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古典

兰亭集序

时间:2016-12-10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兰亭集序
⊙东晋·王羲之
作者小传
王羲之(303~361),字逸少,东晋琅玡临沂(今山东临沂)人。他以书法名世,草隶尤精,笔势飘若浮云,矫若游龙,论者评为古今之冠。他所创作和书写的《兰亭集序》,既是书苑珍品,亦是文坛杰作,千百年来为世人所盛赞和传颂。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精译┃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是癸丑年。暮春三月初,我们在会稽郡山阴县的兰亭聚会,举行祓禊活动。许多贤德之士都来参加,年长的、年轻的,都会集在一起。这里有崇山峻岭、茂密的树林和挺拔的翠竹,又有清水急流,波光辉映环绕在亭子左右。把它引来作为流觞的曲水,大家依次坐在水边,虽然没有管弦齐奏的盛况,但是一边饮酒、一边赋诗,也足以畅叙内心深处的情怀。这一天,天空晴朗,空气清新,微风和煦。抬头看广大的宇宙,低头看繁盛的万物,借此放眼纵览,舒展胸怀,足以尽享耳目的欢娱,实在是快乐啊!
人与人相处,周旋应付度过一生。有的人和朋友在室内面对面畅谈,倾吐自己的胸怀抱负;有的人则把自己的志趣寄托在所爱好的事物上,旷达开朗,不受约束,放纵无羁地生活。虽然人们对生活的取舍不同,性格的恬静或浮躁也不相同,但是当他们因遇到的事物而喜悦,暂时得意,感到心满意足时,竟然连衰老将要到来的事都忘记了;等到他们对于所追求的事物已感厌倦,心情也随着事物的变化而改变,感慨也就会随之而来。以前所享受的快乐,顷刻之间已成为过去的事情,对这些尚且不能不发出感慨,又何况人的寿命长短,随着自然界而变化,终有穷尽的一天。古人说:“死和生,也是大事情啊。”怎能不令人悲痛呢!
每次看到前人发出感慨的缘由,与我所感叹的像符契那样相合,没有一次不面对着前人的文章而嗟叹悲伤,心里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本来就知道把死亡和生存看作一样是虚妄的,把长寿和短命看作一样也是荒谬的。后代的人看待我们当代的人,也像我们当代的人看待古代人一样,这真是可悲啊!因此,我把此时与会人的名字,一一记下,抄录了他们所写的诗篇。尽管时代不同,事情也不一样,但都能引起人们的感慨,是因为人们的情趣是一样的。后代的读者,也将由这些诗文引起同样的感慨。
 
┃赏析┃
兰亭位于浙江绍兴西南兰渚山上,周围环境优美,风景宜人。东晋穆帝永和九年(353)三月三日,王羲之与当时名士谢安、孙绰以及本家子侄凝之、献之等41人宴集于兰亭,饮酒赋诗,各抒怀抱。事后把这些诗篇汇编成集。王羲之赋诗两首,并为诗集写了这篇序。本文不求华丽辞藻,自辟蹊径,叙事状景,清新自然,抒怀写情,朴实深挚,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和谐统一,是王羲之诗文的代表作。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