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悬疑

无法证明的罪恶

时间:2016-12-08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无法证明的罪恶
 一、特色旅游
  奥特兰旅游公司的广告最近在各大媒体打得很火,他们只经营一个旅游项目──沙漠惊魂。
  卡拉尔塔是一个沙漠小城,交通主要依靠骆驼,也没有石油之类的资源,因此经济落后,生活水平也很低。在小城后面,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据说以前有劫匪出没,不过现在已经全部被剿灭了,只留下了神秘的沙匪传说。
  奥特兰公司正是看中这个传说,才开发了“沙漠惊魂”项目。旅游团从小城出发,进入沙漠后,将遇到一群“悍匪”而被绑架。在五天里,游客们将体验真实的被绑架感觉,包括吃压缩口粮,被迫吃蜥蜴,限量供应水,甚至可能被严刑拷打──当然,旅游协议里说了,游客不会真的受伤。
  这种虚拟冒险式的旅游项目并非奥特兰公司独创,但他们有自己的卖点:能够完成整个项目的游客,将获得相当于团费十倍的回报!当然,要符合以下四项规定才算是完成:不能放弃,不能求饶,不能报警,不能逃跑。尤其是第四项,在沙漠里乱跑是致命的,如果游客因为脱离团队而丧命,奥特兰公司是不负责任的。
  但如果游客足够坚强,就能发笔横财。团费高达五千美元,十倍就是五万美元,有足够的诱惑力。
  卡罗报了名,他身强力壮,热爱冒险。同组还有一对年轻夫妇,一个上了年纪的生意人带着他的情妇,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两个年轻力壮的白人小伙子和一个黑人小伙子,还有一位是美丽的女导游赛琳娜。他们赶着骆驼队,带着给养出发了。
  两个白人小伙子明显都对赛琳娜感兴趣,一路上不停地和她聊天,夸耀自己的冒险生涯和优越家境。黑人小伙子则一直保持沉默,显然是奔着那巨额回报而来。至于其他人,多半是既想享受旅游,又对回报抱有一定的幻想。
  第一天,他们兴致十足,赶路也很顺利。为了有最真实的体验,全组人的通信设备都被没收了,只有赛琳娜有一部卫星电话,随时和公司联络求援。夜幕降临,大家在沙漠里燃起了篝火,两个白人小伙子继续挑逗赛琳娜,但赛琳娜并不理会,似乎更愿意和卡罗聊天。
  卡罗微笑着问:“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赛琳娜说:“公司开业一年了,我才来半年,带过两个团。”卡罗又问:“有人得到过十倍团费的奖励吗?”赛琳娜笑了:“这是公司的机密啊!你来时不也签了保密合同吗?即使得了钱也不能说出去,否则公司有权收回奖金。”卡罗说:“听说团里死过人啊。”赛琳娜脸色暗淡:“确实,有人不遵守规定,自己跑到了沙漠里,当我们和警方搜救队找到他时,已经脱水而死了。”
  
   二、劫匪惊魂
  一夜平安。第二天他们再赶路时,就觉得枯燥无味了,根本没有风景可看,连绵的黄沙都是一个样子。大家渐渐陷入了沉默,只有两个白人小伙子继续在赛琳娜身边耍贫嘴。
  这时候,远处腾起了一片沙尘,出现了一队人马。他们骑着马,甚至还有一辆昂贵的沙漠越野车,二十多人,飞快地向骆驼队奔来。他们戴着黑色蒙面巾,平端着猩红色的AK47。首领举着雪亮的弯刀挥了挥,几条大汉一拥而上,拿着绳索捆绑游客们。
  游客们笑嘻嘻地看着他们动手,一个白人小伙子大概觉得不反抗一下有点窝囊,就拿手里的匕首玩了个花哨的弧线,冲赛琳娜挤挤眼睛,说:“我来保护你!”接着挥匕首挡住了冲到面前的大汉。大汉抽出弯刀,一刀劈下,劲道又猛又狠。小伙子吓了一跳,忙向后闪,差点被劈在了脸上。小伙子大骂:“妈的,你疯了!”大汉猛地一脚踹在他腿上,小伙子顿时摔倒在地,被五花大绑起来。
  另一个白人小伙子不干了:“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真动手打人?我要投诉你们!”他是冲着赛琳娜喊的,赛琳娜却脸色发白,声音颤抖:“我、我不认识他们!”大家都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一定是游戏的一部分吧。
  劫匪们劫持着游客跑了很久,直到天快黑时才来到一处很小的绿洲。这里除了一口深井外,几乎什么都没有,但沙丘下却有几间坚固的地下室。看来,这里是劫匪的老窝。
  刚被扔进地下室,赛琳娜就惊叫起来:“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大家这才发现,屋里已经有三个人被绑着了,穿的衣服和劫匪差不多。其中一个胖子带着哭腔说:“我们十几个人扮演劫匪,在预定路线上等着,没想到会碰到这群真的劫匪。”赛琳娜也急得哭了:“怎么只剩下你们三个?”胖子面如土色:“他们……都被杀了,埋在了沙丘下。”
  中年眼镜沉不住气了:“你们别演戏了,这不好玩。”赛琳娜全身发抖,蜷缩在角落里不出声地哭着。
  这时候,两个劫匪下来了,拿着一个口袋,开始粗暴地搜身。几个人顿时惊叫起来,男人的手表,女人的戒指珠宝,每个人的钱包,都被搜了出来。老商人心疼地喊道:“轻点啊,我那手表是金的!”黑人小伙子也抗议:“别把我的钱包和他们的混在一起!”那对年轻夫妇中的女人突然喊起来:“你把我的手指撸肿了!我不玩了,我要求退出!”一个劫匪反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她白皙的脸顿时肿了,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其他人顿时被吓住了,她的丈夫愤怒地跳起来,却被另一个劫匪一脚踢倒在地,痛苦地蜷缩起来。
  
   三、人间地狱
  劫匪上去了,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中年眼镜说:“他们……真的是劫匪?”卡罗想起来了:“我来之前查过资料,这片沙漠确实有过劫匪,不过后来政府说已经剿灭了……”赛琳娜摇了摇头:“那是骗人的,政府从来没有剿灭过劫匪。”卡罗大怒:“你们明知道这地方有劫匪,怎么还敢开发这种旅游项目?”赛琳娜哭着说:“老板说他已经和劫匪谈判过了,我们每年交十万美元,他们就不打劫我们的旅游团,前面两个团都没事啊。”
  不知过了多久,大家开始饥饿难忍,老商人的情妇先顶不住了:“我要吃东西,我要喝水!”大家也跟着喊起来。过了一会儿,劫匪首领带着几个手下进入地下室,用生硬的英语说:“放心,我不会轻易饿死你们,但是,你们身上的钱还不够买你们的命。”
  赛琳娜鼓足勇气说:“我们是奥特兰公司的,老板说和你们有协议……”首领冷冷一笑:“不错。可我得到消息,这次的旅游团里有个亿万富豪,这就另当别论了。我拿到赎金后,就会放人。”
  卡罗松了口气:“我只是个喜欢旅游的单身汉,不是什么亿万富豪。”其他人也纷纷表白起来。
  首领挥挥手:“问题是,我还没弄清楚那个富豪的身份,你们都有可能。”他看了一眼黑人小伙子,“不会是你的,黑小子。”黑人小伙子冷笑一声:“你这套把戏吓唬谁啊?我就不信你是真劫匪。告诉你,那五万美元我要定了,谁也别想跟我抢!”
  一声枪响,黑人小伙子雪白的T恤上像开了一朵红花,鲜血从胸口汩汩流出。他栽倒在地,两个劫匪过去把他拖走了。直到此时,人们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三个女人凄厉地哭叫起来。首领朝天开了一枪,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首领说:“谁是那个有钱人,赶紧站出来。否则,我很可能会失去耐性的。”他威胁地拿着枪挨个指着几个人。刚才玩匕首那个小伙子先顶不住了,狂喊起来:“谁是有钱人,赶紧说吧,别让我们都陪着死啊。”另一个小伙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不是说你爸爸是个汽车大亨吗?还说你不用工作,就是四处游玩。”玩匕首的小伙子又惊又怒:“你放什么屁,那不是为了泡妞吗?妈的,你不也说自己是可口可乐的股东吗?”首领的手枪又换了方向,那个小伙子惊恐地喊起来:“我不过是买了点可口可乐的股票而已,才三千美元!我连这次来旅游的钱都是借的,还指望赢钱回去呢!”
  首领摇了摇头:“这两人不会是的,富豪哪有这样的?他们没用了。”他一挥手,两个手下扑上来抓着两个白人小伙子就往外推,这两人拼命挣扎、哭喊,不久,外面就传来了两声枪响。首领冲外面喊了一声:“埋在沙丘下面,别让警方的卫星看出东西来。”
 
  卡罗忍不住说:“你们这样杀人,不怕警察吗?”首领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嘲讽:“警察只能管管小偷小摸,让他们来这魔鬼一般的沙漠里来剿匪,做梦吧。”说着,他把枪口对准了年轻夫妇中的女人:“轮到你了。说,你老公是不是富豪?”女人的嘴角还肿着,恐惧地说:“不,我们不是富豪!我们是来蜜月旅行的,想顺便挣点钱……”首领嘴角一挑:“有一个办法可以验证,一个富豪是不会因为怕损失点钱而戴绿帽子的。”他的手下冲上来抓住那女人往外拽,她的丈夫拼命站起来想阻止,结果被按倒在地。女人的衣服被撕扯得破破烂烂,哭喊着被拉了出去。
  首领又看向老商人。老商人颤抖着说:“我有家商店,你要多少钱,我都给。”首领嘿嘿一笑:“为了一个商店店主的赎金,我都不值得冒险去取一趟。你带来的女人长得不错,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她的。”老商人不等被拉出去,已经吓昏过去了,而他的情妇愣了半天,突然风骚地冲首领一笑:“英雄,以后我就跟您了。我一定会好好伺候您的。”
  现在只剩下中年眼镜和卡罗了。首领不耐烦地说:“就别让我废话了。说,你们俩谁是富豪?”中年眼镜举起了手:“好吧,我说,我就是那个富豪。我给你写个电话号码,你想要多少钱,尽管打电话吧。”
  “这是英国的号码。”首领接过来一看,冷笑道,“可根据我的情报,富豪是个美国人,你想骗人也太差劲了点。”中年眼镜终于崩溃了,哭喊起来:“别、别杀我,虽然我不是富豪,可我愿意出钱……”首领一挥手,中年眼镜也被拖出去枪毙了。
  现在,屋子里的游客只剩下卡罗了。首领说:“你是那个富豪?”卡罗摇了摇头:“不,我不是。”首领冷笑:“把联系人给我吧。我知道你是美国人,从口音能听出来。”卡罗还是摇头:“我不是富豪。”
  首领看了看蜷缩在一旁的赛琳娜:“你似乎跟这个小妞很亲密,不希望她受到什么伤害吧?”说着,他走到赛琳娜身边,把她拉起来,将枪口顶在她的头上,“我数三下,你再不说,我就打死她。一,二……”
  卡罗终于颓然坐倒:“放开她吧,我就是你要找的人。”首领得意地笑了:“好极了,把你的联系人说出来吧。”卡罗写下了联系电话后,劫匪们就离开了地下室,老商人的情妇也跟着走了出去。赛琳娜颤抖着说:“谢谢你。”卡罗叹息一声,将她搂在怀里。
  
   四、无言结局
  半夜里,外面突然传来了枪声,一片混乱。过了一会儿,门被踹开了,一群警察冲进来,把卡罗和赛琳娜解救出来。
  劫匪们被包围了,就在这时,劫匪首领高喊:“别误会,这一切都是假的!”
  警察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劫匪们一个个脱去衣服,举着双手走了出来。一个警察跑到卡罗跟前敬礼:“警长,他们的枪都是假的!”
  卡罗不可思议地看向劫匪首领,现在他的蒙面巾已经摘下了,正是奥特兰公司的老板,卡罗在签旅游协议时见过他一次。
  卡罗高喊:“仔细搜查,附近可能有遇难者尸体!”另一个警察跑了过来:“没有发现尸体,只是在几个房间里找到了几名游客,他们都没事。”
  卡罗对“首领”说:“我亲眼看见你开枪打死了那个黑人。”老板谦恭地笑了笑:“罗恩的演技没得说,他一直是我们最好的员工。我打的,只是一发灌了血浆的空包弹而已。”
  卡罗吃了一惊:“他是你的员工?”老板说:“不但他是员工,那对年轻夫妇也是。实际上,真正的游客只有你、两个白人小伙子、老商人和他的情人。这也够了,你们五人的团费就是两万五千美元,比其他旅游公司的收入高多了。”
  卡罗觉得不可思议:“你还想着赚钱?你就不怕进监狱吗?”老板说:“很抱歉,我想不出我为什么不能赚钱。我们是签有协议的,你们都没能坚持到最后,没有人能拿到奖金。”
  卡罗大怒:“是你们先破坏了规则!”老板摇了摇头:“我们哪里破坏规则了?协议上没说我们不能有演员混在旅游团里烘托气氛啊,也没说不能吓唬人。”
  卡罗狠狠地说:“你少演戏!我的真实身份是洛杉矶警长,你以往的客人报了案,说在沙漠中碰上劫匪时,坚持到最后的人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最关键的是,还有人家里接到了勒索电话,而那些赎金被人取走了!所以,这次我们事先放出风来,说有富豪参加了本次旅游,然后我再乔装混进来,就是要搜集你的犯罪证据!我给你的号码,正是接应我的警察的,你还想抵赖?”
  老板不紧不慢地说:“话不能这么说,警长。没错,我是给客人家里打过恐吓电话,但那是当着客人的面打的,是为了烘托劫持的气氛。而且,我们根本就没说过要多少钱,在哪里交钱,怎么能算是勒索呢?我们这里打的电话都是有录音的,警方可以拿去检查啊!”
  卡罗愣了一下,说:“没错,你当着客人的面打电话,只是说他被绑架了,但家属在第二天就接到了另一个电话,说明赎金和放置的地方,而那些钱都被拿走了!”老板说:“那样的话,家属应该报警啊!”
  卡罗愤怒地说:“他们的亲人在劫匪手上,怎么敢报警?确实有人报警了,他们的钱没有被拿走,但四家富人只有一家选择报警,另外三家都被拿走了钱。”老板保持着微笑:“问题就在这里啊,警长。如果是真正的劫匪,那家报警的人质应该会被杀掉,可是没有,对不对?至于那些勒索电话,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们公司打的呢?也许是别人凑巧知道了他们的家人好久没回来,碰运气打了电话,发了意外的横财呢?这和我们公司又有什么关系?客户都明知道被劫持是假的,为什么还要惊慌失措呢?”
  卡罗愣了半天,竟想不出反驳的话。的确有人受伤了,但那全是人家派来的演员,而真正的游客则毫发无损,这怎么能叫犯罪呢?
  警察无奈地收队了。游客们不是讨饶就是放弃了,卡罗则是报警了,团费自然都归奥特兰公司所有。
  
   尾 声
  卡罗办完有关的旅游手续,径直走进了里面的办公室。老板见他进来,微微一笑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如果你坚持下来不报警,我会怎么办,对吧?”
  卡罗点了点头:“只要有一个人坚持到底,你就是赔钱的,因为要再增加九个人你才能持平,而且不能算上自己的员工。”老板说:“事实上,我从未亏本过。因为从没有人能真正坚持到最后。”
  卡罗说:“虽然你们的骗局十分巧妙,但如果有人真的坚持到最后,你又不敢真正伤害他,那怎么办?”老板看了看周围,凑近他的耳朵轻声说:“坚持到最后的人,如果不是我的员工,那一定会以为是遇到了真的绑架而逃出去,最后在沙丘里慢慢地变成木乃伊。”
  卡罗的心沉了下去:“如果他硬是不逃呢?”老板的声音更轻了:“我会帮他逃的。他会被迷晕,然后送到五公里外的沙漠,这是一个人在沙漠里能逃的最远距离。当然,他醒过来后也绝没有能力走回来,只能等死,而我只需要在他死后带着警察找到他的尸体就行了。而且,协议上就这么写的:误以为真被绑架而逃跑的人,发生意外,我们公司是不负责任的。”
  卡罗怒视着他:“这种罪恶勾当,你以为可以一直进行下去吗?”老板却答非所问,轻声说:“实际上,沙漠中确实有一股劫匪,不过,他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因为没有人从沙漠走过。于是,首领带着他们走出沙漠,开了一家旅游公司。因此,每个旅游团碰到的,都是真正的劫匪;只有当警察来时,我们才会变成守法的旅游公司。”
  卡罗猛退两步,瞪着老板:“你说的……都是真的?”老板哈哈大笑:“我是和你开玩笑呢,警长!哪会有这种事啊?我知道你肯定还想参加一次,不过很抱歉,旅游协议上说得很清楚,该项目不能重复参加。欢迎你推荐朋友来光顾啊!”
  卡罗疑惑地走出了大门,沙漠在强烈日光下让他眩晕。他从心底里相信老板后来所说的话,问题是,他永远不可能找到任何证据。罪恶就在阳光下发生,但,这却是无法证明的罪恶。
   选自《百花》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