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啦 > 青春校园 > 一克拉的眼泪① >
二十二


  "好,现在开始计时。"

  "一,二,三……"

  金耀太默默的在心里数着,内心充满了愉悦。自母亲因他发病而死后,在冗长的时间里,再没有任何人象样的为他庆祝过生日。如果不是赵姨,他都忘记今天是属于自己的节日了。可是,当他的节日成为母亲的忌日,也实在不值得庆祝。这么多年,他都习惯冷清的生日了。

  这个天使般的女孩,又让他勾起了他对过去美好日子的回忆。

  他仿佛又回到了母亲去世前单纯透明的青葱岁月。

  眼睛湿湿的,心却暖暖的。

  "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朵朵微笑着说。其实金耀太的眼睛早被她发现了,她像清晨那般在他面前站了大概有一分钟之久了,可是这个迟钝的少年却仿佛全然感觉不到似的。本来她算计着点然几十支蜡烛至少要五分钟,哪知道有天公作美,空气虽然寒冷,却没有一丝的风,所以她才赶在三分钟之内就做完了。

  喘息了一分钟调整情绪,还余下一分钟欣赏帅哥。

  呵呵,太子真英俊啊。

  眼睛湿漉漉的他,仿佛是不小心坠落到人间的不食烟火的天使。英俊的容颜安详如同初生的婴儿,均匀的呼吸,吹出一团团白色的雾气,氤氲着他完美的俊容。浅栗色的头发,衬托得他的脸愈发的苍白,却又多了股震慑人心的鬼魅力量。

  朵朵已经一天没有想过林俊寒了。

  她发现自己正在喜欢上这个魔鬼般的天使。

  可是这次,她是心甘情愿的。是的,她喜欢的少年是魔鬼,天使变成的魔鬼。

  金耀浓密的睫毛颤了颤,雪花簌簌的抖落。

  随即,睁开了眼睛。

  烛光。

  红色的烛光。

  跳跃的鲜艳的火焰。

  星星点点的光芒,樱花般的在月光下的雪地里盛开,璀璨如同夏日夜空的繁星。烛光萦绕中,放着一张铺开的地毯,上面放着个巨大的生日蛋糕。蛋糕上插满了十九支蜡烛。

  一如他十九年灿烂忧伤的青春年华。

  金耀太眼睛朦胧了。

  该死——这个女孩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好?他总是天天将她当奴隶般的招之即来,挥只即去,他对她如此的恶劣。可是为什么,她还是像天使般的守护在他的身边?为什么?

  "吹蜡烛吧。快十二点了,趁生日还没过去,快想个愿望吧!"朵朵笑眯眯的催促着,月牙般弯起的眼睛,温柔的注释着少年。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金耀太终于忍不住的问道。

  朵朵收回了目光,仰头看着天上飘落的雪花。

  "因为我想做个白雪般纯净善良的天使啊。而且我发现,主人除了任性点,凶悍点,粗鲁点,成绩差点,爱惹事生非点……"朵朵如数家珍的说着,一旁的金耀太早已经脸色铁青。可恶,这个女孩到底是在赞美他,还是在贬低他啊。

  "恩,除了这些,你其实还是个很善良的男生。"说了一大堆的缺点,朵朵终于说到了重点。

  "就因为这样所以你就对我好吗?"金耀太步步紧逼的问。当这句话说出口时,他马上又担心起来。他真害怕朵朵说出的原因,与自己内心的猜想不一致。

  此时的太子,就像个等待宣判的囚徒。紧张的观察着朵朵的表情。

  "恩,就因为这样。"朵朵点点头,继续说道:"善良的人死后会变成天使,而坏人死后就变不成天使了。我看到你善良的内心,所以我想你就是那只折翅的天使。我要为你医治好翅膀,这样你就可以和所有善良的人在一起了。"

  朵朵陶醉在了自己的幻想里,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烛光映照着她的脸,暖暖的,柔柔的。几朵调皮的雪花打在她的脸上,仿佛天使飞过不小心坠落的羽毛。

  金耀太俯视着对面娇小的女孩,心又开始疼痛了。

  "这样就可以和你在一起吗?"他问。

  "恩,如果你变成天使的话。"朵朵一脸真诚的说。

  金耀太用手按住疼痛的心脏,苍白的脸露出羞涩的笑容。讨厌,现在的他到底怎么了,一激动,心就痛。这个女孩啊,到底是天使还是他的魔鬼呢?

  "快许愿吧。主人。"朵朵看了看腕表,焦灼的催促着。

  天啊,还有五分钟就到零点了。

  可恶,再不许愿,她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就泡汤了。

  见朵朵着急得满脸通红的可爱摸样,金耀太突然很想逗逗她:

  "我还没想到愿望呢!再等会儿吧!"


爱读啦(ezyw.net)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