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啦 > 青春校园 > 一克拉的眼泪① >


  看到那女生绝望可怜的模样,朵朵愤怒的想着,拳头拧得紧紧的,真恨不得冲出教室,给那男生几个爆栗。

  男生慢慢的向教室走来,越来越近了——

  朵朵的拳头也越捏越紧——

  冬日的阳光照在男生柔软细碎的浅栗色长发上,他苍白的脸一半落在发丝的阴影里,一半被阳光镶度成了透明的颜色,连细密的毛孔都清晰可见。

  他深邃湛蓝的眼睛真亮啊,像刚从天上摘下的北极星。挺拔的鼻子配在菱角分明的脸上,高贵中又多了一股桀骜不逊的野性魅力。纹路清晰的嘴唇柔和而丰盈,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朵朵痴痴的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这张脸实在是太帅了,俊美得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

  呀,真有一只天使在头顶飞呢!

  不过,这当然不是天使,而是她的头真的晕了,而且是晕得找连东南西北都找不到了。

  浅栗色长发——

  这不就清晨遭遇的魔鬼少年吗?

  只见少年甩开了女生的手,一把将女生推进了雪地里。拍了拍衣服,准备离开。

  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朵朵怜悯的看着坐在雪地里撕心裂肺的痛哭着的女生。一双愤怒的眸子瞪着窗外俊美的少年。

  而这时,刚好抬头的少年也看到了朵朵。

  他的眼神像一把尖锐的刀般穿透了朵朵——是的,少年的目光冷峻凛冽——少年的瞳孔里燃烧着旺盛的火焰。

  几分钟后,这团火从教室外燃烧到了教室里。

  门轰然之间被踢开了。随着一声巨大的响声,全班同学都呆住了。

  正在眉飞色舞,唾沫乱飞的讲着课的修女老师惊慌的停止了讲课。

  门口站着一个怒气冲冲的少年,被改过的校服显出几分的不羁,配着脖子手腕上戴着的白金链条,令他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贵族的气质。

  只是他裤脚几个坑坑洼洼的大洞,以及拖出的长长绒线,实在有损形象。难道这是今年的流行新款?

  朵朵赶紧将头埋到了书里,企图遮掩住自己。

  "金——耀——太"

  修女愤怒的叫了起来,书也仍到了讲台上。同学们一动不动的坐着,大气也不敢出。

  教室里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似的,格外的紧张。

  什么?

  他就是金耀太?

  母亲朋友金叔叔的儿子?

  前天她刚搬到金家别墅,就听佣人赵姨说金少爷病了,在医院里住着,过几天回来。还说金少爷也在志尚高中读书,是个不错的男生。朵朵这几天还一直惦记着他,想着该买点礼物去医院看看他。可是,想到早上尴尬的见面方式,朵朵紧张得手心都握出了汗水!该死,以后同在一个屋檐下,水深火热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朵朵将书放低,小心谨慎的打量着他。她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从他身上看出点病人的痕迹,这样他也许没力气再跟她吵闹……可是,很快她就失望了。

  什么病人?什么不错的男生?

  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她倒没有看出这个男生有任何的病态,说不定是想逃课故意伪装的。朵朵在心里暗暗思量着,赵姨还说他人不错,看来也是伪装出来的吧。天啊,这男生也太可怕了。如此高明的演技!

  想到这里,还有那个该死的奴隶协议。朵朵顿时觉得脊背发凉,头也越埋越低了,此时的她,真希望地面裂出个巨大的缝隙,让她钻进去,暂时逃过这一劫数。

  金耀太没有理会修女老师的叱呵。径直朝朵朵走去,班上的同学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朵朵,这个女生也太倒霉了,第一天来就惹到了有志尚高中第一酷太子之称的恶霸。

  金耀太离她越来越近了,朵朵紧张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手也颤抖了起来。书霎时掉到了地面,发出巨大钝重的声响。

  咚——咚——

  朵朵听到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整个教室仿佛也在跟着剧烈的晃动。

  "奴隶,想不到你就是班上的新同学啊。给我站起来!"

  金耀太走到朵朵身边,一拳头打在桌子上,随着巨大的声响,朵朵捉上的书本,钢笔,都掉到了地面,四处滚动着。周围几个临近的同学怜悯的望着她,默默帮她把掉在地上的东西拾起。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是你的座位……"

  朵朵身体微微颤栗着站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东西胡乱的塞进书包里,赶紧站到了一边。

  金耀太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双冷漠的眼睛透着令人心悸的寒意,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

  "把桌子板凳给我擦干净,奴隶!"

  他再次吩咐着。

  可恶——简直太过分了——

  竟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她是他的奴隶,她好歹也是个女生啊,真是丢人啊。

  朵朵暗暗的诅咒着,却还是听从了命令。古人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好女也当然不能够跟自己过不去。旁边的倪安安好心的递出了一张手帕给她,她小声的说了声谢谢,俯下身擦起了桌子。

  "还不够干净!你是不是嫌只弄坏了我的裤子不过瘾,所以现在想存心弄脏我的衣服啊!"金耀太怒气冲冲的咆哮着。班上同学也随之把目光转移到了他破烂的裤腿,几个近处的女生当场倒抽了几口冷气。


爱读啦(ezyw.net)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