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微小说

去看校花王二妮

时间:2017-01-19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去看校花王二妮
  走,去看校花王二妮!
  王成显作出这个决定时,我,王成显,还有丁建伟三个正在饭店小聚,喝着冰镇啤酒,就着七碟子八碗谈论上高中时的旧日往事。
  我们三个之所以凑在一起纯属偶然。在市里工作的王成显回县找丁建成伟办事,办完事出来,见我在法院门口的台阶上坐着,就把我捎上了。当时,我心里正烦着。说起来不是啥大事,20亩山林,地力养得足足的,村主任轻轻巧巧的捏着承包合同,嘶啦一声撕了,说声换承包人!就给了别人。再有,就是这两位同窗如今都混得人五人六的,一个上了副处,在市里一个要害部门供职;一个混到了正科,在县里大小也是个人物。人家衣着光鲜,气宇轩昂,我个农二哥混迹其间有什么意思?人家不说,咱自己还不嫌寒碜?我说,你们去吃吧,我还有事就不去了。王成显不由分说,拉着我上了车,他说,就你那点破事,回头我给你摆平不就得了。
  同学坐在一起的主题当然是叙旧,回忆在校时的陈谷子烂芝麻。说着说着,就扯到了王二妮身上。这也难怪,回忆在校生涯,不说王二妮恐怕很难,她是我们那一届的校花,说倾国倾城夸张了点,用沉鱼落雁形容却也不为过分。女孩子长得漂亮不完全是好事。比如王二妮,书包里常有来历不明的约会纸条和成沓的情书,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书包塞得满满的,王二妮的心就乱乱的。上到高二下学期,辍学回家,匆匆嫁了人。这些情书里当然有丁建伟的,也有王成显的。没有我的,我有自知之明,穷得叮当响的农家孩子,哪敢打吃天鹅肉的算盘?拉你的倒的,想都不敢想。
  王成显作出这个决定时,他正端着玻璃酒杯,杯口往外冒着银白色的优雅泡沫。丁建伟嘴里则含着一块鲜嫩的鲟鱼,腮帮子撑得鼓鼓的。咽下鲟鱼,丁建伟说,对,去看校花王二妮!我说,十好几年了,现在的王二妮还是过去那个王二妮吗?为人妇,为人母,土里刨吃食,早成黄脸婆了,还有啥看头?他们说不行,今天非去看王二妮不可。
  向导当然非我莫属,王二妮婆家离我们村不远,三里来路,出县城往南二十里,拐过山口就到。
  本来一路顺风顺水的,可快到王二妮村口时却节外生枝,我们的车轧死了一头横穿乡间土路的肥猪。当时丁建伟驾车,我在副驾位子上坐着,看得一清二楚。那是头白猪,半桩子,有一百四十来斤,阳光下,和我们坐的黑色帕萨特形成极为鲜明的反差。当黑色车头撞上白色猪头时,猪沉闷地哼了一声,便躺倒不动了,猪嘴里,鼻子里蹿出一股鲜艳的血浆,冒着腾腾热气,流向路边沟的青草丛。
  丁建伟把车停下,把头转向后座上的王成显,问,王处,现在咋办?王成显朝路两头看看,又朝四周打量一番。此时正是吃中午饭时,四下空阔寂寥,一个人也没有。王成显漠然说,还能怎么办,走,调头回去!丁建伟迟疑着,小声嘟囔一声什么,似乎是说,这样不大好吧?王成显又说,你还磨蹭什么?想等人把咱缠上?你又不是没和他们打过交道。尔后,王成显果断地一挥手,像他平时在台上作报告一样不容置疑:调头!
  车子启动前,我拉开了车门,王成显问我干什么,我说,不干啥,我下车,你们走吧。
  当我双脚踏上地面站在那头死猪前,眼睛竟不知不觉有点潮湿。我想,王成显也好,丁建伟也罢,根本不了解农民家养头猪的难处和用途,当他们把猪养成,卖掉,捏着数钱的时候,这笔钱其实已经不再属于他们了。或者送进学校,交孩子的学费,或者送进医院,为某个家庭成员买药治病,或者盘算着给老婆换一件实在不能再穿的衣服。
  王成显不会想到这些,丁建伟也不会,他们不是农民。
  我蹲在死猪旁边,点上一支劣质红旗渠抽着,等着猪的主人找来。
  不久,村口有人出来,是个女人,一边走一边罗罗罗的叫猪。看那走路的架势,像是校花王二妮。
  不知道这头猪是不是她家的。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