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余秋雨 > 行者无疆
  • 行者无疆

    ...

    日期:2016-12-14 点击:125 作者:yugaojie
  • 南方的毁灭

    南方的毁灭 我到庞贝古城废墟,已经是第二次了。奇怪的是,两次都深感劳累。平平的路,小小的城,却累过跋山涉水,居然。 开始还不大在意,后来,当腿脚越来越沉重的时候停步...

    日期:2016-12-14 点击:103 作者:yugaojie
  • 罗马假日

    罗马假日 我第一次去罗马,约了一帮友人,请一位大家都认识的特殊友人蒋宪阳先生带队。蒋宪阳的特殊,在于他原本是上海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因热爱意大利美声唱法而定居罗马多...

    日期:2016-12-14 点击:149 作者:yugaojie
  • 兴亡象牙白

    兴亡象牙白 你看,一见到元老院的废墟,我就想起恺撒他在这里遇刺。那天他好像在演讲吧被剌了二十三刀,最后伤痕累累地倒在庞培塑像面前。 我低头细看脚下,猜测在他流血倒下的...

    日期:2016-12-14 点击:132 作者:yugaojie
  • 寻常威尼斯

    寻常威尼斯 在欧洲,威尼斯算是我比较熟悉的城市之一。 对威尼斯我还没有资格称为老朋友,但见面时早就不惊不咋,剩下的也只是平静打量,寻常话语。 不管哪一次,人总是太多,...

    日期:2016-12-14 点击:131 作者:yugaojie
  • 城市的符咒

    城市的符咒 第一次来佛罗伦萨时就对一件事深感奇怪,那就是走来走去总也摆脱不了这几个字母:MEDICI。像符咒,像标号,镌在门首,写在墙面,刻在地下,真可谓抬头不见低...

    日期:2016-12-14 点击:139 作者:yugaojie
  • 围啄的鸡群

    围啄的鸡群 伽利略赶在米开朗琪罗去世前三天出生,仿佛故意来连接一个时代:文艺复兴基本完成,近代科学开始奠基。 佛罗伦萨圣十字教堂内的名人灵柩,进门右首第一位是米开朗琪...

    日期:2016-12-14 点击:104 作者:yugaojie
  • 流浪的本义

    流浪的本义 每一座城市都会有一个主题,往往用一条中心大街来表现。是尊古是创新是倚山是凭海是厚土是广交巴塞罗那的主题很明确,是流浪。 全城最主要位置上的那条大街,就叫流...

    日期:2016-12-14 点击:88 作者:yugaojie
  • 西班牙两题

    西班牙两题 只因它特别忠厚 西班牙到处都是斗牛场,有的气势雄伟,有的古朴陈旧。我知道到了西班牙不看斗牛是一种遗憾,便几次随车队去斗牛场,结果都大门紧闭,一片冷清,怎么...

    日期:2016-12-14 点击:198 作者:yugaojie
  • 我的窗下

    我的窗下 里斯本往西去有危崖临海,大西洋冷雾迷茫。这里的正式地名叫罗卡角,俗称欧洲之角,因为这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点。在人们还不知道地球形状的古代,这里理所当然地被看成...

    日期:2016-12-14 点击:200 作者:yugaojie
  • 古本江先生

    古本江先生 半个世纪前,里斯本的一家老旅馆里住进了一位神秘的外国老人。他深居简出,拒绝拍照,不接受采访,只过着纯粹而孤独的老年人的日子。 老人走过很多地方,偶尔落脚这...

    日期:2016-12-14 点击:68 作者:yugaojie
  • 仁者乐山

    仁者乐山 从意大利到奥地利,我们知道,已经从南欧进入了中欧,目光当然会有一点转变。 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当然与小城不同,虽然年代并不久远但很有文化。一百多年前已经有旅行...

    日期:2016-12-14 点击:203 作者:yugaojie
  • 悬崖上的废弃

    悬崖上的废弃 萨尔茨堡,瓢泼大雨。 打伞走过一条小路,向这个城市的标志性城堡走去。 中欧山区的雨,怎么会下得这样大。雨帘中隐隐约约看到很多雕塑,但无法从伞中伸出头来细...

    日期:2016-12-14 点击:77 作者:yugaojie
  • 醉意秘藏

    醉意秘藏 布达佩斯东北一百多公里,有一个叫埃盖尔的小城。去前就知道,那里有两个五百年前的遗物,一是当年抗击土耳其人的古城堡,二是至今还没有废弃的大酒窖。 匈牙利朋友说...

    日期:2016-12-14 点击:143 作者:yugaojie
  • 布拉格不后悔(上)

    布拉格不后悔(上) 布拉格超乎我的意料之外。 去前问过对欧洲非常熟悉的朋友Kenny,最喜欢欧洲哪座城市,他说是布拉格,证据是他居然去过五十几次。当时觉得这也许隐含着某...

    日期:2016-12-14 点击:132 作者:yugaojie
  • 布拉格不后悔(下)

    布拉格不后悔(下) 布拉格从什么时候开始蒸腾起艺术气氛来的,我还没有查证。但是既然这种气氛已成为现在布拉格为世人共知的一种性格,那么这种查证是迟早的事。我今天只采取一...

    日期:2016-12-14 点击:66 作者:yugaojie
  • 黄铜的幽默

    黄铜的幽默 斯洛伐克与捷克分家后,首都设在布拉迪斯拉发,一个在我们嘴上还没有读顺溜的地名。沿途景象表明,这里还相当贫困。 两位同伴上街后回来说:快去看看,人家毕竟是欧...

    日期:2016-12-14 点击:157 作者:yugaojie
  • 墓地荒荒

    墓地荒荒 问了好多德国朋友,都不知道黑格尔的墓在哪里。后来在旅馆接到一位长期在这儿工作的中国学人的电话,他是我的读者,知道我的兴趣所在,没说几句就问我想不想去祭拜一...

    日期:2016-12-14 点击:98 作者:yugaojie
  • 黑白照片

    黑白照片 黑格尔是在柏林大学校长任内去世的,而在黑格尔去世的二十年前,费希特也担任过该校校长。当然,这个学校的校名还出现在更多其他文化名人的履历中。我前些年来柏林匆...

    日期:2016-12-14 点击:161 作者:yugaojie
  • 落伍的疯狂

    落伍的疯狂 在柏林街头还能找到很多纳粹活动的遗址。留下了遗址,也就留下了记忆。 一切有关纳粹的记忆,并不是一场偶然的噩梦。这是历史的产物、民族的产物,具有研究的普遍价...

    日期:2016-12-14 点击:197 作者:yugaojie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