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感人至深

卡萝兰

时间:2016-11-25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卡萝兰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卡萝兰的妈妈带她去最近的大镇上买校服。爸爸中途下车,去火车站。他今天要去伦敦见几个人。 
  卡萝兰挥手对爸爸说再见,然后跟妈妈去镇上的商店买校服。卡萝兰看中了几副绿色的荧光手套,可妈妈不肯给她买。妈妈想买的是白袜子、学校女生穿的海军蓝内衣裤、四件灰色衬衣、一件深灰色的短裙。 
  “妈妈,这些东西,灰衬衣什么的,学校里每个人都穿,但没人有绿手套。” 
  妈妈不理她,忙着跟售货员说话。两个人商量应该给卡萝兰买哪件毛线衫,最后定下的那件松松垮垮的,大得让人难堪。她们觉得等卡萝兰个子长高以后,这件衣服正合适。 
  卡萝兰逛来逛去,看放在架子上的一排雨靴。雨靴做成各种小动物的样子,有青蛙,有鸭子,有兔子。她又溜达回来。 
  “卡萝兰?哦,原来你在这儿。跑哪儿去了?” 
  “我刚才被外星人绑架了。”卡萝兰说,“他们是从外太空来的,拿着激光枪。可我还是把他们骗了。我戴上假发,装出外国口音哈哈笑,就逃出来了。” 
  “好啦,亲爱的。我觉得你应该多用几个发卡,你说呢?” 
  “不。” 
  “好,咱们还是保险点儿,买半打。”妈妈说。 
  卡萝兰什么都没说。 
  开车回家的路上,卡萝兰问:“那套没人买的房子里有什么?” 
  “我不知道,估计什么都没有吧。多半跟咱们那套房子一样——我是说咱们刚刚搬进来的时候——有几个空房间。” 
  “我能从咱们的套间进到那套房子里吗?” 
  “不能,除非你能穿过墙壁,亲爱的。” 
  “噢。” 
  差不多到吃午饭的时候,她们才回家。太阳亮晃晃的,但天气还是很凉。卡萝兰的妈妈打开冰箱瞧了瞧,只找到一个小得可怜的番茄,一片上面长了一层绿东西的奶酪,面包篮里只剩下一个硬壳面包。 
  “我得赶紧去商店跑一趟,买点儿炸鱼条什么的。”妈妈说,“想一块儿去吗?” 
  “不想。”卡萝兰说。 
  “随你吧。”妈妈说完,走了。紧接着又回来了,拿上钱包和车钥匙,又出门了。 
  卡萝兰觉得无聊极了。 
  她胡乱翻着妈妈正在念的一本书,讲的是一个遥远国家的事。当地的人拿一块白布,用蜡在上面画画,再把画了画的布浸到染料里;然后用蜡在上面画更多的画,重新浸在染料里;最后把布放在热水里煮,把上面的蜡煮掉,拿出来以后就成了一块漂亮的料子。他们这才把这块料子放在火上,一把火烧成灰。卡萝兰觉得这么做简直没道理,她希望那些人做得开心。 
  她还是无聊,妈妈又老是不回来。 
  卡萝兰发现厨房门框上有一把钥匙,于是她把一把椅子推到厨房门边,站在椅子上伸手朝上够,够不着。她跳下椅子,从扫帚柜里拿出一把扫帚,重新爬上椅子,用扫帚朝门框上一扫。 
  哗啦。她爬下椅子,从地上拾起钥匙,胜利地笑了。接着,她把扫帚倚着墙边放好,走进客厅。 
  家里人根本不用这间客厅。这里的家具都是从卡萝兰的奶奶那儿继承来的。有一张木头咖啡桌、一张靠墙桌、一个沉甸甸的玻璃烟灰缸,还有一幅油画,画的是一碗水果。卡萝兰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画一碗水果。除了这些东西以外,这间房子空着。壁炉架上没有小摆设,没有雕像,没有钟,没有一点儿东西让人觉得舒服,想在这间屋子里住。 
  这是一把老钥匙,黑糊糊的,握在手里冰凉,比别的钥匙凉得多。她把钥匙插进锁孔。门锁发出让人高兴的“喀嚓”声,顺顺当当打开了。 
  卡萝兰停住脚步,竖起耳朵听。她知道不应该开这扇门,想听听妈妈回来没有。她什么动静都没听见。卡萝兰这才伸手握住门把手,一转,门开了。 
  打开的房门后面是一条黑黢黢的过道,原来的砖墙连影子都瞧不见,好像从来没有那堵墙似的。过道里传来一股冷飕飕的霉味儿,像一种非常非常老、动作非常非常慢的东西。卡萝兰走了进去。 
  她不知道那套空房间是什么样儿——如果这条过道真的通向那儿的话。卡萝兰提心吊胆地沿着过道向前走,总觉得这个地方十分熟悉。脚下铺着地毯,她自己房间里铺的地毯就是这种;墙纸也是家里用的那种墙纸;过道墙壁上挂着画,和她家里挂在过道上的画一模一样。她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在她自个儿的房间里,她哪儿都没去。她摇晃着脑袋,糊涂了。 
  她盯着墙上的画:不,跟家里挂的并不完全一样。她家过道上的画上面是个男孩子,穿着老式衣服,盯着一串水泡出神。可在这里,他脸上的表情变了——他望着水泡,好像正打算对这些水泡干出什么非常坏的坏事似的。还有他的眼睛,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卡萝兰盯着他的眼睛,使劲琢磨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就在她刚要琢磨出来的时候,有人叫了一声:“卡萝兰?”声音像她的妈妈。 
  卡萝兰走进厨房,声音就是打这儿来的。一个女人站在厨房里,背对卡萝兰。背影有点儿像卡萝兰的妈妈,只是……只是,她的皮肤太白,白得像纸一样;只是,她高了些,瘦了些;只是,她的指头长了些,不停地动弹,指甲是暗红色的,有点儿卷,尖尖的。 
  “卡萝兰,”那女人说,“是你吗?”她转过身来。她的一双眼睛是两颗又大又黑的纽扣。 
  “吃午饭了,卡萝兰。” 
  “你是谁?”卡萝兰问。 
  “我是你的另一个妈妈。”女人说,“去告诉你的另一个爸爸,说午饭做好了。”她打开烤箱门。 
  突然间,卡萝兰发现自己饿坏了,味道真香啊。 
  “快去呀。” 
  卡萝兰沿着过道,朝爸爸书房的方向走。她推开房门,书房里有个男人,坐在键盘前,背对着她。“你好,”卡萝兰说,“我——我是说,她说午饭做好了。”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他的眼睛也是两颗纽扣,又大又黑,亮晶晶的。 
  “你好,卡萝兰。”他说,“我都快饿死了。” 
  他站起来,和她一块儿走进厨房。他们在餐桌边坐下,卡萝兰的另一个妈妈端上午餐:一只很大的鸡,烤得黄澄澄的,配着炸马铃薯,煮小青豆。 
  卡萝兰大口大口地吃着,好吃极了! 
  “我们一直在等你,等了好长时间。”卡萝兰的另一个爸爸说。 
  “等我?” 
  “对,”另一个妈妈说,“没有你,这儿不像个家的样子。我们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来的,我们会组成一个非常好的家庭。再来点儿鸡肉?” 
  这是卡萝兰吃过的最好吃的烤鸡。她的妈妈有时候也做烤鸡,但鸡总是真空包装,要不就是冻鸡,肉干巴巴的,什么滋味都没有。要是换了卡萝兰的爸爸做菜,他会买真正的鸡,可做法稀奇古怪。比如把鸡放在葡萄酒里炖,往鸡肚子里塞李子,要不就是烤之前涂许多面粉。一般说来,卡萝兰碰都不要碰。 
  她又来了点儿鸡肉。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还有另一个妈妈?”卡萝兰小心地问。 
  “你当然知道,每个人都有另一个妈妈。”另一个妈妈说,黑纽扣眼睛一闪一闪的,“吃完午饭以后,你可以在你房间里和老鼠玩儿一会儿。” 
  “老鼠?” 
  “楼上的老鼠。” 
  卡萝兰只在电视上见过老鼠,从来没有当真见过一只。她巴不得能跟老鼠玩儿。看来,今天过得蛮有意思。 
  午饭吃完后,她的另一个爸爸、妈妈洗碗碟,卡萝兰从过道回她的卧室——她的另一间卧室。另一间卧室和家里的卧室不一样,比如它的颜色是一种让人不太舒服的绿色,还带点儿怪里怪气的粉红。卡萝兰不喜欢在这间屋子里睡觉,可这间卧室的颜色比她自己的卧室有意思多了。 
  这里好玩儿的东西多极了,她一辈子都没见过:拧上发条就能飞的小天使,在卧室里扑腾着,像吓得到处乱飞的麻雀;彩画书,书一动,上面的画就变来变去,动个不停;小小的恐龙脑袋,她一走过,两排牙齿就会吧地一下咬紧;还有一个大玩具盒,里面装满各种各样的有趣玩具。 
  突然有个黑东西飞快地跑过地板,钻进床底下不见了。卡萝兰跪下来,朝床底下张望,五十只小小的红眼睛瞪着她。 
  “你们好,”卡萝兰说,“你们是老鼠吗?” 
  它们从床底下钻出来。外面太亮,它们一个个直眨巴眼睛。它们的毛短短的、黑黑的;长着小红眼睛;粉红的小爪子和很小很小的手一样;背后拖着一根粉红色的尾巴,上面没长毛,像长长的、光溜溜的虫子。 
  “你们会说话吗?”她问。 
  个子最大、毛最黑的老鼠摇摇头。卡萝兰心想,它脸上的笑容真不讨人喜欢。 
  “那,”卡萝兰问,“你们会什么?” 
  老鼠们立刻围成一个圈子。然后,老鼠们玩儿起了叠罗汉,一些老鼠垫底,另一些爬到它们背上。老鼠们很小心,动作却一点儿也不慢。最后成了一座金字塔,那只最大的大老鼠站在塔顶。它们唱起歌来,声音又尖又细,颤巍巍地: 
  我们有牙齿,我们有尾巴。我们有尾巴,我们有眼睛。我们早来了,在你倒下前。你就瞧着吧,瞧我们站起来。 
  这首歌不好听。卡萝兰肯定自己以前听过这首歌,或者是另外一首差不多的歌。可她记不起是在哪儿听的。 
  就在这时,金字塔塌下来。老鼠们一哄而散,快极了,一片黑,朝门口跑去。 
  这时,另一个楼上的疯老头儿站在门口,两手捧着一顶黑色的高帽子。老鼠们乱哄哄地爬到他身上,扎进他的口袋,溜进他的衬衣,拱上他的裤腿,钻入他的衣领。最大的那只还爬上老头儿的肩膀,揪着他长长的灰白色大胡子,一荡,荡过那双又大又黑的纽扣眼睛,跳上老头儿头顶。老头儿把帽子朝头上一扣,大老鼠不见了。 
  “你好,卡萝兰,”另一个楼上的老头儿说,“我听说你来了。老鼠们该吃饭了,不过你可以跟我上去,瞧它们开饭。想去吗?”老头儿的纽扣眼睛里有股馋劲儿,卡萝兰有点儿害怕。 
  “不,谢谢您。”她说,“我要去宅子外面探险。” 
  老头儿很慢很慢地点点头。卡萝兰听见老鼠们唧唧喳喳交头接耳,她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不想听懂它们在说什么。 
  她沿着过道向外走,她的另一个爸爸、妈妈站在厨房门口,脸上的笑容一模一样,慢慢地向她招手。 
  “去外头好好玩儿。”她的另一个妈妈说。 
  “我们就在这儿等你回来。”她的另一个爸爸说。 
  卡萝兰走到大门口,回头一看,他们还站在那儿,脸上挂着笑,慢慢地向她招手。卡萝兰走出大门,走下楼梯。 
  选自《卡萝兰》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