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和爸爸在一起的一年

时间:2016-11-25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和爸爸在一起的一年
   一月
  当妈妈发现我有某些缺点时她就说,这就像你爸。去年她对我说十二岁的孩子该懂事了,接着她叹口气说,唉,要是你只听你爸的……可是他们也真没吵架。我妈妈除了当物理教员外还要操持家务。我爸爸每天上班搞统计。记得小时候有一天我问他,统计是什么呀?他回答说,你想一想我把每天早晨八点到九点听法国国内广播的人数加起来或者把边吃早饭边读某种报纸的人数算出来。然后还有专人研究这些统计的结果。我寻思着为什么有人竟对这些事儿感兴趣。直到现在我还没想明白。我觉得爸爸还是到山上去放羊会更舒服些。冬天也许不合适。
  当我俩第一次到湖边去游玩的时候,我还是个黄毛丫头。爸爸告诉我说世界上还有些奇妙的地方可以安身栖息,只要往高处攀登就行。他还说不要怕费劲儿。可我的两腿累得硬邦邦的抬不起来,脚后跟可能起了水泡。我说,要是乘电梯或飞机就省事多了。他说这完全是两码事儿。
  后来,妈妈经常埋怨爸爸太宠爱我,把我惯坏了,其实并非如此。不过倒是他有时把我的脸捧在他手里说我长得真美,当然这话是不会让我妈妈听到的。可惜他是我爸爸,要不他准是我的恋人。有一天我说我也觉得他很美,还说我们应当一起生活在湖边的高山上,他说以后有可能的,但是我发现他已经在想别的事儿了。
  二月
  有天傍晚放学的时候,爸爸在校门口等我,同班的女孩子都睁大眼睛瞅着我们。他只是简单地说,他是顺路来接我的。她们都乐了,她们不相信:他是你爸爸?不是你哥哥?后来在男孩子那里也传开了,说他是条男子汉。有一次爸爸给我看他中学毕业时的全班合影,那时他十七岁。他说他是最后一排从左边数起的第二个。其实我自己也能认得出来。我觉得他站在那儿挺别扭,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要是在别处,他就会自然得多,他当个牧羊人更合适。
  一天,也是去湖边,我们俩像疯子似的走着,我的腿仿佛比往常长了一截,他隔着胡子微笑着。他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心情很舒畅,光着脊梁,穿着短裤。我琢磨着他究竟想图个啥,干吗要上大学,要搞统计,整天泡在纸堆里。住在大城市的套间里,又是银器,又是瓷器,还得把自己憋在4L型的小汽车里穿越拥挤不堪的街道去上班,因为他的工作单位远,只能以车代步。还要花费成千上万个小时和那些我们在电视中看到的议论彩票和其他各种蠢事的人打交道。我说,爸爸,这究竟是图什么呢?他问什么什么?这一问倒把我问住了。所以我只是说,为什么我们不常来这儿?
  三月
  有时他谈到革命。他说他和别人一样都曾相信革命,他们也做过尝试,这可比我想象的要艰难得多。他们为了掀开铺在路面上的石板把手指都磨破了。我已经知道他甚至还把一大个脚趾的骨头给砸碎了。他说我要遇上这种情况也应该去试试的,还说他会帮助我。
  一天晚上,我在家里写作业。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我发现爸爸站在我面前,他一动不动。我问他,你怎么啦?我想也许是因为我那天化了妆,他看得出神。可他只是微笑着说,我是看你长大的。
  四月
  最使我惊讶的是去年春季我第一次来月经时发生的事。妈妈立即告诉了爸爸,因为她认为一个女人在月经期间需要得到照料。一个女人?我已经是个女人了,真逗。晚上,爸爸掏出钱包,他说,诺!我的大姑娘,拿去花吧,该有点儿零花钱了。就好像我完成了什么特别使命似的。以往即便我完成了检查性的作业也从来得不到超过五十法郎的钱,可这次他却给我一张一百法郎的纸币,上面印有德拉格鲁瓦的头像,其脸部洋溢着灵感。爸爸的脸上泛起淡淡红晕。
  五月
  后来爸爸和我聊得少了,因为我的同学万森总来找我一起去锻炼,甚至约我和他一起骑自行车上学,一起回家。妈妈说万森物理学得好,常得高分。万森比我大两岁,他在研究万有引力。一天吃晚饭时,爸爸说要谈伽利略和比萨斜塔他没意见,可衡量一个男孩和这有什么关系。我不懂,觉得受了委屈,因为他甚至不想对我进行解释。接着他故意避开我的目光说,反正,重要的事儿应当由我来评分。妈妈辩驳说她不喜欢我在那些又懒又笨的捣蛋鬼中挑选朋友。她说在中学里一切都显得乱糟糟的,她谈到流氓和吸毒。爸爸反驳说女儿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我立即明白了。我心里思忖着一定要在万森敢用手指头碰我之前,把他带到山上去眺望湖泊。如果他觉得山上太一般,不是个神奇的地方,如果他抱怨爬得太高出臭汗,那我就把他打发到玫瑰园去。
  夏季即将来临,爸爸说现在已经有些假期的味道了。爸爸觉得大城市太乏味,因为他整天关在一间湿热而狭小的办公室里搞统计。
  六月
  一天,我正在上拉丁语课,女校长闯进教室来找我,她用汽车把我送回家。她说同班的一个女同学会把我的自行车送回来的。妈妈在餐厅里,她哭泣着,她把我紧紧搂在她的怀里。她说,亲爱的,你再也见不到你爸爸了。她终于向我叙述了事情的经过,那天他没告诉任何人就离开了办公室,也不知道他想去哪儿,才是下午,他就驱车朝中学的路上开去,也不知道他到那儿去干什么。她说他把汽车撞在一堵钢筋水泥墙上,当场死亡。后来我才了解到这次车祸是怎么发生的:当时他想躲开一个闯红灯的小女孩儿。
  七月
  爸爸不在了我很难适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人对我说我不相信他已离开人世是正常的,还说慢慢总会习惯的。然而夏季又到了,可是我总忘记他不在了,还自言自语地说,不久又要和爸爸一起上山去看湖泊了。接着我就想起来了,爸爸已经不在了,他已变成公路交通事故统计表上增加的一个数字。想到这儿我心里就特难受。
  以前我去上学时总是一边啃着面包干一边匆匆地向他告别。因为我总想多睡一会儿,可是迟到又不好。所以总那样急急忙忙出门,向他说声,爸爸再见。那时我已经觉得够可以的了。后来,我总抱怨自己,那天早晨要是我早知道会那样,我就应当亲他的嘴巴,就像海誓山盟的恋人那样。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