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悬疑

僵尸杀阵

时间:2016-12-08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僵尸杀阵 
僵尸传说中最出名的莫过于湘西赶尸,该法术传说属茅山术祝由科,发源于湘西沅陵、泸溪、辰溪、溆浦四县,在尸体未腐化时由术士赶回乡安葬。赶尸的术士大约三五同行,有的用绳系着尸体,每隔几尺一个,然后额上贴黄纸符,另外的便打锣响铃开路,昼伏夜行。天亮前投栈,揭起符纸,尸靠墙而立,到夜间再继续赶路。但亦有人指赶尸者其实是背起尸体而行,但由于身穿黑衣夜行,途人便自然看不见赶尸者,以为有行尸。
  赶尸之说众说纷纭,然而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我们尚不得而知……
  
   1
  曾阿晴挑着木桶,沿铺满落叶的青石板路,走到溪边,打好一挑水,立起身,理了理裙摆,正准备挑起扁担,却听到路边的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她抬眼望去,只见蒲葵宽大的叶片中,忽然露出半张脸来。那半张脸,面色雪白,头发蜡黄,眼珠子竟然是绿的,鼻梁竟然高高挺在双眼之下。
  “鬼呀!”曾阿晴扔下木桶,惊慌失措,拔腿就跑。刚才她看到的那半张脸,岂不正是说书人口中提过的罗刹鬼?
  刚跑几步,却听身后蒲葵丛中传来说话的声音:“姑娘,别跑,想赚钱不?”这声音听起来古古怪怪,毫无平仄之分,像转戏文,更像初学发音的小孩。紧接着,曾阿晴又听到铮铮之声,煞是好听。回过头,只见那罗刹鬼已然走出草丛,手里握着一枚银圆,竖在唇前,正哧哧地吹着。
  那铮铮之声,昭示着罗刹鬼手中的银圆乃货真价实的现大洋。
  曾阿晴停下步子,不再朝前跑了。现大洋可是好东西,常言道,路遇浮财不拾,天诛地灭是也。于是曾阿晴壮起胆子,向那罗刹鬼走去,小心翼翼问道:“怎么才能赚钱?”
  罗刹鬼依然用不分平仄的古怪口音说道:“带我去见个人,见到了,银圆就归你。”
  “你要见什么样的人?”曾阿晴好奇地问。
  罗刹鬼一字一顿地答道:“茅山道人,会赶尸的茅山道人。”
  
   2
  曾阿晴蓦地一惊,这古怪的罗刹鬼,来这偏僻的湘西村落,竟是为了寻找赶尸的茅山道人?
  身为湘西苗女,曾阿晴自然知道赶尸是为何物。话说湘西一带,若有苗人外出,于异乡不幸身故,家中血亲就会延请茅山道士,在尸体额头贴一张黄符纸。茅山道士一手持赶尸鞭,一手摇招魂铃,口中念念有词,便可使尸体直立,双足僵硬地跳跃前行,从异乡一直跳跃回家乡安葬。
  但这赶尸术乃是不祥之事,曾阿晴心中惊怖得紧,加之这罗刹鬼相貌丑陋,她禁不住双足发软,噔噔噔朝后退出了几步。
  罗刹鬼见状,连忙说道:“姑娘,莫怕,我乃大英帝国之属民,名唤达文西,不是坏人。”
  曾阿晴听了这话,才恍然大悟,眼前这白面碧眼金发高鼻梁之人,原来并非什么可怕的罗刹鬼,而是那些扛枪途经村寨的丘八们曾经提过的高鼻子洋人。
  几个月以前,曾有一帮扛枪的丘八途经曾阿晴所住的村寨,那些丘八在村寨里歇息时说过,现如今日本人已经攻进省城,在城里烧杀掳掠了三天三夜,却不敢动省城里的高鼻子洋人。据说那些洋人在省城里开教堂,一心向善,也收留逃难的中国人,从日本鬼子手下救回了不少性命。
  如此想来,这个名叫达文西的洋人,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吧。
  但曾阿晴还是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你找赶尸的茅山道人干什么?”
  达文西答道:“我的几位同胞,不幸染了风寒去世,我要把遗体带回省城,可是找不到运送遗体的车辆。多亏经人指点,让我到湘西苗寨寻会赶尸的茅山道人,据说茅山道人能够千里驭尸,让尸体自己走回家乡去。”
  说来也巧,这位名叫达文西的洋人还真找对了人。在苗寨里不一定能寻到认识茅山道士的人,但偏偏曾阿晴便认识一个会赶尸的茅山道人。
  曾阿晴的舅舅钟大鲁,恰好就是个茅山道人,前两天刚从异乡赶回几具身穿清朝官服的僵尸,这会儿正待在距苗寨一里地的茅屋里歇息。平日钟大鲁绝不允许外甥女带陌生人见他,但曾阿晴看到那枚明晃晃的银圆,实在是转不开眼珠。这是现大洋啊,可以去县城买好多好多红头绳、好多好多花衣裳!
  半个时辰后,曾阿晴便领着高鼻子洋人来到舅舅的茅屋外,正准备喊舅舅的大名,却见达文西忽然扬起手,衣袖里涌出一团黄色的烟雾。
  曾阿晴嗅到这团烟雾所散发出来的酸臭气味,顿时手足僵硬,头晕脑涨,随后倒在了地上。
  
   3
  达文西朝地上的小姑娘踢了一脚,确认毫不动弹,然后移动身形,蹑手蹑脚走到茅屋的窗边。他从袖中摸出一根竹管,探入窗中,朝竹管吹了一口气,黄色烟雾便袅袅涌入屋中。
  坐在床上正在翻《三国志》的钟大鲁嗅到酸臭气味后,尽管心知不妙,立刻屏住呼吸,但依然浑身瘫软地倒在了地上。
  达文西待屋中的烟雾散尽之后,大摇大摆走入茅屋中,嘴里喃喃自语:“这加勒比海上岛国传来的僵尸秘药,效果还真不错啊,一丁点儿就能迷晕人!”
  随后,他蹲在钟大鲁身旁,翻开钟大鲁的眼皮看了一下瞳孔。当他发觉钟大鲁瞳孔开始放大的时候,达文西便用充满蛊惑的声音念念有词地问道:“你且说说,茅山道人究竟凭借什么秘密,能够千里驭尸?”
  说也奇怪,钟大鲁虽然全身瘫软,几乎失去知觉,但听了达文西的问话,却立刻迷迷蒙蒙地答道:“赶尸,哪有什么秘密?全靠那张黄符纸上,蘸了阿晴配制的还魂水。”
  原来达文西袖中藏着的僵尸秘药,竟有蛊惑人心的效用。
  “还魂水?那是什么东西?”达文西问道。
  “是迷药,几十种草药,再把阿晴制出的蛊虫捣成酱,混一起,抹在黄符纸上。符纸贴在活人脑门上,活人顿时失去知觉,看上去就像死人一般,但我想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不过,走路的时候,贴了符纸的活人,膝盖无法弯曲,所以只好跳跃着行进。”
  听了钟大鲁的话,达文西不禁哈哈大笑。原来所谓湘西赶尸,只是一帮茅山道人故作玄虚罢了。他们赶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尸体,而是活人。他们一定是为了挣钱,所以去异乡寻找活人,贴上符纸,让人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然后再用稀奇古怪的方法,驾驭活人回乡,从活人的亲戚那儿领赏钱。
  对了,茅山道人千里驭尸后,送回来的尸体得安葬故里。也就是说,他们赶回活人后,最终会杀死这个活人,令其变为可以下葬的死人。
  “真是有趣!”达文西若有所思地低声叹道。
  
   4
  达文西拔出一柄匕首,割断钟大鲁的喉管,然后走出茅屋,扛起躺在地上的曾阿晴,大步流星向深山里走去。
  半日之后,达文西来到一面山壁前,朝四周巡逻一番后,找到了自己之前留过记号的一棵榕树。在榕树后,他拉开悬垂在山壁前的蔓藤,一口幽深的山洞出现在他面前。
  山洞里,有铺着草席的石床,还有米和腌好的腊肉。达文西将曾阿晴横放在石床上,然后朝她脸上喷了一口水。曾阿晴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当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口山洞之中,顿时吓得浑身哆嗦。她看到罗刹鬼一般的达文西,立刻大声叫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究竟是什么人?”
  达文西微微一笑,从脚下拾起一个麻袋,从麻袋里摸出一把银圆,在手里晃悠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他看到曾阿晴眼中流露出羡慕渴望的神情,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炽盛。
  “曾姑娘,只要你教我学会如何制出蘸黄符纸的还魂水,这一麻袋的银圆,全归你。”
  曾阿晴不禁咽了一口唾沫,有了这么多银圆,别说红头绳、花衣裳,就算是整个县城,只怕都买得下来。
  可是……这个高鼻子洋人怎会知道蘸黄符纸的还魂水?那可是茅山道人千里驭尸的不传之秘啊!难道是舅舅钟大鲁给他说的?洋人为什么要学会如何制出蘸黄符纸的药水?难道他想学千里驭尸的赶尸之术?
 
  一个大英帝国的洋人,不辞辛劳,任劳任怨,千里迢迢来到偏僻的湘西苗寨,就为了学习赶尸之术?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动机?
  达文西似乎也看出了曾阿晴心中的疑问,目光坚定地主动说道:“如今我的祖国,正在欧洲战场上与德国纳粹激战,战况惨烈,尸横遍野。许多战士的尸体都埋在了异国他乡,我多么希望能让他们魂归故里……所以,我想学会赶尸之术,把他们的尸体带回家乡安葬。”
  听了他的理由,又看在那袋银圆的份上,曾阿晴的心动摇了。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还魂水的配方,可不是那么容易学的……得花很长的时间,还很危险……而且,赶尸之术赶的并非死人,而是活人啊,你学来有什么用?”
  达文西却咧嘴一笑,说道:“其实,我是个商人,赶尸回去只是为了从死者的亲戚那儿赚钱。我才不管赶回家乡的是死人还是活人,只要最后送到死者亲戚手中的,是个死人就行了。”
  曾阿晴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敢情眼前这位高鼻子洋人,准备在海外开一家湘西赶尸的分号,做和茅山道人一样的买卖,寻找活人,贴上黄符纸,赶回家乡,杀死后送到死者亲戚家,领取赏金。
  
   5
  制作蘸黄符纸的还魂水,除了几十种草药之外,还需要一只蛊虫。
  洋人自然不知蛊虫为何物,曾阿晴只得耐心解释了一番。
  养蛊,乃苗寨中最为古老阴森而又神秘恐怖的传统。这是一种以毒虫作祟害人的巫术,据说中了蛊,就必须听命于放蛊人的差遣,并定期回到苗疆,服用特制的解蛊药,续命一年。年年如此,直到死亡。也有人说,只有放蛊者帮你拔除蛊毒,才有可能摆脱蛊毒的残害。养蛊之术向来传女不传子,道行最高深的养蛊人,多为贫穷的未婚女子。
  养蛊人在养蛊以前,要把正厅打扫干净,在神位前焚香点烛,对天地鬼神默默地祷告。然后在正厅的中央,挖一个大坑,埋藏一个口小腹大的大缸下去,缸内放置一百种毒虫后加盖掩埋,一年之中那些毒虫在缸中互相吞噬,毒多的吃毒少的,强大的吃弱小的,最后只剩下一个,这个毒虫吃了其他所有毒虫后就成为了蛊。
  是夜,恰月明星稀,曾阿晴领着洋人,背着竹篓来到一片洼地。四周遮天蔽日的枝叶挡住微弱的月光。她摘一片芭蕉叶,在叶片上放了一个饭团。这饭团是白天时她在山洞里亲手蒸做的,上好的糯米与切成粒的腊肉、青菜包在一起,在文火上蒸上五个时辰。饭团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四周的草丛中石块下立刻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无数小爬虫因为饭团的吸引而靠近了过来。
  曾阿晴站到了一旁,从背篓里拿出一双足足有三尺长的黄铜筷子,又在地上放了一个揭开盖子的陶罐。很快,就有一只千足蜈蚣爬上了芭蕉叶,向饭团爬了过去,曾阿晴伸出筷子,手疾眼快地夹住了蜈蚣的身体,扔进了陶罐里。蜈蚣被扔进陶罐后,又有数不清的蝎子、蜘蛛、蚂蟥络绎不绝地爬上了芭蕉叶。曾阿晴继续用长长的筷子,将毒虫逐一拈进了陶罐中,没多久工夫,她就捉了几十只毒虫。
  “将此罐埋于地底,一年之后剩下的那只虫子,便是制作还魂水的蛊虫。”曾阿晴朗声说道。
  
   6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达文西每日都请曾阿晴替他捉毒虫,山洞正中央的地底,已经埋入了三百多口陶罐。时间到了之后,便每日揭开一口陶罐,得到一只蛊虫。
  至于制作还魂水的几十种草药,达文西已从曾阿晴口中了解殆尽,还为每种植物画了图,当然,山洞里也堆满了草药。
  终于,第一瓶还魂水顺利配制了出来,这一瓶药水能蘸三千张黄符纸。只要达文西愿意,在接下来的一年,他每天都可以配出一瓶还魂水来。
  只是,达文西必须实验一下,手中的第一瓶还魂水是否有那么神奇的效用。于是,他取出一张黄符纸,在还魂水里蘸了一下,浸润湿透后,他从身后渐渐靠近曾阿晴,然后猝然动手,将黄符纸贴在了曾阿晴的额头上。
  曾阿晴“嘤咛”一声,瘫软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达文西又按曾阿晴之前教过的咒语,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的念咒声,倒在地上的曾阿晴竟鬼使神差般缓缓站了起来,双眼无光,直勾勾地望着山洞突兀的石壁。
  “向前走!”达文西念道。
  曾阿晴果然膝盖僵硬地向前跳跃。
  “向后退!”
  曾阿晴果然膝盖僵硬地向后跳跃。
  达文西还担心自己受骗,于是使出最厉害的一招:“拾起地上的匕首,自刎。”
  曾阿晴毫不犹豫,弯下腰,拾起地上的匕首,向自己的喉管抹去。
  达文西不禁哈哈大笑,然后大声吼出了两个字:“哟西!”
  
   7
  情不自禁说出“哟西”两个字的人,自然不会是来自大英帝国的洋人,只有万恶的日本鬼子,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错,达文西是日本人,他的真名乃达文西郎,是日本最优秀的刺客忍者。忍者最擅长的便是乔装易容,只要在皮肤上抹一层白色颜料,便能乔装成西洋的白种人。只要在鼻梁上垫一点儿面粉,就能变成西洋人般的高鼻梁。只要在眼睛里滴一点特制的药水,就能让瞳孔变成绿色。至于蜡黄头发,那倒没有作假,因为达文西郎曾经长时间在水下练习龟息大法,所以头发早就变成了枯草一般的黄色。
  达文西郎冷笑一声,从山洞深处取出一台发报机,用手指滴滴答答地发送起情报。
  三天之后,一支日本军队赶到了这处山洞,抱着三百多个装满毒虫的陶罐,还有储藏了满洞的草药,回到了省城。
  达文西郎面见日军长官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土黄色的军装。他敬了个军礼之后,朗声说道:“幸不辱命,我已掌握千里驭尸的赶尸秘法。从明天开始,我就可以用还魂水和黄符纸,驾驭不肯合作的支那人,让支那人帮我们和支那军队战斗!”
  这就是达文西郎潜藏在湘西苗寨足有一年的天大秘密。
  日本军队早就深知,中国人没有那么容易屈服于所谓的东亚共荣圈,所以他们一直试图寻找一个最简便的方法打赢这场战争。当情报部门听说有一种千里驭尸的赶尸秘法后,就生出诡计,希望让日本人也学会赶尸秘法,然后把坟墓里的尸体挖出来,用赶尸秘法驱动僵尸们,与中国军队打仗。
  不过,经过达文西郎一年的学习,才知道原来茅山道人赶的并不是尸体,而是中了蛊毒的活人。但日本人并不在意这一点,反正到处都是中国人,拉来贴黄符纸,送到前线当炮灰,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8
  日军指挥官随意从俘虏的中国军人里,挑出几人,实验一番后,证实达文西郎的说法确实无误,于是立即着手开始准备,很快便调来了三千华军俘虏。这些俘虏以前都用过枪,把他们变成僵尸,送到前线去打中国军队,定能事半功倍。
  在校场上,三千华军被逼穿上清朝官服,很快就有日军在这些华军的额头上,逐一贴上黄符纸。贴了黄符纸的华军,毫无例外地立刻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日军又在每个华军的手中塞进了填满弹药的步枪。
  从校场到前线,约要行军半个时辰。
  达文西郎与日军在前线的最高指挥官,站在观战台上。他见一切妥当之后,便手持喇叭,大声念起了曾阿晴教的咒语。
  随着咒语声,倒在地上的华军纷纷站立起来,双眼无神,膝盖僵硬。
  “向前走!”达文西郎发出一声号令,穿着清朝官服的三千华军一起向前跳跃,一副行尸走肉的模样。
  前来观礼的一大帮日本前线官员,纷纷向达文西郎伸出大拇指,达文西郎心中也很是欣喜,心想自己过不了多久,必然升官发财。
  可就在这时,校场上的三千华军突然一起站在了原地。只是一瞬间,那些华军仿佛清醒了一般,同声呐喊了起来。与此同时,他们开始放枪,枪口直指校场边上的观战台。
  不待观战台上的日军拔枪应战,一梭子弹已经扫射上来。达文西郎顿时感到胸口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低下头,只见自己的左胸已被子弹打透。再看身旁其他日军前线官员,也毫无例外全都胸口中枪,逐一倒在了地上。
  校场上,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华军们怎么都想不到,他们换上清朝官服,贴了黄符纸后昏倒过去,当他们重新清醒过来的时候,手中竟握着填满子弹的步枪,而那些日本鬼子则坐在观战台上。他们立刻掉转枪口,向日军开枪,这是每个华军最本能的反应。
  当日,省城宣告重回华军之手,犹如在日据范围的腹地中,插入了一枚透骨钉。
  
   9
  只有曾阿晴知道,她为那个罗刹鬼配的还魂水,还有最后一种草药并未加进去。如果不加那种草药,还魂水的效力只能维持一盏茶的工夫。她心想,如果罗刹鬼就这样带着还魂水离开湘西苗寨,她会在最后关头把那种草药交给这个叫达文西的洋人。不过,如果他在离开之前先想对付她,那么就对不起了,达文西永远别想知道最后一种草药到底是什么。
  所以当她发觉自己额头上被贴了一张黄符纸的时候,并未哀天怨地,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现在被罗刹鬼杀了,罗刹鬼日后也一定会被他贴了黄符纸的其他人所杀死。
  原本,曾阿晴以为会有一个金发碧眼的高鼻子洋人,在欧洲战场上替她报仇,这日子或许要过很久,毕竟达文西也得经过一番跋涉后才能回到欧洲。但她怎么也想不到,报仇的日子竟然来得这么快,而且最终替她报仇的,是自己的华军同胞。
   选自《悬疑志》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