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微小说 >

错投

时间:2017-01-19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错投
  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还没有电话,更无手机,唯一的通讯方式就只有写信。
  我家邻居刘姐的丈夫是个军人,后来转业到省外某单位工作。刘姐是个高中生,那年代,农村出了个高中生就像出了个秀才。刘姐有文化,人也长得水灵,嫁了个按月领工资的男人,让人羡慕。
  刘姐既要照料体弱多病的公婆,又要忙地里的农活,因为忙,刘姐很少上街。
  我没有读过书,不识字。在镇上摆了个修理摊,每到逢场日,我就要到场镇上去为人补皮鞋、胶鞋,修理小农具,配钥匙之类的。刘姐给她丈夫写的信,除了她有要事上街亲自送去以外,其余的都是托我代劳。
  记得她第一次托我交信时对我说:“你把信塞进乡政府大门口墙上挂的那个箱箱里就行了。”我点点头说:“知道了。”
  一晃过了两三年,刘姐的丈夫多次在信中骂刘姐不给她回信,他每月要给家中一封信,可他收到刘姐的信却很少,一年也不过三四封,责问刘姐为什么不给他回信?刘姐有些懵了,每次收到信后就及时回了信的,怎么说一年只收到三四封信呢?不可能吧?莫非是丈夫在外变了心,有了相好,故意找借口想闹离婚?难怪转业后参加工作快两年了,也不回一次家。刘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后来,丈夫索性不来信了,刘姐给他写信也不回,钱也不往家里寄了,断了音讯。嫁个有工作的男人不容易,刘姐十分珍惜。丈夫把她冷在家里,刘姐也不恼不怒,对公婆依然孝敬。强忍着孤独寂寞的痛苦,只有悄悄抹泪。
  一天,刘姐的丈夫回来了,他回来与刘姐离婚,理由是怪刘姐不给她写信。父母骂儿子,说这个家全靠刘姐支撑着,刘姐是个好媳妇,不准儿子离!我也出面证明,信是由我代交的,估计是信在途中出了故障,他才原谅了刘姐。
  我先先后后为刘姐代交了五六年的信,刘姐对我十分感谢。每次她都要说上一句:“又麻烦你了,兄弟。”我说:“麻烦啥,反正我要上街,举手之劳嘛!”
  我又一次去乡政府交信时,见乡政府那幢老房子已拆除,听说拆后重新修建。曾挂在墙上的那个箱箱已被人取下,扔到了地上。那个箱箱挂了十余年,太陈旧了,扔在地上无人捡去。我往这箱箱里投过多次信,对这个箱箱有了些感情,不免多看了它几眼。扔下无人要,我不妨捡回去,装我搞修配用的小工具也许还用得上。
  箱箱上那把挂锁已锈迹斑斑,配上钥匙也开不了,我只好用钳子将锁扭了。
  箱箱里竟塞了满满一箱的信。
  我正为此事发呆,刘姐正好路过我家门口,刘姐看到箱箱里那么多信,问是怎么回事?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邮递员忘了送出去吧。刘姐细看,全是这些年来她托我交的那些信。
  刘姐再看这箱箱,惊愕地说:“这不是信箱,这是乡政府挂的‘群众意见箱’。你怎么把信全投到这个箱箱里了?”
  原来乡邮政代办所设在乡政府内,信箱挂在进大门左边墙上。而这个意见箱,则是挂在乡政府大门外右边的墙上。不识字的我,错把意见箱当信箱了。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