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感人至深

我的杭州姆妈

时间:2017-01-24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我的杭州姆妈
  倾诉人:胡白水,男
  年龄:59岁
  插画:章丽珍
  倾诉热线:87682640 15888563497
  倾诉邮箱:dnsbqg@126.com
  情感倾诉QQ:3148917426
  公众微信号:dnsbqg
  杭州姆妈,是我妈妈的姐姐。因为住在杭州,所以,我从小就这么称呼她。杭州姆妈有颗慈爱的心,非常关心爱护我。我从小到大的每一个阶段,都能深深地感受到她无微不至的关爱。
  1.一套金属玩具
  杭州姆妈给我的第一个深刻印象,是从她送我的一套玩具开始的。那是在我上幼儿园前的一天,妈妈拿着一只精美的盒子说,这是杭州姆妈专门寄来给你的。打开一看,是一套做工精致的组装类金属玩具。琳琅满目的零部件有多孔板、多孔条、链子、轮子、吊钩、轴杆、管子、螺丝、螺帽、销子、扳子等,并按不同用途喷上红、黄、绿色的油漆,还涂上克罗米,闪闪发光,漂亮极了。把这些零部件,按照图纸的要求,通过螺丝、螺帽、销子的连接和固定,可以组装成形象生动的汽车、坦克、吊机、高射炮以及桌子、椅子、床铺、书柜等等,设计巧妙,变化无穷,让我爱不释手。小小的我意识到,这个姆妈,从大城市杭州寄来这么高级的玩具给我,一定是位十分可亲的姆妈。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妈妈提前来接我出园,说是要带我去照相馆拍照。我不愿意。妈妈解释说,杭州姆妈写信来,很想看看你,要你寄张照片给她。我一听立马兴高采烈地去拍了一张戴帽的“标准像”。这是我从幼儿园到小学期间拍的唯一一张照片。现在每当看到它,不仅仅是欣赏自己那幼稚的“尊容”,更多的还会想起杭州姆妈。
  2.成了她家一员
  第一次见到杭州姆妈,是在我读小学期间的一个春节。
  那时,杭州姆妈已育有一子,他们一家三口来宁波外婆家过年,我兴致勃勃地跟着妈妈到外婆家与她相会。我小时候在外婆家是受着万千宠爱的“外孙皇帝”,不叫生人,也不跟生人亲近。可能是因为神往已久,一进外婆家,我就一眼判断出那位与我妈妈十分相似的陌生人———就是我心仪已久的杭州姆妈!当妈妈介绍后,我就早有准备而又爽朗地喊了声“杭州姆妈”,当即引来了外婆、舅舅、阿姨们的齐声称赞。有位亲戚邀请杭州姆妈一家去她家吃饭,杭州姆妈答应:“我们来四人。”把我当成了她家的一员。第二天,我高高兴兴地背上杭州弟弟、跟着杭州姆妈和杭州伯伯,仿佛一家四口前去赴宴。
  1975年秋,我因参加运动会第一次去杭州,便找到解放路丰家斗巷,顺道看望了杭州姆妈一家。虽然来去匆匆,却是实现了我的夙愿。从此,我每次到杭州都会去看望她,哪怕是不去同在杭州的姐姐家,也要千方百计挤出时间去看杭州姆妈。即使是坐一坐、见一见,也会让我心满意足。
  3.对我言传身教
  第二年夏季,我在杭州集训了两个多月。这期间,我隔三差四往杭州姆妈家里跑,这是我们见面频率最高的时段。她知道我要游玩,就自己挤公交去上班,把自行车让给我。我就是骑着那辆26寸女式单车,喜气洋洋地逛遍了杭州的大街小巷,玩遍了西湖的各个景点,就连远远的灵隐、龙井、六和塔、九溪十八涧,也不知去了几次,引来了集训队队友们的羡慕。要知道,那时候一辆自行车,比现在的小汽车还要拉风呢。
  当时的我,正值青春年少,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有一次,我脱口而出杭州俚语中的“老子”两字,立即受到了她温和而又严肃的纠正。我也特别听得进去,从此铭记在心,未有再犯。人生道路往往有几步非常关键,杭州姆妈的言传身教,很可能就是其中的一步。
  4.领着我过马路
  随着我的不断成长,大我35岁的杭州姆妈也逐渐步入了老年。我参加工作后没几年,她已过了退休年龄,但原单位还继续留用她。杭州姆妈与许多优秀的职业女性一样,在单位兢兢业业,是业务和管理上的骨干,工作任务十分繁忙;在家里勤勤恳恳,是全家的主心骨,生活压力十分繁重。然而,她精神饱满,积极向上,不以为苦,反以为乐,还义务承担着居委会小组长的工作,利用难得的闲暇,串巷走户,热情为邻居们服务。对此我有些不解,她却平静地对我说:“大家的事,要大家做。”我默然无言,深为自己的不解而惭愧。
  每当我看到杭州姆妈那忙碌的身影并为之忧心时,她却不以为然,继续把我当作小孩来悉心照料。一次晚饭后,我与她有事外出,在横穿车流不息的解放路时,她紧紧牵着我的手,像领小孩一样把我领过马路。杭州的公交十分拥挤,车来了,她一路小跑,先上去,然后在拥挤的车厢内,为我挤出一块空地,让我宽松站立。这些总是让我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
  1996年,71岁的杭州姆妈终于病倒,住进了医院。我去看望她时,正值新开业的邵逸夫医院开展百名专家诊治疑难杂症的活动期间。我带上杭州姆妈的全部病历,以儿子的身份,前往请专家诊治。那时,我虽已经历了父亲病逝的痛苦,但是,当再次看到病魔威胁亲人的生命,听到专家无能为力的答复时,我的心还是无法控制地剧烈颤抖起来。
  杭州姆妈病逝已整整20年了,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怀念。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