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草叶上,一阵风踮起脚尖

时间:2016-11-25 来源:未知 作者:yugaojie 阅读:
 草叶上,一阵风踮起脚尖
   静静的河滩上,忽然冒出一阵风,齐茬茬站在草叶嫩嫩的肩膀上,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朝河对面望去—— 一道缀满新绿的坡岸挡住了视线。
  这是一阵细细的风,来自远处的山林,轻柔、绵软,估计是乘浪波的小舟或者涟漪的筏子,从双江河上游漂下来的,静静悄悄地,似乎不愿惊动什么。
  青草柔柔地弯下身来,一阵风细细的脚尖踩得它们肩膀发痒,想笑,却强忍着,它们害怕自己一笑,苞里的花儿就会尖叫着,一朵接一朵地提前跳出来,在河滩上四处乱跑。
  一阵风在河滩上伸长脖子。一阵风的脖子有多长呢?会不会比长颈鹿的脖子还长?事实上是,当一阵风将脖子伸长到高过了对面的坡岸时,就很快缩回来,并且从草叶上扑通扑通跳下来,显然,它看见了什么,急着过河上坡,去看那边的景致了。
  双江河奔腾到此,显得有些疲累,漩出一湾深潭躺下来,歇息了两丈来长后,才又奔腾着浅急的水流匆匆而去。浅水里,凸出一线跳岩,刚好可以踩着过河。一阵风撩起长裙,踮起脚尖,歪歪扭扭跑到跳岩前,一跳,一跳,再一跳……快要跳过河时,却重心不稳,啪地栽到河水里去了——许多浪花旋即跳起来,排成排,串成串,大笑着浮游而去。
  走上坡岸,眼前敞开一片平展展的田野。正是春耕时节,田畦里新翻的泥土在阳光下散发出湿腥的味道。农民们绾起裤脚、捋出手臂,挥锄引灌、扬鞭吆牛,一派繁忙,对于一阵风的到来毫无察觉。
  一阵风不甘寂寞,它走到田畦边的一棵歪脖子树跟前,摇摇树叶,扯扯树梢,试图弄出些声音,引起人们注意。它的目的似乎没有达到,人们仍旧沉浸在劳作中,专注而沉迷。
  一阵风停歇下来。它傍着树想:怎样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呢?
  这时,它看见一个戴草帽、扛锄头的人朝这边走来。
  有了!一阵风喜上眉梢。它一飘一忽地荡过去,将那个人戴在头上的草帽蓦地揭开——哈,居然是个秃头!
  大瓢大瓢的阳光兀地浇在那个人的秃头上,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头上的草帽在空中飘飞。他丢下锄头,在纵横交错的田埂上迂回折转,跳跃着伸手去空中抓。偏偏那随了风的草帽,仿佛也沾染了风的习性,他伸出的手眼看要抓到草帽的缘边了,一忽又高了许多,等到他气喘吁吁地歇歇脚时,草帽却一悠一悠地又下来了。静默的田垄里,人们发现了这一幕,草帽飘临处遂有人举手拦截。谁知草帽竟益发来了灵性,忽高忽低,忽东忽西,盈盈冉冉,飘摇不定。他气急败坏,被草帽高高低低地牵着扯着,不留神脚底腾空,啪地摔倒在水田里。于是,人们便不再关注那只草帽了,一齐扯开嗓门喊:水牛恋塘喽——水牛恋塘喽——他泥水淋淋地挣扎着爬起来,在人们的哄笑声中竟也羞赧地笑了。
  一阵风也在旁边窃窃地笑了,一阵风是多么顽皮啊!
  忽然听到断断续续的喝骂声。一阵风诧异地踮起脚尖,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农民驱赶着一头不大的水牛在田里翻耕。由于那头牛总是勾头甩尾,磨磨蹭蹭,迟滞不前,惹得主人生气了,主人的赶牛枝便在空中挥得呼呼响,喝骂声也越来越高亢。牛儿被打得疼痛时,便委屈地拽着犁狂奔一阵,而后又慢下来,勾头甩尾,用犄角往身上的某个部位蹭撞。
  这里头肯定有问题!一阵风赶紧奔驰过去,在牛儿身上细细查看。很快,它就发现有一只硕大的牛蝇,死死地叮在牛儿的右腹部。这个位置恰巧是牛角和牛尾巴都够不着的。难耐的痒痛使牛儿异常烦躁,无心耕田,只顾勾头甩尾,去驱赶牛蝇。
  你怎么这么粗心呢?一阵风想批评一下牛儿的主人,可它不懂人类的语言,没办法开口呀。无奈中,一阵风只得伸出双手去抓那只牛蝇。牛儿委屈的样子让它心痛万分,它决心要帮助牛儿摆脱牛蝇的叮咬。可是,一阵风柔若无骨的手实在太没有力量了,任是怎样抓挠,也无法将牛蝇从牛儿身上拔出来。一阵风急得要哭了。
  幸而,牛儿的主人似乎也找到了牛儿停滞不前的原因。他停止了对牛儿的打骂,绕到那只牛蝇跟前,扬起手掌狠命地打下去——牛儿终于摆脱痛苦,抖索着身子奋力前行了。
  一阵风高兴地骑到牛背上,轻抚着牛儿氤氲在热气中的须毛,一摇一晃地跟随牛儿一起,翻读着大地新到的册页。
  当当当——当当当——田野的另一端,乡村小学的钟声骤然敲响。
  一阵风被这清脆的钟声吸引了。它在牛背上站起来,踮起脚尖,看见学校紧闭的教室一间间地敞开了,五颜六色的孩子哗啦哗啦地涌出来,像一条条清澈的溪水,在宽阔的操场上回旋。
  一阵风迅即跳下来,轻轻盈盈地跑过去——它的长裙在田野上飘飞。
  当当当——当当当——等一阵风快要跑到时,铃声又响了。这次是上课铃,刚才的喧闹骤然平息,孩子们列队进入教室。一扇扇敞开的门又次第关上了。
  一阵风跑到一间教室,趴在窗户边往里看。它看见孩子们已全部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等待老师开口说话。老师把夹在胳膊下的教案放到桌子上,微笑着面对孩子们。这时,教室里有人喊:起立。孩子们齐刷刷地站起来。老师摆摆手说:请坐下。孩子们又齐刷刷地坐下来。教室里很快响起琅琅书声。
  一阵风在教室外站了许久。它怎么也不明白,孩子们为什么又要起立又要坐下。但它觉得起立与坐下挺好玩儿的。
  起立——请坐下——它在心里反复模仿。起立——请坐下——说着说着,不觉就说出口来了。起立——请坐下—— 一阵风惊异地发现,自己能开口说话了!它有点儿难以置信,小声地又说了几遍,然而的的确确是能说话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谁让一阵风开口说话了呢?一阵风看了看教室里正在大声朗读的老师和孩子们,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不明白。然而不管怎样,一阵风是能开口说话了。
  一阵风大喜,它转过身来,对着田野一声大喊:起立!
  刷!刷!刷!地平线上,齐茬茬地站起:黄、绿、蓝三个方阵。
  一阵风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它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喊,就喊出了这么多色彩。它接着喊下一句:请坐下。然而,那么多色彩,就像一群不听话的孩子,愣愣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谁也不肯先坐下来。
  一阵风傻了,它无法判断自己做的这件事是好还是坏。它紧张地踩到草叶上,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四下探望——目力所及,春光无边无际!
  一阵风大惊失色!它不再说话,赶紧跑回了山林。它原本就是大山的孩子,旷野的精灵。
  一阵风压根儿也没有料到,由于它的叫喊,这场春天已经变得如火如荼。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