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微小说 >

堂姐

时间:2016-11-17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堂姐
   堂姐不是我的亲堂姐,我们之间隔了好多代,已不在“五符”之内,但在那个边远闭塞的小山村,我们显得还是很亲,特别是老一辈。
  堂姐的父亲当过公社书记,早就退休了。堂伯光荣退休,初中毕业考不上中专的堂姐就顶了上去。这就是所谓的接班顶替,新社会新形势下的“封妻荫子”。
  小时候,堂姐很阳光很热情。堂姐的傲慢和冷漠是从婚后开始的。
  堂姐参加工作后一直在镇计生办工作。她只是一名普通干部,而她老公却是邻乡的乡长。这还不算,她老公的表哥,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县委书记,可谓前途无量。
  以前见到堂姐,她总是笑靥如花,“小俊小俊”地叫我,叫得很亲热。自从嫁了这个老公,堂姐就不那么热情,也不那么爱笑了,原本还算漂亮的她,由于傲慢和冷漠,看上去也就不那么漂亮了。
  加上成天坐在办公室里不活动,又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堂姐越来越胖。
  堂姐变成了胖姐,但长胖的堂姐对人的傲慢和冷漠日盛一日。她老公的表哥已经升任地区行署副专员,她的老公也由乡长升任书记,正如日中天,不可一世。
  我是个死脑筋,总以为堂姐只是对别人傲慢和冷漠,对我应该不会,因为她出嫁时,是我父亲送的亲。按我老家的规矩,送亲人选一般都是女方家最信赖的人。
  事实上,我的感觉犯了严重的错误。21岁那年,我已经在山村小学教了5年书,我想去党校脱产读书。我各方面都符合报考条件,镇党委也同意推荐,还顺利地通过了组织部的考察和公安局的政审,考试前的最后一关就是提交计生证明。
  我满怀信心地来到计生办,以为那一纸证明手到即来。结果,我遇到了麻烦,原来计生办管公章的人竟然是我堂姐。
  我把写好的证明递给堂姐:“姐,请你盖个章。”
  堂姐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说:“没空儿。”
  我知道公章就在她的抽屉里锁着,如果她想盖,仅仅是举手之劳,我于是再求:“姐,我报考党校,只差最后一道手续了,请你帮个忙。”
  她火了,提高声音冷冷地说:“你没听到?我没空儿!”
  我蒙了。这不是我之前认识的堂姐,也不是几年前嚷着要我父亲千里迢迢赶来为她送亲的堂姐。我只好恹恹地退了出来。计生办的一个干部也跟着出来,我问他:“同志,怎么会这样?”
  那人问:“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我说:“她是我堂姐,不过,不算很亲。”
  他说:“你怎么这样不通世故?去买点儿东西或送点儿钱给她啊!”
  我更蒙了,这还是我堂姐吗?我说:“算了,我找镇长去,如果她这里不肯开计生证明,我就去民政办办未婚证。”
  我找到管计生的尚副镇长,说明了情况。尚副镇长给我开了张条子,意思是要她给我盖章。结果,我再次来到计生办,堂姐一看见我就匆匆离去,躲了。
  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年轻干部看不下去了,收下尚副镇长的条子,拿出一把小铁锤,只一锤,就砸开了那把挂在堂姐办公桌抽屉上的小锁,把公章拿出来给我盖了。
  我怀揣证明下了计生办的小楼,刚好遇见堂姐寒着脸走过来。她说:“你是不是去找过尚镇长了?你有本事就叫他帮你盖去,不要再来烦我。”
  我笑笑,说:“不会了,永远不会了。”
  她瞪大眼睛看着我,我又说:“姐,还记得当初请我爸给你送亲不?你怕他来不了,还哭过。”
  她的头慢慢低了下来,说:“上去吧,我办给你。”声音依然很冷,冷得刺骨。
  我也冷冷地说:“真不用了,大不了,我不考这个党校,继续教书去。”
  说完,我径自走了,头也不回。
  两年后,我从党校毕业,回老家工作。上班第二天,镇里召开全镇干部职工大会,纪检书记在上面宣读县纪委文件,堂姐和她老公被双双开除。
  他们当上了地委副书记的表哥并没有保他们,也保不了他们。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