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 > 文苑

在考研基地的日子

时间:2017-04-20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在考研基地的日子
  我的高考成绩不是很理想,填志愿时随便找了个学校、选了个听着热门的专业。于是,我稀里糊涂地上了本省的一所师范大学,在生命科学学院读生物工程专业。
  到了大学,我发现跟自己情况相似的人不少:父母没啥文化,高中老师没工夫指导二本学生填志愿。想拿大学当跳板,一股脑儿地选了自认为有前景的专业。
  新生报到那天,看到学校破败的大门和低矮的楼房,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走进系楼大厅,迎面看到院系考研榜,我和老爹不由得停下来看得目瞪口呆,中科院、北大、复旦、浙大、南开……都是我曾向往的学校。我想象着四年后自己上榜,恨不得立马变成照片贴在上面,我那颗被高考粉碎的心又奔腾着复活了,老爹看着光荣榜的表情让我难以忘怀。
  军训后,辅导员请来师姐们给大家讲大学生活应该怎么过,师姐们讲得很实在:来这就是为了考研。我们听得心领神会,我们确实是来考研的。师姐的经验是:考研,英语很重要,政治不必慌,专业课待定。
  随后的老乡会上,主旋律还是考研。刚入学的日子里,只要是超过三个人以上的场合,考研是绕不开的话题,哪怕是闲聊,七拐八拐就绕到考研了。
  大一下学期,当年考研成绩公布后,系里组织了考研经验交流会。比起入校时看光荣榜,这下我们看到的可都是考研成功的真人了。阶梯教室人满为患,过道走廊也都是人。如何准备考研的讲座我们听得多了,但那天我们气炸了。因为,很多外校老师称我们学校是考研基地,说我们从大一就准备考研,没有全面发展,我们只是年龄大点的中学生,动手能力太弱……我很愤慨,埋怨之后我能做的就是加强自己的实验课。但是,我对专业越来越厌恶,我忽然发现自己选了高中成绩最差的那门课。
  大二,我们提前开学,主要是要负责接新生。当我把新生接到系楼时,新生看到了醒目的光荣榜,他们脸上的惊讶、羡慕和憧憬,我真是太熟悉了。我不由得感慨时光飞逝,又觉得一年来似乎什么都没变,那种莫名的思绪让我心头一紧,我知道考研离我更近了。学弟问我关于大学的事,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怎么就聊起了考研。学弟全神贯注地听着,生怕漏过细节,当听到我打牌、上网、打球时,他问:“师哥你不考研吗?”我很自然地说,现在先玩,考研大三再想。他嗯哼了几句跟我告别,似乎志不同不相为谋。
  之后,我见识了另一个考研群体——校漂族。在这里,很多名落孙山的学子对考研依然孜孜不悔。这些夏季被学校赶出宿合的可怜人,留在学校继续着考研梦。
  大二,我实在无法忍受实验室了!不是我不喜欢做实验,而是空旷的实验室里,除了课本、实验台、椅子外,我找不到其他可以利用的实验器具。因为专业太前沿,我们学校没条件开设实验课,可恨的是连凳子都不够,我去晚了站着,去早了女生投来一个微笑后继续站着。实验课上,听到的是老师无休止的抱怨和一字不差的课本复述。想到研究生天天泡在实验室里我就害怕,我是真不想考研了。
  大二下学期,我被马列老师的课堂打动了。老师年纪不大,说话风趣给力,他会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在解决问题时戛然而止,让人不由得去思考问题。他让我重新打量考研的想法,放弃考研不再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了。
  大三,教室里开始有男生上自习了,大一大二过得有多快,考研来得就有多快,部分同学在大二下学期就已经联系导师了。我也加入了自习队伍,我作出有生以来最大的决定——跨专业考研。我知道这是一场赌博,我天真地以为自己能赢。
  跨专业我是有思想准备的,政治、英语、数学对我来说不是难题,专业课就是考本专业也得重新学习,跨专业多走不了几步。班级内跨专业不只我一个,跨的也是五花八门。我开始疯狂地学习,我订阅了三份报纸,借书证感觉不够用,我是打算拿出高三干劲读大三,拿出个别同学高四的干劲读大四。但是,书看得越多我越不想考研了。
  学长们就要考研了,身在“考研基地”的我们也进入备战状态,我们曾经希望大三就能考研,此刻是恨不得时间过得再慢点,或者倒回去,班上没有人再说提前毕业的话了。随着准备的深入,我发现自己低估了跨专业的难度,我以为专业课喜欢就一定能学会,但我没弄明白学科二字意味着什么,其实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单相思。要改专业还来得及,可是我根本不想学本专业。
  大三暑假,辅导班开始授课了。几百人挤在没有空调的礼堂里,什么滋味不必多说。我不是不能吃苦,只是我感觉没必要吃无谓的苦。我卖了听课证,回家向老爹坦白,老爹气得说不出话来。
  大四上学期,别人都在全力冲刺,白天我挤着公交去学车,晚上在宿合上网、打牌。我有意躲避考研,绝对不去教室、自习室。考研日期临近,我提前回家,我打算过了寒假就出去闯闯。然而,过年期间我被父母强烈批判,轮番轰炸下我顺着家里的意思提前回校准备公务员考试。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研究生面试还没有结束时,我同时考上了选调生和公务员。
  考上公务员后,我想了很久,我决定不出去闯了,老老实实去上班。其实在放弃考研的时候,我已经向现实低头了。放弃考研对我来说曾是一件天大的事,也是我至今作出的最大决定,我到现在也不确定,放弃考研跟选择公务员职位哪个更难把握。如今想来,我不认为考研是强加给我的想法,考研是我高考失利后试图自我证明的手段,是我继续宏大理想的必经之路,是我不愿复读后打心底发出的强硬声音,是我年少轻狂时心比天高的现实写照,是一种缘自心灵伤疤的情绪宣泄。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