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成长励志 >

童年的冬至

时间:2016-12-20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童年的冬至
谢飞鹏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杜甫《冬至》)。过了冬至,黑夜渐短,白昼渐长,春天渐近,新年的脚步在一天一天向我们走来,于是人们便开始忙着准备过年。我不由便想起了童年的冬至,那时虽然人们没什么钱,物资也很匮乏,但大家却能用自己一双勤劳的巧手,把生活安排得多姿多彩。
  过年少不了米糖。冬至过后,母亲用几升麦子浸湿生出麦芽,掺上些米磨成麦芽浆,放到大锅里煎。麦芽浆煎成了糊后,大锅里就鼓起大泡泡“噗噗”作响,房里弥漫出一股清新的甜味。米糖煎好后,切成一筒筒的,做成米糖块。还可以用米糖拌上米泡或是芝麻,做成米泡糖、芝麻糖。
  煎了米糖,便做猫耳朵、汆薯片。用薯粉做的猫耳朵里面掺了点芝麻,它又薄又圆,看上去有些像猫的耳朵,用油汆过后,吃起来十分香脆。薄薄的薯片也是油汆的,吃起来脆而甜,和猫耳朵比别有风味。冬至后的夜里,还要炒花生。我在灶膛前烧火,母亲用锅铲不停翻动锅里的花生,花生被炒得“哔剥”作响。灶膛里的火烤得我身上暖暖的,锅里飘来的热热的花生香味让我至今难忘。
  准备了吃的,母亲便给家里人做新鞋。她寻些旧布片,熬上一锅薯粉糊,把布片放在里面浸好,然后贴在门板上,让太阳晒干,这叫打鞋帮。在暖暖的阳光下,看到贴在门板上的鞋帮,用手摸摸,粗粗的、厚厚的,我的脚下也感到暖暖的。鞋帮晒好了,母亲按我们脚的大小剪好,垫上一层层棉布,做成厚厚的鞋底,然后就用苎麻绳将鞋底一针针地扎紧。冬至过后,白天很忙,做鞋都是赶夜的。我半夜醒来,经常听到昏灯下母亲那扯绳的“沙沙”声。
  做了新鞋便做新衣。母亲用一年精心积攒下来的钱扯上几尺布,请来裁缝到家里做新衣。裁缝用软皮尺给我量腰围,我的腰有些痒,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仿佛暖暖的新衣就穿在了身上。这时母亲总是摸着我的头细细地端详,笑着对裁缝说:“师傅,做大些,孩子长起来挺快的。”裁缝把缝纫机搬到坪里来做事。在暖暖的冬阳下,缝纫机“咔嚓咔嚓”地响个不停,我的新衣做好了。一年年的冬至,一年年的新衣,我也不知不觉地长大了。
  现在过年的东西大多都是买的,而且品种越来越多,就连米糖、薯片、猫耳朵、花生等土东西,超市里都有,并且更加的精致美味。到了冬至,家中没有了那份忙碌。我们的日子越过越美好,生活方式也在悄悄改变,因而童年冬至里的那份忙碌,成了一份永远的温馨回忆!
0
  • 上一篇:橡树
  •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