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微小说 >

你是一盏灯

时间:2017-01-19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你是一盏灯
  二级士官魏铭醒来时发现长途大客车趴在了路边。车厢里各种声音如鸟飞起,打哈欠找东西或者小心翼翼地放屁。黄渍渍的顶灯照出一张张旅途的脸像贴在马路边的广告纸,魏铭注意到邻座的红衣姑娘已经醒了,此刻她的脸正对着漆黑的窗外。魏铭说:“车抛锚了?”
  红衣姑娘回头看了一下,低声说:“我也不清楚。”
  从前面传来的消息证实了魏铭的猜测。嘈杂声迅速变成了坚硬的愤怒在车厢里扔来扔去。有人后悔自己不该坐这种破车,有人则叫嚷着退票退票。其实外面黑咕隆咚的,除了司机,大概没有人知道所居何处。不过魏铭觉得大家的心情可以理解:腊月二十八,谁不想早点儿赶回家吃顿团圆饭呢?况且大胡子司机蛮横地把车票从60元提到90元。现在这种愤怒终于找到了释放点。
  憋闷使魏铭离开了自己的座位。魏铭把旅行包交给了邻座的红衣姑娘请她照看一下,自己则费劲地钻出人墙挤下了车。四周黑透了,山风像一把冰刀划着魏铭的脸。魏铭看到大胡子司机钻在车底下,嘭嘭的敲打声被黑暗放大又吞没了。魏铭站了片刻,搓着手回到了车上。对魏铭来说,修车实在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入伍前魏铭是一家汽车修配厂的技术主管(魏铭放弃高额收入走进军营的事还成了那年冬天当地报纸的头版新闻);入伍八年来,魏铭所从事的也是汽车修理工作。
  红衣姑娘蜷缩在座位上。看着她浮在灯影里的疲惫,魏铭心里像被铁块撞了一下。车厢里不断有人上上下下,打听着修车的进度,但消息似乎与外边的夜色一样黑暗。
  大约过了20分钟,魏铭看到大胡子司机擦着手上了车。车厢里立刻骚动起来,只是魏铭从司机的脸上看出了问题。果然,一脸憔悴的大胡子司机告诉大家,车没法修了。
  愤怒像冰山一样压向司机,责骂声变得杂乱无章。大胡子司机端起一只不锈钢水杯无奈地说:“我也不想这样。你们知道等一天我要亏多少钱?”黑暗中一个尖厉的女声说:“那怎么办?”
  大胡子司机喝了口水说:“你们当中谁能把车修好,我出400元。”
  嘈杂声像一把枯草被割没了,整个车厢一片静寂。魏铭听得清楚,他迟疑了一下说:“我来试试。”所有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贴到魏铭身上。大胡子司机一看有人修车,又是个军人,仿佛找到了救星。
  “我有个要求。”魏铭整了整自己的军帽说,“400元我不要,但是你得把多收的车费退还给大家。”
  大胡子司机明显感到为难,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后来他终于说:“好吧。不过,如果修不好,我就不能照办了。”
  故障被排除是在四十分钟后。当魏铭汗涔涔地钻出车底时,大胡子司机对魏铭的精湛技术赞不绝口,并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魏铭关心的是他与大胡子司机的约定。
  “天太黑了。”大胡子司机嬉着脸说,“等到站了再说行不行?”
  “不行!”魏铭斩钉截铁地说,“车上多少人,你可以把钱交给我!”
  大胡子司机意识到自己的尾巴被踩住了,嘴角一牵,牵出一脸的无奈。
   核实的结果令人很惊讶:车上竟坐了66人。按约定,多收的1980元全部交到了魏铭的手里。
  魏铭拿着钱环视着大家说:“请诸位安静,有件事我想跟大家商量一下。”魏铭说着,用手指了指邻座的红衣姑娘,“昨天下午,她在车站被人偷了钱包,连车票也买不起了。她是出门打工的,也就是说她一年的血汗白流了。跟大家一样,我与她素不相识,可她的遭遇让人同情。所以我建议,大家把自己的30元捐出来,让她也能过一个快乐祥和的春节。”
  车厢里静得出奇,只听到有人咀嚼食物的声音。所有的怜悯都聚焦到红衣姑娘的脸上。她显然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模糊的灯影下忽然嘤嘤而泣。
  “也算我一个吧。”大胡子司机说。大家注意到他从黑色的老板包里掏出了几张钞票,夸张地吻了一下。
  有人鼓掌,噼噼啪啪的,弄得大胡子司机反倒不自然起来,魏铭啪的立正,对着车厢行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军礼。
  魏铭回到家里的第二天晚上,打开旅行包时意外地发现了一沓钱和一张纸条,那上面草草地写着:军人大哥,请原谅我吧,我不该欺骗你。你是一盏灯,将永远照亮我以后的人生之路。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