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张晓风
  • 地毯的那一端

    地毯的那一端 德: 从疾风中走回来,觉得自己像是被浮起来了。山上的草香得那样浓,让我想到,要不是有这样猛烈的风,恐怕空气都会给香得凝冻起来! 我昂首而行,黑暗中没有人...

    日期:2016-12-25 点击:210 作者:yugaojie
  • 初雪

    初雪 诗诗,我的孩子: 如果五月的花香有其源自,如果十二月的星光有其出发的处所,我知道,你便是从那里来的。 这些日子以来,痛苦和欢欣都如此尖锐,我惊奇在它们之间区别竟...

    日期:2016-12-25 点击:112 作者:yugaojie
  • 孤意与深情

    孤意与深情 我和俞大纲老师的认识是颇为戏剧性的,那是八年以前,我去听他演讲,活动是李曼瑰老师办的,地点在中国话剧欣赏委员会,地方小,到会的人也少,大家听完了也就零零...

    日期:2016-12-25 点击:191 作者:yugaojie
  • 她曾教过我

    她曾教过我 为幻念中国戏剧导师季曼瑰教授而作 秋深了。 后山的蛩吟在雨中渲染开来,台北在一片灯雾里,她已经不在这个城市里了。 记忆似乎也是从雨夜开始的,那时她办了一个编...

    日期:2016-12-25 点击:82 作者:yugaojie
  • 一方纸镇

    一方纸镇 常常,我想起那坐山。 它沉沉稳稳的驻在那块土地上,像一方纸镇。美丽凝重,并且深情地压住这张纸,使我们可以在这张纸上写属于我们的历史。 有时是在市声沸天、市尘...

    日期:2016-12-25 点击:70 作者:yugaojie
  • 山跟山都起起手来了

    山跟山都起起手来了 拉拉是泰雅尔话吗?我问胡,那个泰雅尔司机。 是的。 拉拉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他抓了一阵头,忽然又高兴地说,哦,大概是因为这里也是山,那里也是山...

    日期:2016-12-25 点击:179 作者:yugaojie
  • 风景是有性格的

    风景是有性格的 十一月,天气一径地晴着,薄凉,但一径地晴着,天气太好的时候我总是不安,看好风好日这样日复一日地好下去,我说不上来地焦急。 我决心要到山里去一趟,一个人...

    日期:2016-12-25 点击:168 作者:yugaojie
  • 包装纸

    包装纸 像歌剧的序曲,车行一路都是山,小规模的,你感到一段隐约的主旋律就要出现了。 忽然,摩托车经过,有人在后座载满了野芋叶子,一张密叠着一张,横的叠了五尺,高的约四...

    日期:2016-12-25 点击:55 作者:yugaojie
  • 肃然

    肃然 山色愈来愈矜持,秋色愈来愈透明,我开始正襟危坐,如果米颠为一块石头而兔冠下拜,那么,我该如何面对叠石万千的山呢? 车于往上升,太阳往下掉,金碧的夕辉在大片山坡上...

    日期:2016-12-25 点击:94 作者:yugaojie
  • 它在那里绿着

    它在那里绿着 小径的尽头,在芦苇的缺口处,可以俯看大汉溪。 溪极绿。 暮色渐渐深了,奇怪的是溪水的绿色顽强的裂开暮色,坚持地维护着自己的色调。 天全黑了,我惊讶地发现那...

    日期:2016-12-25 点击:193 作者:yugaojie
  • 赏梅,于梅花未着时

    赏梅,于梅花未着时 庭中有梅,大约一百本。 花期还有三、四十天。山庄里的人这样告诉我,虽然已是已凉未寒的天气。 梅叶已凋尽,梅花尚未剪裁,我只能仁立细赏梅树清奇磊落的...

    日期:2016-12-25 点击:157 作者:yugaojie
  • 神秘经验

    神秘经验 深夜醒来我独自走到庭中。 四下是澈底的黑,衬得满天星子水清清的。 好久没有领略黑色的美。想起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在舞会里,别的女孩以为她要穿紫罗兰色...

    日期:2016-12-25 点击:197 作者:yugaojie
  • 当我去即山

    当我去即山 我去即山,搭第一班早车。车只到巴陵(好个令人心惊的地名),要去拉拉山神木的居所还要走四个小时。 《古兰经》里说:山不来即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就去即山。 可是,...

    日期:2016-12-25 点击:123 作者:yugaojie
  • 地名

    地名 地名、人名、书名,和一切文人雅士虽铭刻于金石,事实上却根本不存在的楼斋亭阁都令我愕然久之。(那些图章上的姓名,既不能说它是真的,也不能说它是假的,只能说,它构...

    日期:2016-12-25 点击:53 作者:yugaojie
  • 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 车过高义,许多背着书包的小孩下了车。高义国小在那上面。 在台湾,无论走到多高的山上,你总会看见一所小学,灰水泥的墙,红字,有一种简单的不喧不嚣的美。 小孩下...

    日期:2016-12-25 点击:118 作者:yugaojie
  • 山水的巨帙

    山水的巨帙 峰回路转,时而是左眼读水,右眼阅山,时而是左眼被览一页页的山,时而是右眼圈点一行行的水山水的巨帙是如此观之不尽。 做为高山路线上的一个车掌必然很怡悦吧?早...

    日期:2016-12-25 点击:160 作者:yugaojie
  • 山水的圣谕

    山水的圣谕 我终于独自一人了。 独自一人来面领山水的圣谕。 一片大地能昂起几座山?一座山能出多少树?一棵树里能秘藏多少鸟?一声鸟鸣能婉转倾泄多少天机? 鸟声真是一种奇怪...

    日期:2016-12-25 点击:63 作者:yugaojie
  • 在 小的时候老师点名,我们一一举手说: 在! 当我来到拉拉山,山在。 当我访水,水在。 还有,万物皆山,还有,岁月也在。 转过一个弯,神木便在那里,在海拔一千八百公尺的地...

    日期:2016-12-25 点击:128 作者:yugaojie
  • 适者

    适者 听惯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使人不觉被绷紧了,仿佛自己正介于适者之同,又好像适干生存者的名单即将宣布了,我们连自己生存下去的权利都开始怀疑来了。 但在山中,每一种...

    日期:2016-12-25 点击:103 作者:yugaojie
  • 水程

    水程 清晨,我沿复兴山庄旁边的小路往吊桥走去。 吊桥悬在两山之间,不着天,不巴地,不连水吊桥真美。走吊桥时我简直有一种索人的快乐,山色在眼,风声在耳,而一身系命于天地...

    日期:2016-12-25 点击:134 作者:yugaojie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