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微小说

把爹叫叔

时间:2017-01-19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把爹叫叔
  那年我十岁,十岁的我非常想爹,爹自我六岁那年去省城打工,几年间他整个人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没回过一趟家,没来过一封信。我决定背着娘去省城找爹。来之前,我曾经问过村里的二狗叔,他说他一月前在省城里见过爹,爹做烟酒副食生意,铺面在大东批发城B栋103号。偷偷地上了火车,在厕所里胆战心惊的蜷了一夜,第二日天明,我到了省城。呵,城市里与农村果然与众不同,到处是高楼大厦,到处是车水马龙,“待找到了爹,得让他带我好好的玩玩”,我想。一个好心的三轮车夫把我送到了B栋103号。那是一个好大的铺面呀,里里外外都堆满了货,柜台上还摆满了我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方便面和越吹越大的大大卷。“爹在这里发财,却让我和娘在乡下吃苦”,我心里埋怨起爹来,埋怨之余,心里又是满心的欢喜,“看我过后怎样的罚你”,我想起揉爹的胳肢窝的事来,记忆中,爹和我讲理,他理亏,便让我揉他的胳肢窝,把他揉得摔下了床……我在铺面前站了很久,可是不见爹的丁点身影,是不是我找错了,我睁大眼睛再次将那门牌看了看,没错!爹到哪里去了呢,我在离那门面一米远处溜达起来。我的行踪引起了门面里那个女人的注意,那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呢?她看上去要比娘年轻,穿着也很讲究,就像电视里放的模特。“小子,你找谁?”女人从门面里走出来问我,手里还拿着个鸡毛掸子。“我找吴大成。”我说。“你找他做什么?”女人又问。“他是我——”我正准备接着把话说完,只见女人背后的门面里探出一张脸来,那张脸一阵的冲我示意和摆手,爹,是爹,我心里惊喜极了,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呀,人家准备着把我当小偷赶呢!“这是我哥的孩子,这小子放假了出来逛,来找我了呢。”我见爹走了出来,如此的对那女人说。我惊得瞪大了眼,爹竟把我说成是他的侄子!“是你哥的孩子,你还不把他叫进来,大热天的,太阳明晃晃的晒。”女人向爹招呼,转身进了门面。我正欲想说什么,比如分辩她搞错了之类的,但我一抬头,只见爹一个劲的冲我使眼色,我想爹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勾着头进了门面,怯怯的叫了声:叔。
   晚上,爹把我安排在一个旅社里。洗了脚,洗了脸,把昨晚蹲火车厕所的那些个臭气洗净,我怔怔地看着爹。“傻小子,几年不见,都快齐我上腰了呢!”爹抹我的头发一把。我仍怔怔地看着爹,白天那些个疑问一直萦绕心头。“爹告诉你”,爹又抹我的头一把,冲我一笑,把我搂在了怀里,“这几年,我也非常想你和你娘的,尤其是你,我经常梦见你揉我的胳肢窝——我想把钱赚够后再回家。——你在那门面前转悠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的,我想背着的时候再喊你……唉,打工真不易,老板们非常的苛刻,要没结过婚的,要没孩子的”,爹说。听着爹的话,我心里的疑问一一解开,同时,也明白了爹不是二狗叔说的是在做生意,他是在帮人打工,是在看人家眼色行事。爹真不容易,我只觉得眼里泪花打转。接下来,爹说:“傻小子,你住几天,赶紧回去,别让你娘好找。”说完,又说:“傻小子,你在这里会砸了我的饭碗。”“我不喊你做爹,我喊你叔。”我调皮地向爹保证。“那你可要记好了,只准喊叔,不准喊爹。”爹进一步的嘱咐我。嘱咐完,爹走出房间,我听见他对旅社里的老板讲,叫老板看着我别让我四处乱跑。怎么,难道爹不陪我?爹回来的时候,我乞乞地看着他,“晚上经常有人要货,爹得随喊随到”,爹略带歉意地向我解释。解释完,爹踩着咯咯的脚步声走了,他的脚步声好重,踩得我心口一阵又一阵的痛……
  我在旅社里像坐牢似的住了下来。
  第三天,我实在住不下去了,我趁旅社里招呼我的那个人不注意,悄悄的溜了出去。
  我溜到了爹的门面上。
  爹正在抬货,“叔,我帮你抬”我别扭地说了声。
  “谁叫你跑出来的。”爹狠狠的瞪我。
  “叔,我想你呢。”我冲爹扮了个鬼脸。
  “来了,就给我好好的呆着。”爹话中有话。
  我在一旁找个位置坐了,看爹抬货,品味他和我相处的岁月……
  那个女人,那个所谓苛刻的老板吧,给了我一大把各色的泡泡糖,她说:“傻小子,没吃过吧,唉,你们农村孩子也真够可怜的!”
  吹着泡泡糖,我继续的欣赏爹的身影……
  爹爬上了一个高处,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爹垫脚的地方的货开始松动,摇摇欲坠,我一下忘记了应管爹叫叔,一口将泡泡糖吐掉,我冲他急喊:“爹,小心,小心……”
  喊完,我见爹摔了下来,那个给我泡泡糖的女人抓住爹又哭又闹:“吴大成,哼,亏你想得出来,你不是说你没结婚吗?刚才这小子叫你什么来着,你给我大声的说一遍。”
  我意识到了我所犯的错误,但我这人挺机灵的,我急忙的向那个女人解释,我说,“阿姨,我们那地方有个风俗,可以把叔叫做爹……”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