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啦 > 青春校园 > 一克拉的眼泪① >
五十二


  46

  同一个大雪飘零的夜晚。

  同一个黯淡无光的时刻。

  医院的病床上。

  俊美的少年听到高跟鞋清脆的脚步声,刻意闭上了眼睛。

  他苍白如樱花的面容,在暗淡的壁灯下,完若希腊神话里的王子。长长的睫毛水草般的覆盖着低垂的眼帘,青紫的嘴唇,像一朵浸满毒汁的花朵。他的全身上下仿佛氤氲在白色的妖娆雾气中,美得心颤……

  门太的高跟鞋声渐渐走近,停顿了半晌,传来开门的咯吱声。

  妖娆如孔雀般的林诗碧轻轻的走了进来。

  她脚步放得很轻,像一只鬼魅的猫。

  她慢慢的靠近自己深爱的男孩,在他的床边坐了下来。安静的凝望着她,心跳加快。这个俊美得失真的男孩,自她第一眼在金家别墅看见,就爱不释手,心跳加快,十几年过去了,她对他的感情非但没有改变,反倒愈是浓烈,像古老的藤蔓植物,枝叶繁茂。

  可是他却仿佛冷血动物似的,从未为她开启心灵的大门。

  即使现在,她跟他的关系,已经是被双方大人都认可的恋人,他对她依然冷漠决绝,一如她是空气。

  想到这里,她玫瑰花般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满是委屈。

  病床上的男孩依然安静的躺着,除了微弱的呼吸,鼻翼间轻轻的煽动,几乎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仿佛只有一具空虚残缺的躯客,残喘的生存着,万分疲惫。

  林诗碧心疼的将他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着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变成密不可分的整体。

  自从那天在教室太子知道了朵朵接近他的目的后,他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整天的沉睡,乖戾的吃下医生开的药,任由着医生在他的身体上打针抽血,像个布偶娃娃般的被随意摆弄。他再不发出任何的声音,手背被针打成了青紫的颜色,也从不发出一声呻吟……

  他像颗退去所有光环的尘埃,任意的飘零……

  她静静的瞅着他,如凌晨夜晚的露珠般安静的瞅着他,琥珀色的瞳孔隐约着玫瑰花的妖娆和忧伤,她就这么瞅着他,"太子,当我第一次在金家别墅看到你时,你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子,你在飘雪的花园里叫我跟你一起玩雪,你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眼底闪烁着明亮如星辰的光芒,你冲着我笑,将雪球仍到我的脖子里。可是,我一点都不生你的气。那时候我很冷,可是我多么高兴呵,你那么对着我笑,仅仅存在于幼年的时光里。阿姨去世,我再没见你笑过。我多么希望你能够再对我笑一次,我爱你,大海一样的深沉,你明白么?小时候你老叫我小新娘,为什么现在就不这么叫我了呢?"

  她声音很轻的说,完全失去了昔日在学校的骄傲。

  如烟的往事云雾般的飘荡在病房里,静悄悄的蔓延……

  他眉心动了动,转了个身,又睡了,不知道多久才会醒来。

  她多么希望他又像从前一样,飞扬跋扈,张扬霸道,至少那样可以让人感受到他的气息,知道他还好好的活着……

  "太子……我爱你……金叔叔说,我们毕业就结婚……你知道我多期待那天么……"

  林诗碧喃喃的幽怨的声音,游丝般的在空气里回荡。

  金耀太仍旧一动不动的故作沉睡着,这个女孩的爱对他来说只能够是沉重的累赘,压得他无法喘息。此时的他,心早跟着飘零的大雪,飞到了朵朵身边。

  半个月了,她消失半个月了。

  原来誓言都只不过是海市蜃楼般虚设的美景。

  他的心已经死了。

  在他深爱的女孩背叛的时刻就死了。

  房间里只有女孩低低的啜泣声,悠扬婉转的飘向了下雪的夜空。

  "太子,为什么你不能够爱我呢?我才是可以成为你妻子的人,从我第一天看你,我就爱上你,那时候我们还都是孩子,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你真对我没有一点感觉么?"林诗碧悲伤的质问着,继续说道:"你为什么不明白呢,你和朵朵根本没有机会在一起的啊!"

  病床上躺着的美少年睫毛轻微颤动着,却依然如雕塑般的麻木。

  她的忍耐仿佛已经到了极限,连握他的手指都收紧了,僵硬的手指发出寂寞的咯吱声。

  她盯着他倔强的脸看了半分钟。

  终于伸出双手,摇晃起了他的身体,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

  "太子!朵朵是你的亲妹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啊!你怎么可以喜欢你的亲妹妹啊!"

  病床上的男子睫毛颤动了几下,终于,惶惶不安的睁开了眼睛。

  深邃湛蓝的眼底闪烁着宛如星辰的光芒,钻石般璀璨明艳的雾气若有若无,随着心脏剧烈的疼痛,他的瞳孔迅速收紧,黯淡如夜色苍茫的森林。


爱读啦(ezyw.net)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