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人生感悟 >

我爱老虎

时间:2016-11-25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我爱老虎
   仅从视觉形象上,老虎之威猛大气、沉稳自尊、雍容华贵,便令人喜爱并心生景仰之情。老虎之美,具有一种无可替代的震慑性,看一眼就会被俘获、被征服。那一刻我会忘记它原本是一头凶猛的野兽,一个强壮的生命活物,而将其当成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来欣赏。它雄健优美的体态与斑斓鲜艳的毛色、独处的尊严与高傲的神态、端庄的品相与丰富的个性,历经了大自然上百万年雨雪风霜的锤炼,才孕育演化而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老虎这种动物出现在我们这个地球上,一定负有神圣的使命——向人类展示大型野生动物的雄浑之美、无敌的力量之美。
  半个多世纪前,我出生在杭州。那个瘦弱而好奇的女孩,曾在春游秋游时多次去过虎跑泉。有关两只老虎“刨地作穴”的诗意传说、源自幽谷裂隙中清澈甘甜的泉水,给予她对于老虎最初的美好印象。在她的人生之初,“老虎”从一开始就同泉水、梦想、侠义、仁慈相连;这一烙印是如此深刻牢固,以致她后来一直拒绝关于老虎凶狠残忍的种种定义。
  多年后的一个秋日,我步行去虎跑泉附近的动物园。黄昏时分,山林静谧,通往狮虎山的林间小径,空无一人。忽然,从茂密的树林中,传来几声低沉而愤怒的吼叫,渐而轩昂激扬,震耳欲聋,近得好像就在身后,不由吓得停住脚步。那声音似从几头猛兽的胸腔深处发出,经过敞阔的喉咙时被迅速扩音放大,虽短促却浑厚,虽嚣张却也节制。吼声此起彼落,如黄钟大吕,在山谷里震荡,连空气都震动起来,一时落叶纷纷。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倾听虎啸——如同数枚炮弹齐发,碎片崩裂,全方位地倾覆下来,然后四散弹开经久不散。那吼声拒人千里,竟使我瑟瑟寒战——不是恐惧,而是震撼。我在虎啸声中沉吟良久,打消了烦扰它的念头,然后,转身离去。
  我爱老虎,始自虎啸。
  那是一种人类永远无法听懂,也从未试图去聆听的语言。虎啸声声,似呐喊更似控诉,似威吓更似哀号。那个愤世嫉俗的声音中,没有丝毫谄媚与讨好的元素,只有强烈的质问与斥责。那其中包含了太多人类无法破解的信息,每一次,我都在虎啸中迷惘而心悸。
  我开始积累有关虎的知识:虎起源于地质年代的第三纪。世界上的虎,均由古食肉类中的真猫类进化而来,后分化为猫族和豹族,虎为食肉目、猫科、豹属。从古至今,虎一直是其领地上无可争辩的统治者,在自然生态环境中,处于食物链的顶级,素有兽中之王的美称。虎的原产地是亚洲,后来一直存在并分布于欧亚大陆,而美洲、澳洲、非洲那三大洲,历史上并没有土生土长的本地老虎。这么说来,老虎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远远不够,除了大熊猫之外,老虎也可称得上是地球上陆生野生动物中的顶级珍稀物种。
  我爱虎,是因为老虎所具备的优良品性,我都不具备。
  其实我们很清楚人类(至少是一部分人)为什么爱虎。尤其是中国人,最喜欢的是老虎额头上的那个所谓的汉字“王”。梦想称王称霸的那些人,“拉大旗作虎皮”把我们当做“山大王”来膜拜,企图假借老虎的威力给自己壮胆。
  一些口口声声爱虎的人,把虎皮铺于卧榻或是挂在墙上炫耀;为了“与虎谋皮、谋骨、谋血肉、谋虚名”而设下重重陷阱捕杀老虎,并无情地毁坏了原始森林,破坏了我们的栖息地。难怪汉语中有“俗人爱虎”之说,确实颇有来由。试问人类:地球上曾经如此庞大的野生老虎群体,如今为什么已处于濒临灭绝的边缘?那些对维护欧亚大陆动植物物种数量的动态平衡起了重要作用的老虎们,它们如今都到哪里去了?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