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悬疑

命悬一线

时间:2016-12-08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命悬一线
 1.惊魂
  这天,周城刑警李如军接到一个求救电话,求救者自称被困在吉祥轧钢厂。
  吉祥轧钢厂已倒闭数年,李如军赶到的时候,好半天才适应了厂房内的昏暗。终于,他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呼救。
  寻着声音搜寻,他赫然发现一名被害人双手被捆在背后,半个身子困在半封闭轧钢机的轧槽里,冲锤就悬在报案人上方不到半米处。冲锤能把钢铁打成各种形状,人体会被轻易轧成肉酱!
  李如军冷静下来,问他是怎么来的,对方却回答不知道,只说有人给他留了一部手机,并让他拨打纸条上的号码。
  为了安全起见,李如军准备先关上电闸,然后再细细查问。没想到,当他一把拉下电闸时,厂房里的灯光却忽然亮了起来!
  糟了!有人将电闸的开关对调了!同时,禁锢报案人的轧钢机也启动起来!冲锤每过几秒就往下移动一点,势必要将下面的人碾碎!
  李如军立即跑向轧钢机,打算切断轧钢机的电源,却发现插头与插座焊死成一体了!
  时间一秒秒过去,冲锤一点点落下,李如军急得满身大汗。这时,他听到了报案人的哭腔:“我知道怎么做了!你来看里面!”
  李如军猫腰往机腹里看去,两个亮着红灯的按钮相隔半米,看上去像野兽赤红的双眼。
  “纸条反面有字!说要想让它停止,就得同时按下按钮。我两只手被捆在一块了,只能按一个,另一个得由你来按,求你了,救我老K这一回,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
  李如军明显迟疑了。老K,原来他就是臭名昭著的老K!老K曾揭发了一名卧底刑警,致使该名卧底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这位卧底,恰恰是李如军的警校同学!
  像老K这样的恶棍,即便自己不救他,相信也没有人会责怪和知道……但李如军很快把这念头赶走了。
  思虑之时,他觉得有什么抵紧了自己的后腰――那是另一台轧钢机!李如军低头看了一眼,原来地上有一段隐蔽的轨道,通电后,另一台轧钢机也在向这边移动。
  李如军很快就动弹不得,机器仍在向前挤压,再这样下去,两人都会变成肉泥。李如军咬咬牙,钻进轧钢机的机腹中。用全力喊道:“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按!”
  两只颤巍巍的手一起按下了按钮,三秒钟后,两台机器终于同时停止了!他们得救了!
  可是,到底是谁设的这个局?根据调查,老K手中的纸条是用报纸上剪下来的字词拼贴而成,手机上也没有指纹。
  至于那些设备,在出事之前,老板曾接到收购厂子和设备的电话,对方很爽快地打了预付款,收购人请人重新摆放和修理了设备,时间足够让凶手做手脚。而且,对方汇款过来用的也是别人的假证!
  凶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2.中毒
  下班的路上,李如军还不断思考着这些问题。走到十字路口时,李如军感觉背后有人在盯着他。
  回过头,他的目光撞见了一个身材瘦削,皮肤偏黑的女人。两人目光碰撞,女人的视线扭向别的地方,但李如军的不适感并没有消失。
  这时,他注意到了另一个人,他站在女人身后,一张脸隐藏在兜帽下的阴影之中。
  突然,男人一刀刺向女人,刀光闪过,血花飞溅,女人呻吟着倒在地上。然后男人迅速转身逃开。
  李如军大喝一声,拨开拥挤的人群,冲向事发地点。一边是倒在地上血流汩汩的女人,一边是行凶得逞即将逃窜的凶手,先管哪边?
  很快,李如军已经做出了决定,俯身先查看女人的伤势。
  幸运的是,虽然出血不少,但并不致命。真正危险的是气管,它几乎完全断了,若不及时处理,女人将被伤口涌出的血液呛死,但只要在气管开口处插一条管子便可。
  李如军掏出随身携带的水笔,掰掉笔头笔尾,只留中间一根笔管,又解开女人胸前的扣子。他的动作忽然停下了,女人的秋装上衣内袋里,是几包装着粉末的小塑胶袋,每个只有指头大小。
  难怪女人看他的眼神躲躲闪闪,她是个毒贩!
  救,还是不救?他不是专业医疗人员,只要打通120电话,他就算完成了职责。他也知道,等120过来,恐怕已经晚了。
  几次深呼吸后,他用手帕清干女人气管附近的血液,将笔管插入她的气管中,又俯下身去,将已呛进气管的血液吸出。
  虽然不够专业,但应该能坚持到救护车的到来。处理完伤口,他刚想站起来,却一头栽倒在地,在晕倒之前,他仿佛看见了一张脸……
  醒来时他已在医院了。
  “我怎么了?什么时候能出院?”李如军对医生扬扬还挂着点滴的左手。
  “你中毒了,最好还留院观察一下。”医生回答道。
  “中毒?”可凶手哪来的下毒时间?李如军想起,他向女人跑去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扎了自己一下,难道就是这一错身的时间?
  “对,你中了仙人掌碱的毒,这是一种比较罕见的毒药,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病人就会死亡,我们医院也是首次救治中了这种毒的病人。幸运的是,我们在你体内同时发现了微量的解药。”
  “解药?哪里来的解药?”
  “根据我们的检查,与你一起送来的女病人血液内就含有解毒剂。我们萃取了一些血清,制成了一支强效解毒剂……”
  李如军想起了老K的案子——停止的按键,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解药?不顾医生的阻拦,李如军拔下了针头强行出院了。
  
   3.抉择
  深夜,李如军还在翻看录像。调取的录像显示,凶手实施犯罪吸引李如军的注意,而另一名同伙则趁乱将仙人掌碱注射到李如军体内。贩毒女人体内的解毒剂,可能是凶手事先注入的。
  李如军认为这起案件和吉祥轧钢厂案是同一人或同一组织所为。虽然这两件案子发生的场地不一样,作案手法也不一样,但是都有共同的内在逻辑:
  两件案子的受害人,都是同一类型,即犯罪者或嫌疑人;两起案件都指向他;同时,在两起案件中,如果他不帮助受害人,那么,受害人和他都会丧命,自己在两场案件之中的态度,才是案件的关键!
  那么,凶手的安排,又有什么意义?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考虑进去的情况?比如说,那个晕倒前出现的男人的脸!
  李如军努力回想起那张脸,突然,他想起来了——
  张明,十年前的黑道风云人物,无恶不作。同时,他也得罪了许多人,有一天,他在一个十字路口被人围攻,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正是李如军。等到赶到时,张明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而张明被杀害的十字路口,正是昨天凶手的行凶现场!
  李如军赶忙翻出有关张明的记录,在死之前,张明还去过两个地方,其中一家就是吉祥轧钢厂,而另一家,是“红星”化工厂。那就是下一次谋杀的地点!
  李如军立刻只身赶往化工厂,既然凶手的目标正是自己,那就由他做个了断。
  红星化工厂也在市郊,是一幢黑漆漆的建筑,像一个巨大的迷宫。空气里有一股刺鼻的化工原料味,让人呼吸不畅。李如军打开手电,刚进去就听到一阵有节奏的敲击声,它是从一个长方形大金属罐里传来的。靠近了才知道,金属罐有三米半高,一个成年人要是单独掉进去了,肯定没法自己爬上来。
  这就是第三名受害人?李如军爬上罐口。罐里很暗,看不清楚情况。他对下面的人大喊:“我是刑警,能听到我说话吗?”
  “警察?太好了,快救我出去!”罐里传来了焦急的男声。
  李如军查看了罐口周围,发现口沿有一架金属梯通向罐底。
  “你等等,我马上下来。”李如军沿着梯子往下爬,爬到一半时,金属梯“咔”的一声,竟然从内壁脱落了!李如军一下子摔在罐底。就在此时,他听到了金属的摩擦声!
  金属罐上方就是轨道,手电光下,李如军看到另一个罐子正慢慢倾斜。他很清楚罐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化工厂生产的工业酸剂!
  李如军忙将梯子扶好,他让男人爬梯子。男人爬了几步,却“哎哟”一声掉下来。
  “怎么了?”
  “我爬不动,手骨好像断了!”
  李如军感到手上有黏糊糊的液体,他闻了闻,是血的味道!
  对了,如果三桩案子是同一个人策划的,那么,现在眼前的男子,也应该有犯罪嫌疑。
  李如军捋卷起他的袖子,手臂上没有出血的痕迹。可是,男子全身是血……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根据出血量来判断,他杀了人,至少是故意伤害。
  头上悬挂的装满酸液的罐子又倾斜了几度。李如军又一次扶起梯子:“无论如何,先上去再说!”
  “不行,我爬不了了!”
  “难道就这样一起死在这里?”李如军几乎是咆哮着说。
  “还有一种办法——我抵住梯子,你爬上去,再将我和梯子一起拉上来。我爬不动,但可以用脚盘住梯子……”
  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了,李如军用最快的速度沿着梯子爬上罐口,接着用尽全身力气,连人带梯一起向上拉。一寸,一尺,一米……他一度以为就要将那人拉上来了,可手上忽然一轻,拉上来的只是半截梯子!
  李如军扑到罐沿,男人正站在罐子当中,他的脸上没有恐惧,只有笑容。
  “你的警官证。”男人右手一扬,抛上来一个东西。然后,李如军前方的罐子倾斜下来……
  法医在金属罐中找到一点骨头,进行了DNA分析,结果竟然发现,他的DNA序列和几年前死去的黑老大张明99%相似,也就是说,李如军看到的那个人,很可能是张明……
  
   4.真相
  三件案件都已结束,但李如军心里的疑惑并没有得到解决。为什么十年前死去的张明会出现在红星化工厂内?
  半个月后,一封从美国发来的邮件终于解答了他的疑惑。
  李如军警官:
  当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已经死了。我叫张乐,是张明的双胞胎兄弟。
  我出生在一个犯罪家庭,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我们分别跟着双亲,但他们从未对我们尽过一点责任。后来我被美国知名大学录取,为了筹集我所需要的费用,张明犯罪了。
  在他最后的那场案件里,你对他没有施以援手,最后导致了他的死亡。因为张明在你眼里,是个十恶不赦的人!
  十年后,我回国了。我精心策划了三个案子,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它们的联系。这是一场考验,你命悬一线,如果你选择消极处理,任他们死去,你也救不了自己的命。
  当你通过重重考验活下来的时候,你才可能知道最后的真相。我已患了脑癌,无药可救,所以,第三个“受害人”正是我自己。以这种方式,作为赎罪和谢幕,是再好不过了。
  如果你活了下来,并看到这封信,请不要背离你的道路,你会是一名最称职的警察。
  李如军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根烟。火焰之后,张乐的信在烟灰缸里化成一堆灰烬。李如军却觉得,揣在胸口前的警官证重逾千斤。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