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人生哲理

母亲的特赦

时间:2016-11-25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母亲的特赦
   如果说爱如花般甜美,那么母亲就是那朵最甜美的爱之花。
  所有知道“甄子丹”这三个字的人都会冠我以“很能打”的标签,其实他们不知道,甄子丹的母亲更能打。
  母亲对于中国功夫,有着深厚的情感和造诣。早在1984年她就夺得世界太极拳锦标赛冠军,并在美国创立了中国武术研究所,还担任过哈佛大学、波士顿大学的武术教练,并被美国最著名的武术杂志《黑带》评选为20世纪最有影响的武术家之一,而且是唯一入选的女性。直到今天,每当我仔细端详母亲瘦小得让人怜爱的身躯时,都不禁感叹那无尽的能量与热情竟能由此而发!
  11岁随父母移居美国后,我就进入母亲已在波士顿开设的武馆里习武,也见证着母亲以新移民的身份在陌生的环境里开创的通常专属于男性的事业。而那一长串被低调母亲刻意封存的履历,却是从小习武的我最为敬佩与信赖的参照印迹,我笃信沿着母亲的步履走准没错。
  武术哲学讲究“践形尽性”,母亲教导我认知武术乃至人生的方式,真正秉承了这一点。擅长器乐的父亲在我很小时就教我弹奏钢琴,但我并不喜欢,我宁可清晨5点起来和母亲习武。有时我刚练完武,手掌上的血泡还在渗血,就被父亲叫去弹琴,我自然不乐意。母亲看出我的“形”和“性”,就劝父亲:“让儿子自己从乐器和武器中选择!”最终,我得到“特赦”——优先习武,弹琴自便。
  在习武的强度上,母亲也不作强求,只是常问我一个问题:“与人刀剑相向时,你相信自己的身手吗?”这句充满禅意的警示让我在平时练习时不敢懈怠,也自叹母亲确是一位太极高手,对任何事情都有着“四两拨千斤”的智慧。
  在我十六七岁的成长关键时期,母亲动员我回北京武术专业队将多年的武艺“淬火”一番。我当然不想远离家人,但我信赖母亲的眼光,于是抛开所有眷恋,只身前往北京市什刹海运动学校武术队接受了两年多的训练。我19岁学成回到美国,当年就获得全美武术冠军,并通过母亲的一位学生的介绍,从此踏进香港影视圈。
  很多人对我演艺事业的评价都是“大器晚成”,我赞成这样的评价。在影视圈里沉浮了20年的我,出演了三四十部影视作品还未见大红大紫,更糟糕的是当时还因尝试自己导戏借了不少高利贷,以致事业和经济都陷入低谷。那段茫然的日子,我用抽烟排遣压力,烟瘾越来越大。有一天,母亲来片场探班后终于忍无可忍,说:“我跟你比一比吧!从今天起,我戒掉喝了30年的茶,你戒掉抽了3年的烟,看谁赢!”事后听妹妹说,母亲从那天起果真不喝茶了,而我无可推托,就此戒了烟。
  那次陪母亲看李云迪的专场音乐会,见母亲陶醉在行云流水般的音乐之中,我忍不住问道:“如果现在有机会让你重新选择,你会让我习武还是练钢琴?”母亲为难地耸了耸肩:“很难说。我现在可以看到你今天的路这样宽阔,当然不会选择别的路。可当初假如逼你弹琴,说不定你也能成为很有名的钢琴家。只是,如果是一个不开心的钢琴家,我情愿不要……”
  也许你们会觉得她又在耍太极。不过我想感谢母亲:感谢她那一手“推己及人”的好太极!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