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文苑

坏孩子能和雪人一起长大吗

时间:2017-04-20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坏孩子能和雪人一起长大吗
  我一进教室,韩子的雪团就迎面飞来,我的脸一阵冰冷。全班立即嘘嘘,我听见有人小声说:“韩子,这次你死定了。”
  在19班,没有人敢招惹女生方小鱼。可韩子见我满脸雪花的样子居然笑了,他说方小鱼你还没被雪花打过吧,好玩吗?
  就因为这句话,我捏紧的拳头松了。是的,自从母亲去世,父亲再续后,我就再也没有打过雪仗了。这件事后,我开始注意这个叫韩子的男生,黑、微胖、个子矮。
  韩子和我不一样,他永远坐在第一排,从不逃课,成绩优异。而我方小鱼,则永远在最后一排,没有同桌,不开心就逃课去大街上漂移。突然有一天,韩子走到我面前,往我手里塞了一张纸条后匆忙离去。韩子在纸条上问我:“方小鱼,我可以和你同桌吗?”
  此后,韩子从第一排搬到了最后一排。上课我睡觉醒来,书上是他帮我写满的笔记。韩子和别人不一样,他不说话,只是笑。
  不知什么时候起,放学后韩子开始等我。我漫不经心抬头时,韩子努力地朝我招手,然后拍拍他的单车后座。韩子送我回家,一路上韩子依然不说话,只是吹着好听的口哨,每天如此。
  高二上学期末,我开始被频繁请家长。办公室里父亲用高分贝的声音骂我。我抬头,看见韩子趴在门外,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他问我:“方小鱼,你真的要转学吗?”
  我没有转学,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前提是我的成绩必须进前三十。韩子急了,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骂我:“方小鱼,你觉得你逃课是英雄吗?你好好学习会死吗?”
  我的脸刷地一下子红了。于是,我的耳光就在韩子的脸上清脆地响起。韩子没哭,他静静地走出了教室。韩子的背影消失那刻,我的眼泪淌了下来。
  第二天韩子没来上课。我骑着单车在他家的小区附近一直转悠到黄昏。之后,我好几天没见到韩子。一个下雪天,韩子又突然出现,他在我家楼下大声地喊我:“方小鱼,方小鱼!”
  在铺满大雪的广场,韩子堆了一个雪人当礼物送我。韩子问我:“方小鱼,雪人会长大吗?”我摇摇头说不知道。韩子又在旁边堆了一个,他说,那么,方小鱼,我们一起长大吧。
  没想到,韩子说这句话的意思,竟然是他也开始逃学了。我在网吧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含着一根烟。我骂他:韩子,你有病啊,这里是你待的地方吗?韩子不说话,只是咧着嘴笑。
  韩子因为上网,也被请了家长。办公室,我看见一个女人指着他疯了似的跺脚。韩子低着头,不停地抹眼泪。放学时,韩子拦住我了,他把单车狠狠地摔在地上,愤怒地看着我说:“方小鱼,是你向老师打的小报告说我去上网的吗?我再也不理你了。”
  我怔在那里,韩子扶起单车飞奔而去。我的心像被刺了一下,很疼。路过广场时,我看见韩子坐在广场边的长椅上喝酒,单车倒在一旁。他见我来,起身推单车就要走。我一把抓住车头喊道:“韩子,你别管我怎么样,我不要你管,我讨厌你的单车,讨厌你为我写的笔记,讨厌你堆的雪人。”
  说完我飞快地跑了。我听见韩子的单车倒在地上发出让人心碎的声音。
  韩子从最后一排搬走了,我继续逃学。这样的状态一直从冬天到夏天。但我的桌箱里,每天都会有他偷偷塞进去的笔记。其实韩子一直没离开过我,每天放学,他都悄悄跟在我后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的桌箱里又出现了韩子的小纸条。他写道:“方小鱼,我们和好好吗?”我拒绝了。期末考试的成绩下来时,我早已买了去广州的车票。我写了一封信给韩子,放在他的桌箱里。在信里,我对他说:“韩子,其实你是方小鱼17年来最好的朋友。”
  我是刚到火车站时,韩子出事了。我看见一辆单车倒在出租车前面,地上有一摊鲜血。我认得出,那是韩子的单车。我扔下行李,不顾一切地跑向医院。
  见到我,韩子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来,惊奇地说:“方小鱼,你没走啊。”然后又开始朝我笑。我的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韩子却开玩笑说:“方小鱼,你来看我应该买一束花才对啊。”我含着泪水,转身,掏出车票,撕成了碎片。
  韩子的一条腿瘸了。他再也不能骑车。出院那天,我骑单车去载他。我说,韩子,以后放学后换我载你好不好?韩子不说话,我回头,看见韩子两行泪水早已流到脸颊。
  我搬到了第一排,和韩子同桌。我不再逃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演算习题。可韩子却开始躲着我,放学后,他会悄悄溜走。他不愿我载他,不愿意我去找他。
  高三上学期期中考试,我的成绩从倒数冲进了前三十。我去找韩子,我在他家楼下,学他大声地喊:“韩子,韩子。”韩子裹得粽子似的走出来。不知不觉中,天空又飘起了雪。韩子说,方小鱼,我们吃完饭去堆雪人怎么样?我扑哧地笑出来。
  我们来到广场,看到很多孩子在堆雪人。韩子也一瘸一拐地跑到一头去,然后喊我:“方小鱼,你快扔雪团吧,快用雪团打我啊。”
  高三下学期,韩子却不辞而别。后来听老师说,韩子的父母几年前在一场泥石流中去世了,他是被姑姑接到城里上学的。韩子回了老家。听说他不想再上学了,那里有他日思夜想的爷爷。我询问到他老家的地址,给他写过很多封信,可是,韩子始终都没有给我回信。
  17岁生日那天,没有下雪,我推着单车独自来到广场,在那里一直坐到天黑。那晚,我梦见了韩子,梦见了漫天飞舞的雪花,梦见了韩子堆的雪人。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