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啦 > 青春校园 > 一克拉的眼泪① >
五十三


  林诗碧的话像匕首一样尖锐的刺进了他的心脏,他只觉得身体里仿佛有股巨大的力量在燃烧着,仿佛要将他的身体都烧成灰烬般的。

  他挣扎着摆脱了林诗碧的双手,在她惊恐的眼神中坐了起来。

  "再说一次,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歇斯底里的命令,此时,狂燥不安濒临绝望的金耀太就像个发疯了的狮子。

  "太子,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我都告诉你!……反正你迟早会知道的!我什么都说,我再不隐瞒你了……我隐瞒得好辛苦!你知道么!我有多辛苦!"林诗碧在他低哑的声音中,惊恐的站了起来,连连点头答应着,因为突然来临的惊吓,泪流满面,声音也在微微颤抖着。

  病床上的金耀太终于安稳了下来,心却更加疼痛了。

  仿佛整个心室被掏空,连流淌的血都变成了黑色的。

  胸口如此的冰凉。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也凝结成了寒冰,冷,冷,冷撤心扉!

  林诗碧重新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擦拭干净了眼角的泪水。她饱满柔软的嘴唇蠕动着,将那冗长的故事慢慢的讲述了出来。随着她的讲解,他苍白的脸逐渐变成了青紫的颜色,干裂的嘴唇慢慢绷紧,清澈的瞳孔氤氲起白色的雾气……

  ……

  "朵朵,我的心脏是你的,你的心脏是我的……"

  ……

  "太子,爸爸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就是舍弃一切,哪怕成为罪人,爸爸也会救活你的。"

  ……

  父亲说的成为罪人,大概就是杀掉自己是女儿,挽救儿子的生命吧。朵朵也是因为那颗罕见的心脏才离开他的吧。还有朵朵的外婆,当她一听自己说父亲是金哲就变了个人,她也是知道事实真相的人……

  所有的迷团都解开了……

  金耀太手越捏越紧,呼吸急促,仿佛下一秒就会陡然间死去,琥珀色的瞳孔,飘起樱花般的白雾,疼痛,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体会到朵朵的痛苦,也第一次如此的痛恨起自己。

  他先是害死了母亲,现在又要害死自己深爱的人,还要让父亲变成千古的罪人……

  天啊,他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身边的人都要因他而受到惩罚。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钻石般的眼泪滚落,滴落在十字架上,发出明艳动人的光芒。

  林诗碧讲完后,整个人如释重负的虚脱了。身体里的爱却又在此时躁动了起来,脸上荡漾着愉悦的表情,仿佛爱的天使正朝着她飞来。她在心里窃喜着,也许知道事实真相的太子,会放开朵朵,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吧!

  她眼底的光更亮了,仿佛等待着他对她敞开胸怀……

  "你出去吧。我想安静一下……!"

  金耀太忍住疼痛,重新躺到床上,声音轻颤的说。

  林诗碧极不情愿的站了起来,整理了褶皱的衣服,重新昂着骄傲的头颅走出了病房。

  妖娆的高跟鞋声渐渐远去。

  金耀太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如果一切因为他那颗该死的AB型HR阴性血而起,那么也让这一切在这颗罕见的心脏中结束吧!

  凝视着窗外飘飞的大雪,他仿佛明白了生命和爱情的真谛,手心不由自主的按住了心脏。

  47

  农历的新年还有三天就要来临了。

  沉浸在节日气氛中的离城,张灯结彩,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红色的灯笼,红色的条幅,红色的对联……

  铺天盖地的妖娆的红色,整座城市都仿佛飘满了血腥的芬芳。

  沿街载种的白桦树,挂满了五彩缤纷的彩灯,绚烂的灯光辉映着晶莹剔透的冰凌,就如同梦里洒落的樱花花瓣,遍地凌乱的盛开,再凋零。

  来往的行人,顶着一张笑靥如花的脸,陌生又亲近。

  而从芳草镇回来后的朵朵,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眉头再没有舒展过。

  这天,她在放假后空荡荡的学校晃荡了整整一天了,直到傍晚,她终于下了决定,去见她的生父,还有自己深爱的亲哥哥,如果这一切都是宿命,那么就让这颗罕见的心脏,来结束这一切吧!

  坐在开往金玉街13号的公交车上,朵朵泪如泉涌。

  下车时,司机叫了几声,她才恍然如梦的醒来,跌跌撞撞的下了车。

  皑皑白雪中的别墅群,依然美得像童话中冰清玉洁的城堡,高贵幽雅,这样的味道既熟悉又陌生,越是走近,却又越是心痛难以隐忍。

  她在门外徘徊了几分钟,终于敲响了门。

  几分钟后,赵姨打开了门。


爱读啦(ezyw.net)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