富丽得像阿拉伯王宫,杰瑞都看傻了!
  饭桌上,自称帕克的老头拿出一块金表,杰瑞一眼就认出,那是老杰瑞的心爱之物。“杰瑞,你父亲老杰瑞是恶名昭著的赌棍、无赖,从小就虐待你,正因为如此,你才离家出走,对吧?你后来被一户好心人家收养了,他们供你读书,直至你成为律师。十多年了,你大概从未与你父亲联系过吧?可是,他给你留下的遗产足够买下十幢我这种豪宅!”帕克对杰瑞的一切了如指掌,使得杰瑞不由瞪大眼睛听他继续说下去。
  原来,杰瑞的父亲老杰瑞在10年前加入了一个犯罪团伙;在团伙头目桑尼的策划下,他们用一种极巧妙的方式,让纽约一家银行价值上亿美元的珠宝不翼而飞。在瓜分珠宝时,老杰瑞与桑尼发生了激烈的争执,一怒之下,桑尼失手杀死了老杰瑞!
  故事讲到这里,帕克情绪有些激动!忽然,他抱着头,浑身开始奇怪地哆嗦起来,杰瑞赶紧喊来了下人约翰。
  “哦,可怜的老帕克,他的头痛病又犯了!快,快给他吃药!”在约翰帮助下,帕克总算缓过劲来了。等约翰退出屋子,他忍着痛又继续说道:“杰瑞,你一定很奇怪吧,你父亲死了,哪有什么遗产?这得说到那个桑尼,他是个很特别的人,他认为老杰瑞虽然死了,可别人却没有权利瓜分他应得的一份,他的遗产理应由他的亲人来继承。”
  这个意外的结尾让杰瑞的心跳加速了,他对此还将信将疑,可帕克随后拿出的文件,却让他心情激动起来,他很清楚那些文件意味着什么。
  “杰瑞,你愿意接受这笔遗产吗?你放心,它们已经完全合法。”
  杰瑞的呼吸紧迫起来,他望望那些文件,又望望帕克,干笑了两声:“先生,如果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我愿意接受这笔遗产。”
  帕克赞赏地一笑:“好吧,咱们可以谈另一个话题了。要得到这笔遗产,我有一个要求,请你帮帮忙,杀死我这个老东西!”“什么?不!”杰瑞吃惊得跳了起来。
  “难道你不想替你父亲报仇?你心里应该清楚,我就是那个杀死你父亲的桑尼!”帕克也激动地站了起来,但疼痛却迫使他弯下腰,不停地抽着冷气。
  杰瑞露出惊愕不已的表情:“是的,我很清楚你就是桑尼,可我从没想过替我父亲报仇,因为我恨他!不,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帕克苦笑一声:“看看我正忍受的痛苦吧,年轻人!我曾经3次试图杀死自己,可都因为恐惧而失败了。帮帮我吧,杰瑞!帮助我投入死神怀抱,彻底摆脱这个恶魔!”
  杰瑞还是摇头:“不……杀人是有罪的,哪怕是帮人自杀!”
  “在某些情况下杀人是无罪的。”帕克拍着杰瑞的后背,“放心吧,孩子,我早想好了,我可以装作持枪绑匪绑架人质。这个时候,你用木棒砸向我的脑袋,那样,你就可以没有一点麻烦,因为人人都看到了,你是见义勇为!”
  杰瑞沉默好半天,说:“帕克先生,我可以看看那些文件吗?”
  “当然!”帕克刚把文件递过去,忽然,又一阵猛烈的疼痛袭来,他晕了过去。
  看着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帕克,杰瑞问约翰要不要请个医生?约翰说不必,医生现在也无能为力,他要杰瑞先回去,等帕克先生醒过来,会给他打电话。
  第二天傍晚,帕克果真打来了电话。
  “我在道森大街152号,这里是一家小酒馆。半小时后,我会举枪乱射,并劫持一名人质从门里退出,你等候在门口正好给我这颗痛苦不堪的头颅来那么一下。记着,下手要狠,不要让我痛苦!我的律师会遵照我的遗嘱,把遗产交到见义勇为者手中。但是你要是不来,我就会朝闻讯赶来的警察射击,让警察的枪弹射穿我的脑袋,那样,你就一分钱也得不到了。”没等杰瑞说些什么,帕克的电话就挂断了。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杰瑞一路犹豫,要不要这样做呢?那些文件他可看得太匆忙了点!可是,想起那座富丽堂皇的豪宅,想到那笔巨额遗产,杰瑞脑子一热,不由加大油门,飞快地向道森大街驶去。
  杰瑞找到酒馆,正好听到几声枪响和人们的尖叫。他看了看表,还不到半小时,帕克提前动了手。他赶紧手握木棒大步走了过去。酒馆的门被满头银发的帕克给撞开了,他拿着枪,挟持一名妇女,从酒馆里跑出来。他演得可真像那么一回事!杰瑞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木棒狠狠砸了下去。
  众人目瞪口呆。
  “哦,可怜的老帕克,他死了!”一人检查了他的尸体后喊叫道。另一个酒馆老板模样的人,望着还在发呆的杰瑞,问道:“您是杰瑞先生?”杰瑞的眼神默认了这一点。
  “哦,上帝呀,真是这样!”他吃惊地喊了起来。杰瑞很惊讶,那人向他解释,帕克是这酒馆里的常客,两年前他宝贝女儿不幸遇害后,他便常到酒馆借酒浇愁。一个月前,他忽然花光所有积蓄,租了一幢豪宅,雇了几个佣人,说是要在临死前,做几天大富翁。
  “他租了一幢豪宅?”杰瑞很吃惊。
  “是啊,我们都认为这老头不太正常了!可说老实话,谁要摊上他女儿那种事还很正常,倒才真的奇怪呢!”
  “他女儿出了什么事?”
  “啊,先生,那可是件轰动全国的大案!一名变态杀人狂杀害了7名年轻漂亮的女孩,帕克先生的女儿也在其中。而他的辩护律师钻了法律的空子,让他逃脱了法律的严惩,那位默默无闻的律师也因此成了著名的大律师。帕克先生痛恨那位律师。要不是他,那畜生哪能逃脱惩罚?”
  杰瑞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那人还在往下说着。
  “就在半小时前,帕克喝多了酒,他告诉我说,他得了绝症就快要死了!他想利用自己的死,让那个惯于玩弄法律的律师也受到法律的玩弄。等一下他会上演这辈子最精彩的一出好戏!一个叫杰瑞的律师,马上要用木棒杀了他!说着,他掏出手枪放了几枪,然后,他拉着我太太,让她送他回家,结果,一出门,就挨了你一棒!杰瑞先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杰瑞手里的木棒掉到了地上,他明白,自己落入了一个陷阱,一个精心设计的法律陷阱!那人提到的辩护律师正是杰瑞本人。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